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人直接冲向余仁杰,余仁杰松开秦丝苒的手后,示意他走到一边去。然后开始正视鼠人。

  鼠人的四肢与人类无异,只是浑身黑毛,体型像鼠,特别是脑袋,与老鼠无异,那黑溜溜的眼神中充满着智慧的味道。但此刻却实目露凶光。

  “脆弱的人类,去死吧”见余仁杰不在躲避,鼠人自信有能力一拳打爆眼前这个人类。

  “哼”余仁杰冷哼一声直接化拳为掌,在接触到鼠人拳头的一瞬间,轻轻将拳头向后一拉。真有那种以柔克刚的太极味道。

  鼠人这拳用力很大,外加被余仁杰向前一拉,双脚重心立刻偏移,头直往前栽去。

  嘭,鼠人的头狠狠与地面来了个亲吻。

  在宫殿内不敢出来的几百只鼠人见同伴吃亏,纷纷嗷叫,不知是在责骂这只鼠人还是为其打气。

  “可恶,又是力量型异能人,几百年前,你们人类有个叫铁木真的九品力量型异能人将我们主族通往地面的通道堵死,我们鼠人最讨厌你们异能人了,啊,啊,啊”鼠人知道自己轻敌了,面前的这人明显不是普通人。很明显就是人类中的异种,也就是异能人。鼠人这一刻很是愤怒。

  鼠人嗷叫着,双手玩到脊背上,指甲直接申进自己背部血肉中,哗啦,余仁杰一看,鼠人竟然将自己的脊背骨拉了出来,散发这淡红色的光韵。见他拿在手上,竟然把自己的脊背骨当武器向余仁杰抽来。此时的鼠人双眼由黑黝黝的变成血红色,并且鼠人的额头上多出了四条红杠。

  余仁杰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攻击方式,但也知道眼前这只鼠人肯定不是自残。抱着安全起见的心态,余仁杰还是直接避了开来。之间鼠人的脊背骨想长剑一样化为长鞭,扫过余仁杰刚战力的地方。坚硬的石板地直接被划开,还散发着滋滋的声音冒着黑烟。石板不知是因锋利坚韧而开,还是因未知物腐蚀而开。

  不管怎么样,余仁杰总算见识到了着脊背骨武器的厉害之处。余仁杰庆幸没有空手去接那一击,不然哪怕他防御力惊人,也非死即伤。

  “哼”鼠人冷哼一声,直接暴走,速度明显提升了一截,直接跳向余仁杰。这次余仁杰是想躲也没那个速度躲开了。看着从天而降的鼠人,余仁杰身体向后倾,慢慢运力,等鼠人即将用脊背骨刺到自己胸膛时,余仁杰稍微侧身,躲过致命的地方。磁,鼠人的脊背骨直接将余仁杰胳膊刺穿。

  哼,余仁杰闷哼一声,忍住左手的巨痛,右手运好力的拳头猛地砸向正在得意却还没落地的鼠人。

  鼠人无处着力,也无法躲避余仁杰这一拳。嘭,千斤力将鼠人砸飞而去。在飞出去的一瞬间,鼠人的骨剑在余仁杰胳膊中往上一挑,肌肤应声而开。直接将余仁杰半条胳膊削了下来。

  余仁杰惨叫一声,立刻用右手扶住左手,不至于全部掉下来。鼠人的骨剑不仅锋利,还带有腐蚀性。余仁杰的细胞想自我愈合,无奈伤口处不断有血肉被腐蚀,阻止了余仁杰的愈合。

  那只被余仁杰打中的鼠人此刻也不好受,他与余仁杰的力量应该不相伯仲,但他的防御力绝对不如余仁杰,余仁杰的全力一拳打在他的下颚处,将它一嘴的牙齿震碎还不够,整个下巴也脱臼了。巨大的力道将它差点震晕。

  秦丝苒躲在远处见余仁杰受如此重伤,直接吓哭了,但又不敢冲过去给余仁杰填麻烦。突然眼中被反光晃了一下,转眼看去,是一个冒险者尸体旁有一面镜子。突然急中生智。秦丝苒朝着那面镜子跑了过去。

  鼠人见余仁杰暂时没有还手之力,强忍着头昏,再次冲向余仁杰,它打算这次解决掉余仁杰。

  余仁杰断了一只手臂,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对手又一次提起骨刀冲向自己。他知道,就凭他现在的状态哪怕能躲过这一次攻击,也没有能力抵抗下一次攻击了。

  “去死吧”鼠人跳起,那骨刀朝着余仁杰的天灵盖劈去。

  “仁杰,躲开”就在生死关头,余仁杰身后远处的秦丝苒大叫道,不用秦丝苒提醒,余仁杰也不会坐以待毙。身体向一边闪去。

  就在那骨刀要劈下之时,鼠人痛苦的大叫一声。双手立马捂住眼睛。余仁杰转身一看,原来是秦丝苒正用镜子反光射中了鼠人的眼睛。

  鼠人的背部皮糙肉厚,能坚持很长一段时间的灼伤。但眼睛就不一样了。这也是鼠人为什么一只背对着太阳与余仁杰作战的原因。

  见自己又一次逃过一劫,余仁杰忍住断臂之痛,拔腿就跑。

  @C酷s2匠网!首发

  那群躲在宫殿中的鼠人见同伴不能收拾掉余仁杰,纷纷嗷叫着冲了出来。但见余仁杰跑的速度不慢,随即救下同伴之后又缩回了宫殿内。

  余仁杰见暂时安全了,带着秦丝苒在一间破土房中停了下来。

  “还痛吗?”秦丝苒靠着只剩下一层皮掉在上面的手臂,心痛的问道。

  “你说呢”余仁杰咬牙说道。要不是他愈合能的愈合能力封锁了他手臂的血管,此刻他手臂的血绝对会飙射而出。

  余仁杰痛苦的看着只剩下一层皮的连着肩膀的胳膊,开始还想凭借自己的愈合能力接起来,没想到那骨刀所含的腐蚀性物质让余仁杰的手臂开始溃烂。余仁杰开始绝望了。看来要要成杨过大侠了。

  “唉”余仁杰叹息一声,紧闭双眼,右手狠狠一直拽,那仅靠一层皮连着的手臂彻底断裂下来。

  “你干什么?疯了吧你,呜呜”秦丝苒在一边看着余仁杰竟然将自己的手臂拽了下来。心痛的搂着余仁杰哭道。

  “干什么?我在不拽掉它,我整个肩膀都要被腐蚀,要是有水就好了。”余仁杰忍着左臂传来的腐蚀之痛说道。

  “水,水,有水”秦丝苒叫到,她刚才捡镜子的时候那死去多时的探险者背包里就有一瓶水,只是刚才情急,她根本顾不上拿水。

  秦丝苒跑到之前的地方将水拿了过来,递给余仁杰,余仁杰小心的清理这左臂的伤口。用水清理之后,余仁杰的左臂开始结咖。一层细皮肉长了出来。秦丝苒瞪大眼睛看着余仁杰,一副“你不是人的表情”

  余仁杰无奈的对秦丝苒耸了耸肩道“我不是正常人,我的愈合能力算一般的,我认识一个叫终结者的家伙,他连上半身都炸碎了,都能死而复生,我要有他的能力,何愁长不出新手臂出来”余仁杰此刻真的很羡慕宁致远,哦,不,现在他叫宁萧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