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丝苒一听余仁杰下车,立刻吓得说“我也去”

  “你下来干嘛?这大白天的你做车上很安全的”余仁杰说道。

  “我,我要上厕所”秦丝苒确实是要上厕所,之前是不好意思说。

  “真麻烦,下来吧”余仁杰打开车门,等着秦丝苒下车。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余仁杰见秦丝苒下车,这才问道。

  “秦丝苒,你呢?”

  “余仁杰”

  “噗”秦丝苒应声而笑。

  “笑什么?”

  “你不会是4月1号生的吧?”秦丝苒打趣道。

  “去去去,上你的厕所去。”余仁杰这才知道秦丝苒是在笑他名字呢。

  “我,我,能不能帮我找个厕所”秦丝苒可不好意思在大街上上厕所。

  “真麻烦,跟我来。”余仁杰走向一个宾馆,宾馆玻璃门内的窗帘都是被拉上的。

  “躲我身后”余仁杰拉些秦丝苒靠在自己身后,然后一脚踹碎钢化玻璃门,双手一扯窗帘,下午的太阳光顺势射了进去。

  “嗷”几声尖叫从门内传出,此时正有几个躲在窗帘背后的感染者被出其不意的太阳光射的皮肤冒烟,好像失去了活动能力。慢慢的不到半分钟,七八个感染者就变成了一滩脓水。

  “太像了”余仁杰看着这一幕,想起了那只被他用紫外线灯射死老虎。死法一样的。难道是宁致远来这了?余仁杰心想。

  “我,好怕”秦丝苒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身体紧贴着余仁杰,只有离余仁杰越近,她才感觉越安全。

  “进去吧”余仁杰推开门,带着秦丝苒说道,

  1最k4新章J节上m@酷;N匠PV网M

  “诺,那就是厕所”余仁杰走向厕所,感知里面没东西,“很安全,进去吧”

  “哦,你,你别走远,我怕”秦丝苒可怜巴巴的望着余仁杰。

  “好啊,我也进去守着你吧”余仁杰调凯道。

  “去死”秦丝苒说完,气鼓鼓的打开厕所门,发现里面躺着一个发臭的尸体“啊”的大叫一声。

  余仁杰还以为是自己感知力出错了,赶紧把秦丝苒拉了出来,一看原来是具尸体。“别大惊小怪的好不好,”余仁杰不满的说道。

  “余仁杰,能不能帮我找过一个厕所”秦丝苒都要急哭了,没想到上个厕所一波三折的。

  “秦大小姐,你应该感谢这里不是荒山野岭,还有厕所给你上,现在什么时期?一具尸体就把你吓这样”余仁杰说完就要走。

  “别走,我上,我上,但你不准离开我的视野”秦丝苒又用着可怜兮兮的语气央求着余仁杰。

  “好,速度”余仁杰知道她肯定不敢关厕所门,所以提前转身,好让秦丝苒速度解决。

  听道背后托裤子的声音后,良久都没听到背后有动静,就问道“怎么还没好?上大的?”

  “不是,你在我眼前,我,我拉不出来”秦丝苒窘迫道。第一次面对着一个大男人上厕所,她的确上不出来。

  “好,我现离开一下”对于这点,余仁杰表示理解。

  “别,别啊,你在等等,我我,”秦丝苒可不敢让余仁杰离自己太远,这种情况下都快急出心病了。

  “大小姐,你闹那样啊”余仁杰不耐烦的说道,然后就听到背后有放水声。

  听着背后秦丝苒起身拉裤子的动静,差不多好了之后余仁杰转身笑道“要不是你是女的,我还以为你得了前列腺炎呢”

  “去死,死变态”秦丝苒脸红扑扑的,根本不敢看余仁杰。

  “好了就带我去趟这里的公安局”余仁杰说道。

  “去公安局干嘛?”秦丝苒不解,此时公安局肯定没人的。

  “笨啊,那枪给你防身”

  “哦哦”秦丝苒答应两声,立刻走向余仁杰前面带路。

  NY自治州的公安局算是整个自治州最好的建筑,政府单位就是不一样。

  余仁杰在踏进公安局的大院内,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这还是他的身体被改造之后第一次有如此的感觉。

  “等下”余仁杰拉着秦丝苒的手,组织她在前进。

  “干,干嘛”秦丝苒像个小女人一样,被余仁杰拉些手,扭捏道。

  “不去了,我们回车上,这里有危险”余仁杰觉得没必要冒不必要的险。就如他在HT市不去招惹其他房内的感染者一样。

  “哦,听你的”秦丝苒道。

  余仁杰拉些秦丝苒往后撤,但眼神一直盯着公安局大楼内。眼光不断上下扫动,无果后转身。但他总感觉背后有东西盯着他,就仿佛背上有不少眼睛的焦距一样。

  回到车上,余仁杰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问秦丝苒要不要吃,她摇了摇头。

  吃晚后余仁杰跟秦丝苒说道“我们现在就前往罗布泊,这里不安全”

  “哼,跟我说干嘛,你爱去哪去哪”秦丝苒明显在抱怨余仁杰根本不会在乎自己的意见。

  也的确是这样,余仁杰咧了咧嘴,就启动了车子,朝着罗布泊伸出开去。

  到了傍晚,随着车子的深入,路上的沙子越来越多。再接着前面根本无法在用车行驶了。

  “嘿,睡够了吧”三个小时的车程,秦丝苒一直在睡觉。

  “哦,到啦?”秦丝苒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荒漠。

  “大概是吧,今晚你守着车,我睡会”余仁杰想,在进去罗布泊前,养金蓄锐。

  “别睡啊,我怕”秦丝苒道。

  “怕也没办法,我又不是机器人,不能二十四小时做业,再说了,我在车上睡觉,又什么事你直接叫我就可以了”余仁杰说道。

  “可是,可是”秦丝苒好像在极力为自己找借口,但找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词能让余仁杰不睡觉。

  “别可是可是的拉,我就睡四个小时行不行?我手机就放在这充电,你到了十点就叫我”说完余仁杰就放下主驾驶座,躺在上面打起盹来。

  秦丝苒看着余仁杰每次都不会遵从她的意见,看余仁杰闭眼之后,小拳头朝着余仁杰的方向打了两拳,表示不满。

  余仁杰眼睛都没睁开的说道“怎么,想打我啊?”

  “没,没有”余仁杰的一句话吓得秦丝苒不敢再走丝毫其她动作,怪怪的目视远方,执行起自己的任务。

  在夜幕降临之后,在黑夜中,之前那公安局大楼内,冲出了一些奇怪的影子,朝着余仁杰车开往的方向使来,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