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听到秦丝苒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看到她正蹲着木墩的下面。这是余仁杰才发现,原来脚下的一根木头真贯穿着木墩。起到着杠的作用,木墩才能这放在这空间里,只要把这木头往外一抽,木墩就会失去支持力,往下掉。难怪凭他刚才的千斤之力也提不起这个空心木墩。

  “什么机关术啊,只要把这木头往外抽,这木墩就会往下掉,万一下面是深坑,我们也会被直接摔死。而且我们还要留下一个人来抽这条杠,只有一个人能下去。”秦丝苒看着这条杠皱眉说道。

  “既然有人留着这个木墩下来,肯定不会让来人摔死了,不然也不用留这个木墩在这了。而且我们一直呆在这里也会被饿死,不如就险中求富贵吧,你进木墩内,我来抽杠”余仁杰推理道。

  “不,我来抽杠,不然我一个人也不敢下去”秦丝苒说道。说完双手还紧抓着那条,生怕余仁杰会跟她抢似的。

  “你确定你抽的动?”余仁杰问道。

  “抽的,抽,我抽”秦丝苒听余仁杰一说,死命的往把那条杠往外抽,边抽还想说自己抽的动,然后发现两百多斤的木墩压在上面,她跟本就抽不动。脸都憋红了。还好秦丝苒没抽动,这要被她抽动了。两人就不用试着离开这了。

  “好了,这东西除了我,没人抽的动的,你安心的躺在里面吧”余仁杰说道。

  “不,我就要和你在一起”秦丝苒道。

  “你跟我在一起干嘛啊”余仁杰无语道。

  “刚才,刚才你,你亲了我,你要对我负责”秦丝苒蹬着脚说道。

  “我,之前是你亲我的好不好”余仁杰彻底凌乱了。

  “我亲你,你不喜欢为什么不推开我”秦丝苒咄咄逼人。

  “我是怕你自尊心受到伤害,所以才心甘被你强吻的”余仁杰大言不惭的说。

  “你,你,真的是这样吗?”秦丝苒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眼泪汪汪的直视着余仁杰问道。

  余仁杰看着又是这幅模样的秦丝苒,差点就忍不住否定了自己之前说的话,但为了让秦丝苒甘心进木墩内,而且为了防止秦丝苒真正喜欢上自己,他决定狠心撒这个谎。毕竟他最爱的还是欧阳雨婷。

  “嗯”用力余仁杰无比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你王八蛋,呜呜,去死吧”秦丝苒跺着脚说完这句话,就哭了起来,然后就踏进了木墩里面。

  余仁杰见状,立马轻抬木墩,伸手握住那根杠,使劲了将它抽出来。

  蹲在木墩里面的秦丝苒抱着双腿埋着头哭着,感受着脚下木头传来的震动,她知道他在帮她抽动木杠。

  木杠在余仁杰抽出的一瞬间,木墩终于往下坠去。

  身体突然失重,秦丝苒吓得尖叫起来,过了一段时间,木墩下降的速度开始减速,并且开始歇着滑行。

  原来木墩点进的是一个冰窟,冰窟冰道中表面平滑无比,木墩就是沿着冰道滑行,谁也不会想到,罗布泊的沙地下面,竟然存在着这么深厚的冰层。

  嘭,木墩不知撞到什么东西停了下来,在停之前,木墩的速度已经降了很多,所以秦丝苒并没有受伤。

  秦丝苒走出木墩,看着眼前的一切,洞内的寒气让她立刻起了层鸡皮疙瘩。

  “喔,好冷,这下面竟然是冰层”秦丝苒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四处白花花的冰块。在抬头看着上面的洞。

  “余仁杰,你快下来啊,我好冷”秦丝苒因为之前中暑,把身上的衣服全都托掉了,身上只剩下一件。在这四周是冰块的地方,懂得瑟瑟发抖,其实她并不知道,要不是她下来之前喝过余仁杰的血,此时早就会被冻的不省人事了。

  “余仁杰,你快下来啊,这里面很光滑的,可以划下来的啊,你别傻不拉几的在上面等死啊”秦丝苒倾尽全身力气对着洞口喊道,希望自己的声音能传到上面,余仁杰能听得见。

  其实余仁杰在木墩掉下去之后,就开始大量起身下的洞口,洞口内阴深深的寒气让余仁杰以为下面是个很大的墓地,一般古墓都有阴深深的寒意的,起码许多小说和电影中是这么说道。

  但他用手表上的灯往下照时,他发现里面有东西能反光,打量许久,余仁杰才认定,这沙漠下面竟然有冰层。看上去挺光滑的,余仁杰就迫不及待的跳了下去。

  “余仁杰,快下来啊,我要被冻死了”此时秦丝苒已经冷的卷缩成一团了,她感觉今天的旅途太坑人了,几个小时前她还在煎熬常人难以忍受的酷热,现在又在煎熬常人难以忍受的寒冷。

  “余,余仁杰,快”秦丝苒此时嘴唇都快冻僵了,突然他看到眼前一闪,一个东西从洞里掉了下来。

  不是余仁杰能是谁。

  “哎哟,我靠,我的屁股”着实是他,屁股也差点摔开了花。

  “余仁杰”一边秦丝苒看到余仁杰下来,喜出望外,沙哑的嗓子叫着他。

  “秦丝苒,你怎么冻成这样了”余仁杰看着此时秦丝苒眼睫毛上都打起了霜。就知道她肯定冻坏了。顾不上揉屁股,赶快跑过去抱着秦丝苒取暖。

  余仁杰用力的抱着秦丝苒,让她尽量吸收自己的体温。

  “好些了吗?”余仁杰欢迎的问道。

  “嗯,好点了,但,但还是很冷”秦丝苒冻的说话都有点磕巴了。

  “我在抱紧点,在抱紧点,你坚持住”余仁杰说道。

  “余仁杰,遇到你我真的好倒霉。一会中暑,一会冻僵的,但,但我觉得,此时被你抱着,好辛福”秦丝苒说道。

  B看p正_版章7:节上、》酷H匠t@网☆

  “唉,都是我的错,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带你来罗布泊,中暑我能靠我的血救你,但这受寒我的血。。。。对啊,我的血能抗热,为什么不能扛寒呢?”余仁杰说道此处,恍然醒悟。

  找不到刀子,只能用虎牙拼命的咬着自己的手皮,他此刻终于恨透了自己坚韧的皮肤,比牛筋还坚韧几十倍,余仁杰感觉自己牙齿都快咬断了都没咬破自己的手皮,没办法,常人的牙齿太愚钝。

  余仁杰抓耳挠腮的想着办法。但此时秦丝苒以意识模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今天三章,终于完成。补上了昨天的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