余仁杰见秦丝苒终于回来了。

  “这么才来啊”余仁杰说到。

  “那,口罩,眼睛”秦丝苒递将两样东西递给余仁杰。

  余仁杰将还套在自己头上的病服穿在了身上,然后迅速的将口罩和墨镜戴上,那生怕被人发现的猥琐表情惹得秦丝苒咯咯直笑。

  “笑什么笑,还不怪你,早跟我说外面的情况的话,我也好做好准备在出来啊”余仁杰抱怨到。

  “哼,我想说来着,你是自己没等我说就猴急着出来的”秦丝苒鼓着嘴说道,顺手将银行卡递给余仁杰。

  “哎,先放你那吧,病服没口袋”余仁杰说道。

  “里面是有几百万哦,你真放心放我这?”秦丝苒笑眯眯道,在她看来,男人肯将自己的钱交给女人保管,那就是承认了女人在男人心里的地位。

  “这么,嫌弃里面少啊,要不我在弄个几百万放进去?”余仁杰开着玩笑道。

  “好了,我们快去买衣服,记得保护我,别让人认出我来。”余仁杰对着秦丝苒说道。

  “哦”秦丝苒认真的回复道。

  然后,余仁杰就看见秦丝苒张开两只手,像老鹰抓小鸡中的母鸡一样护着余仁杰。。。

  “嘿,丝苒,我是叫你保护我别让人家认出我来,你这是玩老鹰抓小鸡呢还是在告诉别人我就在这里啊”余仁杰哭笑不得。

  “我,我,那我怎么保护你不被认出来”秦丝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子的确不太好,随即问道。

  “第一,靠着我的左边,别让人看出我左手袖子是空的,第二,买衣服的时候你全权做主,别让我说话,我怕有人听得出我的生意,能做到这两点吗?”余仁杰说道。

  “嗯,能”秦丝苒再次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咋们走吧”余仁杰说道。

  秦丝苒很乖巧的靠着余仁杰的左边,然后在双手搂着余仁杰的腰,这样余仁杰的左手袖子就看不出是空荡荡的。

  但是,这样走路的方式好奇怪啊。

  “秦丝苒,你这样走路不觉得累吗”余仁杰看着搂着自己的余仁杰无奈道。

  “不累”秦丝苒能靠着余仁杰还会累?不可能的事。

  “那你能不能一只手搂着我,不然我走路好累”余仁杰说道。

  “哦”秦丝苒很听话的松开了手,右手搂着秦丝苒的腰。

  X0更B¤新最快上酷";匠;m网R

  两人就这样走了出去。虽然姿势还是有点怪异,但余仁杰穿着病服,四周的人都以为余仁杰是个病号,走路没力气需要秦丝苒支撑,大多数都是看了余仁杰两人一眼后就忙着赶自己的路。

  余仁杰见没什么问题,这才放心的带着秦丝苒找着商场。

  QH市这条街满热闹的,虽然城市风格大部分是按华夏风格建筑的,但也参差着不少少数民族和其它民族的建筑在其中。而且还能时不时的看到喇嘛。

  “余仁杰,你看,这家男装店里面的衣服好好看,进去看看吧”秦丝苒指着街道上的点面说道。

  余仁杰不敢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

  然后就被秦丝苒搀扶着进了店铺。

  老板是个中年妇女,看上去还是有点姿色的。一见余仁杰被秦丝苒“搀扶”着走进来,赶快上前好心的扶着余仁杰。

  “小姑娘,你男朋友这事?”老板娘见两人能亲密的走近她的店,以为余仁杰两人是一对呢。

  “老板,我是替他来买两套衣服的”秦丝苒说出来此的目的。

  “哎哟,我说你这小姑娘怎么这么不懂事,你男朋友病怏怏的,你还带他来买衣服。。。。”老板娘好心的数落了秦丝苒几分钟,才停止了喷口水活动,好多次余仁杰都差点忍不住直接冲出着家店了,要不是这老帮娘处于好心的话。

  “好了,你男朋友看中了那款,我们店面这些都是刚进的新款,目前就我们一家有这些款式。。。”女老板再次滔滔不绝的介绍者她店铺的衣服。

  余仁杰好恨自己没有两只手能堵住耳朵,一直催促秦丝苒打断老帮娘的对话。可秦丝苒看老板娘这么敬业,不忍打断。

  最后秦丝苒也实在忍不住了,才指着女老板刚介绍完的这件衣服道:“老板,我男朋友就喜欢这套,可以试试吗?”

  “可以,我帮你拿下来,试衣间在里面”女老板见终于靠自己的六寸不烂之舌谈成了一笔交易。高兴道。这是她今年开业做成的第一笔生意,拿下衣服后,看着上衣肩膀处的灰尘,尴尬的对秦丝苒说了下“我擦擦”。。。。

  秦丝苒接过衣服,然后拉着余仁杰往试衣间走。

  余仁杰接过衣服后,利落的进入试衣间换下了病服。余仁杰换上新衣服之后的确精神了许多。

  “哎哟,小姑娘,你男朋友这手是这么了,你长得这么标志,你男朋友却。。。”女老板再次口若悬河。

  余仁杰这次可忍不住了“老板,你姓唐吧?”

  “咦,你认得我?不可能啊,摘下眼睛口罩让我看看你是谁”女老板见余仁杰竟然能说出她的姓氏,心生疑问。

  “老板,我不仅知道你姓唐,我还知道你全名呢”余仁杰边说着,边拉着秦丝苒向店门口走去。

  “噢?我叫什么?”唐老板然有兴趣的问道。

  “唐玄奘”余仁杰说完,拉着秦丝苒就跑。

  。。。。

  几秒钟后唐老板反应过来后追着余仁杰大骂道“好小子,竟然取笑我,别让我逮着你”。。。

  余仁杰带着秦丝苒跑远回头见女老板并没有追过来才停了下来。

  秦丝苒一路上笑的肚子都在痛“余仁杰,你太坏了”秦丝苒对着余仁杰说道。

  “哼,要不是想急着换衣服,我早忍不住走了,那口水,都将那病服打湿了。刚好留在里面给她自己看看”余仁杰说道。

  “糟了,衣服我们还没给钱呢”提起衣服,秦丝苒这才反应过来。

  “别去了,他说我配不上你,这衣服就当是她语言攻击对我的赔偿吧”余仁杰道,估计是对刚才那女老板说他残疾配不上秦丝苒生气呢。

  “哼,她说的很好好不好”秦丝苒难得抓住气余仁杰的额机会,跟着打击道。

  “秦丝苒,你能不能有点良心,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按古代人的做法,可是要以身相许的”余仁杰不服道。

  余仁杰提起以身相许,连立刻红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