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无奈的望着秦丝苒,他感觉自己对不住秦丝苒,是他一个又一个错误的决定一步步将秦丝苒逼入绝境。

  余仁杰看着这个史书上写着1600年前已经消失的古城硬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那紧闭的大门就如无情的巨兽,将他拒之于门外。

  “对不起,丝苒,是我害了你,这里面我们根本进不去”余仁杰轻搂着墙边下的秦丝苒无力地说道。

  秦丝苒此时也是双眼无神,频临生命垂危的边缘,就在这时,余仁杰的手表突然有人说话,“喂,是余仁杰吗,我勾子”听声音很是焦急。

  勾子?余仁杰一时没反应过来,时间这么长,他都忘了手表还是个通话器。能在短距离无线联系附近队友。

  “勾子?你也在这附近吗?”余仁杰对着手表说道,此时他才想起手表的作用。

  “太好了,没想到你也会来楼兰城,你现在在哪,我需要你的帮助”勾子那边声音很是焦急,余仁杰猜一定是遇到事了。

  “我现在在城门外,还有个一同伴,都快渴死了,你在哪,身上有水吗?”余仁杰问道。

  “你等着,我现在就赶过去,五分钟左右就到,有水,坚持住啊”勾子说完,就关闭了通话。估计是朝着城门口赶来。

  “丝苒,天无绝人之路啊,你在坚持五分钟,五分钟就有水了”余仁杰高兴道,秦丝苒艰难的点了点头。

  五分钟,在人命关天的情况下,显得那么长远,但好在秦丝苒在城墙的遮挡下,没有阳光的直射,倒也坚持了下来。

  突然,余仁杰看到城墙边上凭空出现了不少脚印,他知道,那是勾子。

  “别装神弄鬼了,没看到人都要渴死了,还不快点”余仁杰对着那赶来的脚印方向叫到。

  秦丝苒闻声看去,前面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但是,突然间又凭空出现了一个身材消瘦的人,将秦丝苒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背过气去。

  余仁杰见状,直接破骂道:“你发什么神经,大白天的用异能,没看人这里还一个普通人吗?快点,水拿来”

  “我,我这不是为了小心行事吗,这城里面有古怪,天目等人都已经被怪物抓走了,我就是凭着异能才逃出来的”勾子无奈道,快速的将自己的水袋子丢给了余仁杰。

  余仁杰接过水袋,也没时间听勾子在说什么,慌忙的拔开睡袋塞子,扶着秦丝苒的头,将水缓缓地倒了进去。

  “慢点,慢点,别呛到了。”余仁杰见秦丝苒大口大口的喝着水,更加小心了。秦丝苒一口气将水袋的水喝完了。

  “对不起,没水了”余仁杰讲水袋丢还给勾子。

  “没事,我有这个”勾子将那个HO合成机拿出来给余仁杰看。一滴滴水正在机子中合成,勾子小心翼翼的将刚合成的水倒进水袋中。

  “怎么样,好些了吗”余仁杰看着怀里的秦丝苒,关心的问道。

  秦丝苒朝着余仁杰点了点头。足够的水量让秦丝苒恢复了不少,余仁杰的血液快速的将秦丝苒胃中的水分运输到各个细胞当中。

  看到秦丝苒没事,余仁杰这时才回过头来问着勾子:“你们怎么也在这?”

  “我们前几天接到上头的任务,部长就将我们几个调到了罗布泊,罗布泊附近的城镇都出现了类似JD市的情况,目前罗布泊四周已经和JD市一样,被军队包围了,但罗布泊的情况好像比JD市还复杂很多,所以我们就被调来调查罗布泊的病原点”勾子回道。

  “除了你,还有谁来了?”余仁杰问道。

  “除了我们南方异能部天目,霸天,我,北方异能部也排了三个异能者来,但目前都已经走散了。通讯器也联系不到他们,目前形势不怎么妙”

  “鸟叔呢?”在余仁杰看来,天目,强子,霸天等人都成了形隐不离的一个团队了。

  “鸟叔他被安排去了西藏,具体执行什么任务就不知道了,对了,你怎么也到了罗布泊?不是在老家吗?”勾子问道。自从他上次送余仁杰回家后,他第二天就自己走了。

  “哎,说来话长,当时我只是在NY市住酒店,三天后NY市就已经变成JD市一样了,救下她之后就跑罗布泊来了,而且还见到了长得像老鼠一样的智慧生物。后来在沙漠里面迷失了方向,见到楼兰城的海市蜃楼后就跑这边来了”余仁杰简单的说了一下这几天的事情,但成吉思汗的事情他一点也没透露给勾子,不是不信任勾子,而是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老鼠一样的生物个头是不是比常人还大?”勾子问道。

  “嗯”余仁杰点头。

  “我和天目他们在楼兰城里面也看到了,就是他们跟天目等人斗了起来,由于它们数量太多。我在隐身中和天目等人被那群生物冲散了。”勾子说道。于是又接着道“仁杰,我们现在是进去救他们还是将这里的情况回去禀告部长?”勾子询问道。

  “回去?你打算怎么会去?”余仁杰问道。

  “额。。。不知道,这鬼地方我也是第一次来,我不认识路”勾子说道。

  酷匠网“正版i0首$E发

  “那还说什么,你怎么进去的?”余仁杰问道,明显是打算进楼兰城救人。在怎么说他和天目等人都是战友,余仁杰可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情来。

  “这边是死门,之前我们进楼兰城之前,部长就跟我们讲了楼兰城,楼兰城是华夏目前唯一一座保存完整的古代城遗址,对外完全没有公开,因为楼兰城进去的人从未出来过,所以华夏政府只能对楼兰城进行封锁。楼兰城四个城门全是死门,我们进去的地方城墙下有一个大洞,就在南墙角上。离这不远”勾子指着他刚来的方向说道。哪个墙洞并非认为形成的,在后人发现楼兰城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也是进入楼兰城唯一的进出口。

  “好,有吃的吗,给我们来点,休息下我们就进去”余仁杰说道。

  余仁杰和秦丝苒吃了点勾子背包里的食品,感觉恢复了不少,秦丝苒已然能走路了,只是脚还有点打软。

  余仁杰让勾子带路,扶着秦丝苒朝着城内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