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余仁杰没一会就熟睡了过去,这可让秦丝苒高兴坏了,今天还没正眼看过余仁杰呢。看着余仁杰睡着了,秦丝苒微微起身,正面大量着余仁杰。

  “还挺像黄家驹的”秦丝苒说道,此时余仁杰的头发两个月没理,所以有点长,以前他读高中时留长发时就喜欢把发型整成黄家驹的发型,很多同学都说余仁杰很像黄家驹。

  “挺帅的嘛,为什么老喜欢板着脸呢”秦丝苒喃喃自语。盯着余仁杰老半天。突然余仁杰说了句梦话“雨婷,倩倩,别离开我”

  吓得秦丝苒不敢在盯着余仁杰看了。心想“哼,花心萝卜,一出口就两个女人的名字”。说完,秦丝苒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跪在座位上不断变化方向看着黑漆漆的四周。

  “喔,好冷”罗布泊因为是戈壁,所以日夜温差很大,来的时候车内开着空调,所以不觉得热,现在太阳下山后,温度降低了很多,而且现在才五月份。

  秦丝苒在背包里拿出了自己的棉袄,穿上之后又拿了件给余仁杰盖上。然后就认真的执行起了自己的任务。像个企鹅一样,笔直的跪在副驾驶上,左右摇头,前后换位,扫视着四周的一切。

  三个小时过去了,秦丝苒的腿都跪麻了,轻轻打开车门,下车活动了一番。

  突然,她耳边仿佛响起了流沙的声音,开始以为是虫子什么的爬行松动了沙子。但流沙的声音越来越多。就仿佛地下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

  “余仁杰,快醒醒,有东西。”秦丝苒害怕的上车叫着余仁杰。

  余仁杰被秦丝苒摇醒,看着自己身上的棉袄,说了句谢谢,然后就下车了。他也听到了流沙的声音。立刻趴在地上。固体传播的声音比空气强。

  听到地下传来的声音,余仁杰打开后车门,拿出行李包,拉些秦丝苒就往罗布泊深处跑去。

  黑暗中余仁杰和秦丝苒毫无方向,跑了一段时间,余仁杰就带着秦丝苒趴在了沙地里。朝着大奔车看去。

  因为大奔车开启了全车灯光,所以此时车边上的情况两人看的一清二楚,大奔车在两人离开不久,沙土里就冲出了十来只未知生物,每只的个头都有半个大奔车大小。体型像老鼠一样,有些长长的尾巴。同体黝黑。勾着个背,围着车子翻找着什么。

  其中个头最大的一只见车内空空如也,狂躁的吼叫了一声,直接把大奔车掀翻了去。吓得秦丝苒差点叫出声,余仁杰赶紧的捂着她的嘴。余仁杰做着力量对此,发现这些大老鼠随便一个都可能和他不分伯仲。

  然后两人又见那群体型像老鼠类的生物聚在一起嘴唇不断运动着,发出唧咕啦咕的声音,仿佛在交流。余仁杰看着那群生物眼中的仿佛天生就带有胶结的韵味,就知道这群生物肯定是有智慧的。

  “走”余仁杰拉些秦丝苒,借着罗布泊沙丘地形,往里面摸去。其实余仁杰背包里有手电的,原本他还想找紫外线灯的,无奈超市里只有手电筒。但此刻他根本不敢用。

  感觉差不多安全了,余仁杰借着暗淡的月光看到了一个沙丘上有一颗大石头。带着秦丝苒走到大石头下面休息了起来。

  “刚才那是什么”秦丝苒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他们会不会是外星人?我看他们好像还能说话,是有智慧的”秦丝苒再次问道。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罗布泊深处的生物吧”余仁杰猜测道。

  “怎么会?”秦丝苒不敢相信。

  “怎么不会?世界上你不知道的是多着呢”

  “是哦,像你这么变态的人我只在电影里面看到过”秦丝苒说道。

  j+最Qv新2章S8节¤上酷◎匠网

  “别拿我跟它们打比方,我是正常人,除了力气大点之外,项羽知道吧,他能举千斤鼎的故事听过吧,还有张飞,他的矛就有八百斤重。我就属于他们一类的正常人”余仁杰胡扯道。

  “哼,他们都不是正常人好不好”秦丝苒没好气道。

  “好了好了,你睡觉吧,我守着你,明天太阳一出来我们就前往罗布泊中心”

  “哦”秦丝苒本还想劝余仁杰回去的,道刚才见到那群大老鼠类的生物之后,她也对罗布泊的神秘好奇起来。随即答应一声后就搂着余仁杰的手臂睡了起来。余仁杰本想抽回手臂的,但看着她那副依赖的模样,随即作罢。

  两人就这样彼此靠着休息。没一会秦丝苒就睡着了。随着夜越来越深,温度也越来越冷,连余仁杰强悍的体魄也感到有寒气入侵。

  秦丝苒在熟睡中自然的向余仁杰这个暖体靠近。凌晨时,余仁杰已经有些无奈的看着趴在自己胸膛上紧紧抱着自己的秦丝苒。本想把她推开,但怕打扰她休息,再者,这样他自己也的确暖和不少。于是余仁杰也轻轻的搂着秦丝苒。。。。

  一夜无话,沙漠的东方升起了一轮红日。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余仁杰侧着脸看着太阳的升起,突然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这时秦丝苒也悠悠醒来。“哇,好漂亮”她由衷的惊叹道。

  “嗯,很漂亮”两人就以这暧昧的姿势共同欣赏着日出,谁也没有说话,就如一队相爱的恋人。

  良久

  “你醒啦”余仁杰收起赏日的视线,转眼看着秦丝苒道。

  “嗯”嗯完后秦丝苒才发现此时她整个人都是趴在余仁杰身上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结巴道“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昨天我也有点冷,你抱着我我也舒服不少。起来吧”

  “哦哦”秦丝苒闻言,立马起身。余仁杰也站了起来,但他感觉自己胸膛上有点湿漉漉的。用手一摸...

  秦丝苒看着余仁杰手摸的地方立刻不好意思道“对,对不是,昨天睡,睡得太香了,就流了一点口水,口水”秦丝苒不等余仁杰发问,主动指着余仁杰衣服被打湿的地方缩头缩脑道。

  “这是一点口水吗?”余仁杰没好气的看着被打湿的一大坨道。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注意”秦丝苒好像一紧张就会结巴一样。

  “还有下次?”余仁杰看秦丝苒这幅模样,很是好像,故意板着脸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