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秦丝苒不解的问道。

  “嘘,脚下有东西”余仁杰做了个禁声动作,示意秦丝苒不要说话。

  轻轻将秦丝苒放下,余仁杰在趴在地上仔细听着身下的动静。

  突然站着的秦丝苒指着前方惊呼道:“仁杰,快看”

  余仁杰起身,看见十几米前的沙面上的沙子疯狂的翻滚着。沙土竟然波浪一样朝着自己冲来。

  “快跑”余仁杰可没时间去想这现象是怎么发生的或者多壮观,他可知道要是被这沙浪卷进去肯定有进无出。他抱起秦丝苒就开始狂奔。

  但一脚的沙子,直接影响到了余仁杰的速度。而且沙浪卷来的速度也非常快,没一会沙浪就追上了余仁杰两人。

  “快跑啊,浪追上来了”秦丝苒在余仁杰背上大喊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不行咋们就一起死在这算了”余仁杰刚说完这句话。身后的沙浪就追了上来,余仁杰感觉脚下一软,就倒了下去。好在掉下去的瞬间,他用力的抱住了秦丝苒。

  余仁杰两人就仿佛溺水中的人,双方互相紧抱着。余仁杰嘴了耳朵了灌满了沙子。不断地随着沙子翻滚着。导致他刚吃下去不久的八宝粥差点就吐了出来。

  两人不知道随着沙子翻天覆地了多久,秦丝苒早就因缺氧昏迷了过去。突然余仁杰感觉身下一空,抱着秦丝苒自由落体掉在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里。

  余仁杰使劲的摇了摇自己的头,极力的想要从那眩晕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黑暗中,余仁杰简单的清理了下自己身上的沙子,摸到秦丝苒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担心的问道:“秦丝苒,你还好吗”

  见秦丝苒没回答,余仁杰紧张的在秦丝苒身上摸索,好不容易摸到了秦丝苒的脸部,在用手摸着她的鼻子。没呼吸,里面被沙子堵住了。

  余仁杰立马将秦丝苒扶起,然后帮她清理着鼻口里面的沙子。见秦丝苒还没有呼吸的迹象,余仁杰在黑暗中不知如何是好。

  灯,对,余仁杰立马想起了自己的手表还是异能部的特殊装备。可以用来照明用的。摸着自己手表的按钮,按下了照明开关。

  此刻余仁杰才看清自己周围的环境。四周都是木头搭成的空间,空荡荡的,空间中心有一个用木头搭成的墩子。但此时余仁杰无暇仔细查看,他急切的讲灯光照向秦丝苒。

  秦丝苒身上到处都是沙子,余仁杰再次做了简单的清理,就准备在做一次人工呼吸了。有了上次的经验,余仁杰这次一边做着人工呼吸,过一会又作者心肺复苏。这下没两下子,秦丝苒终于被救醒了。

  “我”秦丝苒刚睁开眼一说话,就发现自己嗓子里被沙子卡主了,声音哑的说不出话。

  “醒了就好,不能说话就别说话了”余仁杰听着秦丝苒的声音,感觉她卡的难受。

  扶着秦丝苒起身,她猛地咳嗽了几声,带着血沫把嗓子里的沙子吐了出来。感觉舒服多了。

  “这时哪?”秦丝苒问道。

  “这?我看看”此时余仁杰才大量着四周的环境。除了木头还是木头。除了中间有个一比人还高的木墩之外,这空间内一览无遗。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奇怪,这四周密封的,连沙子都没有,我们怎么进来的”余仁杰奇怪的问道。

  秦丝苒也不知道这里是哪,看着中间的木墩,她朝着余仁杰指着那个木墩,余仁杰示意,朝着空间内唯一能引起他们关注的木墩走去。

  余仁杰围着大木墩走了一圈,朝着原地的秦丝苒说道:“丝苒,你过来,这木墩是空的”

  秦丝苒闻声赶去,站在余仁杰身边,看着眼前的木墩,木墩一看就是用千年古木掏空而成的。

  “这是干嘛的?”秦丝苒问道。

  “不知道”说完,余仁杰就轻轻地踩了进去。然后轻轻蹬了一下。咚咚咚。

  “空的?”余仁杰和秦丝苒异口同声道。

  “仁杰,你不是力气大吗,把这木墩移开试试。”秦丝苒建议道。

  “好”余仁杰走出木墩内,估计着这么大的空心木墩,在怎么也就两三百斤,对他来说不再话下,双手扒住木墩身体,使劲的往外拔去。余仁杰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这木墩都纹丝不动。

  “这空心的木头怎么这么重?”余仁杰不解道。

  “这不会是个电梯吧”秦丝苒看着这木墩的构造,突发奇想到。

  “电梯?想什么呢?你家电梯用木头做的?”余仁杰骂道。

  “我说的是古代机关术里面的那种电梯。你懂什么”秦丝苒不满道。

  “还机关术,秦时明月看多了吧”余仁杰说道。

  “哼,你自己看看这四周,明显就是古迹,看看这四周木头都发霉了,在沙漠中要霉成这样,起码要几千年,就跟上世纪在罗布泊发现的太阳墓那些木桩一样。3600年了财腐烂成那样”秦丝苒说道。

  “太阳墓?”余仁杰听着秦丝苒的话,他之前看过太阳墓的简介,是古代人用大量的木材按圆圈一圈一圈往外排列的木桩钉成,中心处是个大坑,考古学家推测古人这种安葬的方式是太阳崇拜,所以把木桩按太阳的形式排布,因此而叫太阳墓。

  “太阳墓也是用木头的,这里也是用木头的,这里不会也是墓地吧?”余仁杰猜测道。

  余仁杰的这句话还真让秦丝苒想起了有这种可能,古代在商超到汉朝,一些王侯将相达官贵族都有用木头搭建墓地的作风,但这种墓只有达到一线王侯或者得到天子认定的人才能以此墓地厚葬。这种墓被叫做黄肠题凑听说黄肠题凑目前出土最大的墓以用了4万多根黄肠木。简直是耗费了一整片森林。秦丝苒把黄肠题凑的猜想告诉给余仁杰后,余仁杰皱起了眉头。

  酷I:匠网唯…一1正?版4,*◇其S他h都是n盗()版%

  深思无果,毕竟两人都不是专业人士,并不能猜测道者用木头搭建的空间具体是干嘛用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们这样肯定是出不去的,刚才发现这木墩下面是空的,你不是说着木墩是电梯吗,既然是电梯,那肯定可以把我们送下去吧,如果是的话,里面肯定有启动的机关”余仁杰说道。然后再次进入木墩里面开始仔细的寻找着东西。

  “仁杰,你过来看看这里”余仁杰在木墩里面正寻找着蛛丝马迹,突然听到外面的秦丝苒大叫声。她好像发现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这章他么的写了我一下午。。。。真心累。查了一天的资料。看的头发昏。亲们,来点打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