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铁木真喊出“冰封万里”之后,整个地下世界的冰仿佛沸腾了下来。轰轰轰,一阵阵巨响。

  “余仁杰,这么办,这里面好像要塌了”秦丝苒在余仁杰身后说道。

  “我能这么办,不行就一起死在这里面吧”余仁杰无力道,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现在总算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说法了,原本以为拥有异能和被洗髓阀体之后,心中总有一种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随着阔列竖的打击和现在铁木真那佝偻却无敌的身姿,慢慢消散。华夏五千年,出现的天骄人物肯定不止铁木真一人,余仁杰的心态立马变成空杯心态,这也让他以后的路走的更加稳健。

  铁木真此刻是想让整个冰层的坍塌阻止鼠人的脚步。

  “快,杀了他”艾默生指着铁木真焦急道。其他鼠人立马朝着铁木真冲去。成百上千的鼠人朝着铁木真冲去。而此时铁木真的异能也发功完毕,不用多久,整个冰层都将会随之倒塌。

  “哼”铁木真冷哼一声,那佝偻的身体站的笔直,直接抓着第一个冲向他的鼠人,残暴的捏爆了那鼠人的脑袋。抓着他的尸体向外砸去。咚咚咚,那尸体砸像是保龄球一样,而他同伴的身体就是瓶子,一路砸过去,死的死伤的伤,但没有一只鼠人能阻挡着力道。九品古武者,力量竟然恐怖如斯。

  “吼”艾默生大吼一声,体型再次爆涨,一拳打在那只鼠人尸体上,直接将其爆成血花。

  “铁木真,没想到你这副身体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力量,到死小瞧你了。”艾默生道。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铁木真道。

  “哼,你这又是何苦呢?原本凭你的实力,早在八百年前就可以一统地球,能成为人类史上唯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皇,成就无上的荣耀,而我们鼠人只需要你给我们一个洲的生活范围就可以。双赢的局势何乐而不为呢”艾默生说道,听他的语气,看来是相当忌惮铁木真刚才所爆发出来的实力。

  “你们鼠人几千万年来,已经适应了地下生活,而你们却要走出地壳,重新回到地面生活,不说地面环境需要你们鼠人重新花大量的时间适应。你们身上携带的瘟疫早在几百年就已经看到了,几千万人死于你们回归地面身上携带出去的瘟疫。你觉得我还会在给你们机会吗?”

  余仁杰听着两人的谈话,心理惊起千重浪。几百年前几千万人死于瘟疫的灾难只有一次。那就是14世纪欧洲的黑死病,当地人统称鼠疫。难道成吉思汗口中的瘟疫就是几百年前差点毁灭整个西方社会的黑死病吗?也是那个时候成吉思汗带领他的军队一直打到欧洲,并且以最残忍的方式屠城,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联系吗?余仁杰心想。

  “哼,铁木真,别以为你拥有九品的实力就能阻止我们鼠人重回地面的脚步,你压得聊我们一时,压不了我们一世。”艾默生疯狂的吼道。

  “哼,那就拭目以待吧”铁木真说完,看着摇摇欲坠的整个冰层。感觉差不多了。他运气全身功力,朝着余仁杰两人的方向冲来。

  没人能阻止的了他,他所过之处,鼠人横飞,惨叫声一片。艾默生见状,暴怒,自己直接冲向铁木真。

  两人即将交手时艾默生大吼一句:“让我在看看几百年后你的实力到底还能有多强。”

  铁木真和艾默生两人双拳砸在一起,发出空气互碰的闷哼声。他两四周的冰块直接被气浪震塌。但一人一鼠却对身边的事情不闻不问。在他们两眼中此时只剩下彼此。

  冰层不断震落,其他鼠人纷纷再次钻回原先的洞口。铁木真和艾默生两人的人影不断在冰层世界来回冲撞,绕是以余仁杰的眼里,都难以跟上他们的动作。更别说秦丝苒了,这场打斗秦丝苒只觉得像是看科幻片一样,一道又一道残影不断移来移去。

  十几秒的时间,铁木真和艾默生两人已经过招过万。艾默生此时背上伤痕累累,四周不少冰柱都是被他撞塌的,这也加快了冰层的坍塌。而铁木真此时也不好受,年迈的身体让他难以在承受如此强有力的战斗。要不是鼓着胸口的一口气,他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乘着这口气没散,铁木真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余仁杰两人。抓起两人的肩膀,双脚用力一蹬。一最快的速度朝着原先余仁杰两人进来的洞口赶去。

  艾默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铁木真带着余仁杰两人,此时的他一动弹不得。但是此刻,整个冰层随着铁木真远去的背影,也跟着完全坍塌下来。

  余仁杰秦丝苒两人在铁木真手里就想小鸡一样被提着。只感觉身体的时速达到了80KM/1h.一下子就进入了两个人原先下来的通道。铁木真带着两人演习这真正的飞檐走壁。在近九十度的通道口上,他们的速度都没有减慢。

  嘭。铁木真直接带着余仁杰两人冲破黄肠题凑墓地。钻进泥沙中,在冲出沙面。此刻还是半夜。所以沙漠上不是很炎热。

  “那个,谢谢,额,谢谢前辈救命之恩”余仁杰见铁木真将两人带出地面,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学着金庸武侠中的礼数感谢道。

  o酷Uu匠Z网\永#久免oc费W_看hk小{●说O

  秦丝苒看着余仁杰双手抱拳感谢,也有模有样的跟着说道:“感谢前辈救命之恩”

  。。。。

  良久,余仁杰和秦丝苒都不见成吉思汗回话,两人奇怪的看着盘坐在沙地上的成吉思汗。轻轻地靠近他。开始余仁杰还以为成吉思汗在运功疗伤什么的。但看成吉思汗双眼紧闭,胸膛连呼吸起伏都没有。

  “前辈,你,你还好吗”余仁杰试探性的触碰了下成吉思汗。

  没反应。

  余仁杰直接走到成吉思汗前面,看着此时双眼紧闭的成吉思汗,一种不好的预感侵袭而来。将手轻轻放在他的鼻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