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故意的,混蛋”此时秦丝苒才知道,余仁杰一直在调凯她。生着气嘟着嘴不理余仁杰。

  悄然间,连余仁杰自己都没察觉,他已经喜欢经常调凯她了,而目的就是想看她这幅受气包般可爱的表情。

  JW酷匠》!网%唯◇一正H=版m,其他都A"是fc盗版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既然赢了,那我们就出发吧”余仁杰改口道。

  “哼,不去,我生气了”秦丝苒赌着气。

  “好啊,随你,我可不保证那群大老鼠会不会随时出现把你分尸哦。”余仁杰说完就背起行李包向前走去。

  秦丝苒见余仁杰丝毫不在乎她的感受,气的直跺脚。不过还是立马跟了上去。

  一步一个脚印,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沙漠上,鞋子里面灌满了沙子,走的余仁杰非常难受。

  “喂,我走不动了”秦丝苒在后面说道。

  “才一个小时不到,怎么就走不动了?”余仁杰说道,没想到秦丝苒体质这么差。

  “我,我鞋里面灌满了沙子,脚都磨破皮了,好痛”秦丝苒痛苦道。

  这时候余仁杰才想起,连自己这个皮糙肉厚的人鞋里面都灌满了沙子走路都难受。何况呼身后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呢。

  “把鞋脱了,我看看”余仁杰关心道。

  秦丝苒蹲了下来,解开球鞋带,脱下鞋子,里面的袜子早已被磨破,参差着秦丝苒的血肉。

  余仁杰见状就说道“都这样了,你怎么不早说” 有点责怪她的意思。

  “哼”秦丝苒一副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的表情,眼框中几滴眼泪挂在上面,显得极度可怜。

  余仁杰把秦丝苒的脚抬起,帮她把袜子脱了下来。袜子粘着皮肉,扯的秦丝苒痛的嘴角都咧了开来。

  “忍着点”余仁杰脱完袜子后仰起头问着她“试试还能走吗”

  秦丝苒光着脚丫子踮着脚试着走了两步,柔软的沙子就淹没了她的脚背。侵入了她的伤口,让她不敢在走半步。“痛”

  “行了行了,我被你”余仁杰看着她那这一步痛三分的样子,不忍道。

  说完就把行李包脱了下来,背在胸前,然后就半蹲着让秦丝苒上背。

  秦丝苒因脚无法着地,扭捏着拿起鞋子后就趴在了余仁杰背上。

  “趴稳了,摔倒了我可不负责”

  好在秦丝苒不是很重,一百来斤的样子,对余仁杰这个人形起重机不算什么。

  随着太阳慢慢升起,温度也慢慢跟了上来,余仁杰背着秦丝苒,秦丝苒在余仁杰背上早已汗流浃背。

  “喂,余仁杰,这么热的天,你身上怎么跟冰块似的”秦丝苒琢磨着此时温度应该有35度了,余仁杰背着她已经走了两个小时的沙路了,竟然没出一滴汗。不免奇怪道。好在此时在一部还是早春时节,沙漠中的温度不是很高。

  “笨啊,我背着你,有你当太阳伞,我会热吗”余仁杰开着玩笑道。

  “哼,骗人”秦丝苒当然不相信了。

  “不信?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你没有太阳伞的功能?”余仁杰说完,就要把秦丝苒放了下来。

  “喂,你不会是真要我背你吧?我不要”秦丝苒以为余仁杰把她放下来是为了这事呢。还死死的扒在余仁杰背上。

  “休息下,吃点东西喝点水”余仁杰说道。

  “哦”其实她也有点口渴了,随即松手从余仁杰背上下来。

  “你是吃罐头还是吃面包”余仁杰问道。

  “罐头,我渴死了”秦丝苒说道。

  随即余仁杰就从包里拿出瓶罐头丢给她,自己拿了包矿泉水和面包吃了起来。

  “我可不可以在,在要一瓶?嘻嘻”可能一瓶罐头并没有让她吃饱。

  “不行,能者多劳,你今天一直都我背着,还想多吃?休息会,等会再上路”余仁杰板着脸说道。

  “哼,你就打算一直往前面有?你知道罗布泊中心在哪?”秦丝苒不满道。

  她的这句话提醒了余仁杰,是啊,一直往前走就能到罗布泊中心?不一定吧,而且自己并没有探险经验,只能凭太阳和本能分辨方向。

  “那你说怎么才能到罗布泊中心呢?”余仁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来过罗布泊”秦丝苒说道。

  余仁杰皱起了眉,之前的确是他想的太简单了,什么都没准备好就匆忙进去了罗布泊。

  “这还是十点钟就已经这么热了,到了中午估计你会受不了,我们找个能乘阴的地方,到了傍晚在走吧”余仁杰看着满流大汗秦丝苒说道。

  “哦,谢谢”

  “没事,之前是我想的太简单了什么都没准备好,拖累你了”

  于是余仁杰再次背着秦丝苒开始寻找可以避阳乘凉之处。

  再次随着时间的推移,余仁杰也没能找到能乘凉的地方。沙漠地面温度已然达到60多度。余仁杰的鞋子要不是异能部特质战靴,早就会被这高温烫的脱胶了。

  而余仁杰背上的秦丝苒,身上的衣服早已脱掉,只剩下最后一件寸衣,也被汗水打湿。

  “在喝点水吧”余仁杰看着背上萎靡不振的秦丝苒,估计她是中暑了。

  秦丝苒无力的接过余仁杰手中的水。小口眯了一点,这已经是最后一瓶水了,她了不敢随便乱喝了,而且她身下的男人几个小时下来一直都没喝过水,每次叫他喝都说不渴。可能是尽量给她留点水吧,。此时余仁杰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彻底改变,从开始冷冰冰的怪人再到任劳任怨的男人。

  喝完水,秦丝苒尽力的把自己贴在余仁杰身上,此时余仁杰的体温对她来说就是冰块,是最好的解暑佳品。

  要不是环境使然,余仁杰早已想入非非了。

  此时的余仁杰正在全力寻找着乘凉之处,他怕秦丝苒在这么下去可能就会因为他永久的就在这里。

  沙漠中四处一样的景色早已让余仁杰失去了方向感,此时余仁杰终于知道了沙漠的恐怖之处。

  “仁杰,实在不行你就把我放下吧,反正我这条命是你救的,就当还给你吧”秦丝苒说道。

  “你看你都开始说胡话了,快喝点水”余仁杰把手上随时准备的半瓶矿泉水递给秦丝苒。

  “我不要了,余仁杰我不知道你一心想要进去罗布泊想要干什么,但肯定不是和其他探险家一样,一定是为了很重要的事,这点水给我没什么用的,你自己留着吧”秦丝苒此时已经脱水很严重了,嘴唇早已干裂。

  “说什么呢,还有两个小时就到晚上了,这点水够你坚持到晚上了。快喝”余仁杰催促道。

  “仁杰,你知道吗,今天的日出好美,还有,你是我这辈子遇到的背着我最久的男人。如果我可以活到明天的话,我还想陪你看日出”秦丝苒咪咕的说道。

  “说什么胡话呢,你要看日出我以后天天陪你看,快把水喝了。”

  “真的?”秦丝苒虚弱的问道。

  “当然真的”

  但秦丝苒并没有在接过余仁杰手中的水,而是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两眼一逼,昏迷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今天实在抱歉,只有一更,而且来晚了,今天练车太阳大,垃圾车里面没风扇没空调,差点中暑了,回到家艰难的写出了一章,明天把今天的一章补上,三章,少一章你们来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