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最终还是不知道怎么回复秦丝苒,收回复杂的眼神,余仁杰发动了车子。

  可能是太累了,秦丝苒坐在车子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由于这几天非人的经历,她做了个梦,梦见全世界的人基本上都变成了HY自治州一样的狂犬病人。

  而余仁杰为了拯救世人,最后却被那群感染者分尸吃掉了。

  “余仁杰”秦丝苒额头冒出大汗,直接被吓醒了。

  “怎么了?做噩梦了?”余仁杰专心开着车见秦丝苒突然叫到自己的名字。疑问道。

  “嗯,对不起”秦丝苒靠着座椅上,平复了下心情。

  “现在安全了,不要担心什么,过一会我们就能到QH市,到时候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余仁杰安慰着说道。

  “嗯”秦丝苒回道。

  说着,余仁杰的车就直接下了高速,军车就是好,连上高速都不用收费。直接将车子开进QH市,找了个酒店停下。原本酒店保安还想收余仁杰的停车费,但看到余仁杰的车子和车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本想先将两人的房开好。但身上没有一分钱。

  于是余仁杰带着秦丝苒来到工业银行。用李大军给自己补的身份证将他那开直播赚的钱的银行卡补了回来。几百万的卡,让余仁杰底气足了起来。

  “我们一起去买点衣服,然后回酒店洗个澡再去吃大餐”余仁杰说道。

  “嗯”秦丝苒听到一起,和洗澡两字,害羞的回道,搞得余仁杰莫名其妙。

  QH市做为西部大省省会,发展还算可以,起码市区里面还是很繁华的。

  余仁杰带着秦丝苒直接找了个高端的商场。现在他财大气粗,也想穿点有面子的衣服。

  当两人走进商城时,商城里不少人的眼光都放在他两身上。余仁杰到无所谓,秦丝苒则被看的不好意思了。现在两人一身黄土的,的确像一对乞丐夫妻。身上已经脏的不像样了,这样的外形在这种场合下,显得格格不入,不吸引人都不行。

  “呵,现在豪德商城真是的,为了赚钱,连乞丐的生意也做”一个讥讽的女人声音在安静的大厅中穿过。

  余仁杰望着不远那穿着一身名牌的贵妇,皱了皱眉,拉些秦丝苒向一边走去,并不打算理会她。

  “看什么看,别把老娘看脏了,看你们好手好脚的,当什么乞丐啊,对了,我到忘了,你是个残疾哦”那贵妇见余仁杰只有一只手。再次讥讽道。

  余仁杰刚失去左臂,本不想在提及此事,无奈这次被人再次揭开伤疤,余仁杰怒火中烧。他没想到自己想买身行头都能碰到这样尖牙利嘴的妇女。直接带着秦丝苒走到贵妇面前。

  “我不打女人,看你穿的这么人模狗样,叫你身后的男人出来”余仁杰凶狠道。

  余仁杰可是杀过人的狠人,眼中的凶气将那贵妇吓了一跳,但为了面子,还是顶着嘴“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残疾乞丐也想跑到豪德商场来买东西。不瞧瞧这里面那样东西你能买得起,你这样进来是伤了我们的眼睛知道吗...”

  “啪”贵妇还想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但余仁杰显然没有在给她机会。一个大嘴巴子。“现在可以叫了?”余仁杰淡淡道。

  在商场内的人间两人矛盾升级,全都围了上来看戏,中国人看热闹的特性在哪地方在哪个年代都一样。

  贵妇见四周的人都望着自己,那种眼光刮在她脸上,她感觉比余仁杰的一巴掌还痛。典型的极度要面子。

  “你,你给老娘等着”那贵妇说着,就在名贵的包里掏出苹果手机。“喂,老公,豪德被一个乞丐打了...”贵妇添油加醋的说了翻,电话那边就出现了愤怒的咆哮声。

  “孙子,有本事别走啊,今天你打了老娘的脸,等会我不但要废了你剩下的一只手,还要将你身边的这个小娘皮的脸扒下来”贵妇怨毒道。估计是妒忌秦丝苒隐藏在尘土下面娇嫩的皮肤和面容吧。

  余仁杰没想到这个贵妇如此毒心,皱着眉看着她,倒也没说什么,倒是秦丝苒被那毒妇怨毒的语气吓得直往余仁杰身后躲。

  “没事”余仁杰淡淡的对着秦丝苒说了句。然后看到商场左边有个买烟的地方。就想买包烟在这等着。

  “唉唉唉,怎么,想走啊,没门”那毒妇跑上前拦着余仁杰。

  余仁杰瞟了她一眼,直接用手将其甩开。贵妇摔在地上哎哟一声,围着余仁杰的众人也纷纷让开一条道。对他们来说,余仁杰和毒妇的事,只是热闹罢了,然后在变成饭后的谈资。

  “来包最贵的烟,拿一个打火机刷卡”余仁杰对着售货员道。售货员紧张的给余仁杰拿了包99元的黄鹤楼。打火机1块,正好100元。然后将余仁杰递来的银行卡插进pos机里面。余仁杰输入密码后,售货员睁大眼睛看着里面的余额,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余仁杰轻轻对售货员做了个禁声手势。女售货员很可爱的点了点头。余仁杰笑着接过卡和烟。开包点了支烟抽着,众人一看,典型的犀利哥啊。

  四周的人见余仁杰真不走,叽叽喳喳的小声讨论着。都是说余仁杰傻什么样的,那贵妇一身名牌,肯定不好惹。而在场的,只有那售货员睁着大眼睛一只盯着余仁杰。

  那名毒妇见余仁杰不走,但也没上来纠缠,她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等她老公带人来,想怎么整余仁杰就怎么整。不差一时。

  .酷\S匠"网、永"久免!¤费9=看&小说

  就这样,余仁杰在几十双眼睛下淡定的抽着名烟,等着那毒妇身后的人来。

  余仁杰一支烟刚抽完,豪德广场就出现的五六量轿车。为首的车子走下一个黑墨镜男。身后跟着十几二十位小弟,黑社会范十足。

  秦丝苒见这么多西装皮革的人走进来,吓得往余仁杰身后躲去,这场面,秦丝苒一般只能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

  那毒妇见来人是墨镜男,兴奋的朝外面挥手,众人知道好戏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