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看着已经睡着了的秦丝苒,专心的开着车。西部地区在华夏相对来说比较落后,余仁杰把车开出市区后路段就有点颠婆了,两个多小时后才进入NY自治州地区。进入NY自治州之后的路段更加难走,4小时后,余仁杰终于到了NY自治州,虽说这里是NY自治州,但人口并不多,因为NY自治州是离罗布泊最近的一个县级单位地区。自从上世纪罗布泊从湖泊变成戈壁之后,外加华夏第一刻原子弹再次引爆后导致此地生活环境变差。

  要不是罗布泊每年有大量的游客和探险者带起周边经济资源,NY自治州早就不会有人生活了。看着此地只有几个商店,几个破败的霓虹灯上面写着宾馆两个字。显示着这个城镇并不发达。

  “嘿,醒醒。”此时余仁杰还不知道秦丝苒的名字。停好车将她叫醒。

  睡了一觉,秦丝苒情绪明显好了很好,睁开眼像窗外看去“这是?你怎么来NY自治州啦”秦丝苒打小葱HT市长大,当然来过NT自治州。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余仁杰问道。

  “你不是带我去安全的地方吗?这地方是那群狂犬病人的爆发点。听说上个月就没正常人了”秦丝苒说道。

  “上个月就没人了?我早上看报亭的报纸说NY自治州的狂犬病是前几天爆发的呢?”余仁杰疑问道。

  “什么几天前爆发的,我有NY自治州的同学,他们在老家上个月就被感染了,前几天是军队无法压制这群狂犬病人了。那些报纸都是骗人的,哪有我们本地人知道的清楚”秦丝苒说道。

  “那你在看看这则新闻,”余仁杰讲前几天保存在手机里的新闻翻给秦丝苒看,就是那则NT自治州7.4级地震的那则。

  “地震?什么地震啊,那明明就是爆炸声响好不好”秦丝苒说道“4月29号早上,NT自治州这边想起了巨响,整个HT市的人都听到了,那种声音肯定不是打雷,当时都大晴天的,那种响声更像是爆炸声,真的,听小区的老人说,那种声音就像是上世纪60年代华夏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声音”秦丝苒再补充道。

  “原子弹爆炸的声音?我记得没错的话华夏第一颗原子弹是在罗布泊投放并引爆的,难道这次也是原子弹爆炸?”余仁杰看似问着秦丝苒,但又像是在自语沉思。

  “嗯,华夏第一颗原子弹就是在罗布泊中心爆炸的。”显然秦丝苒的历史很好。

  “我听说罗布泊很神秘,你知道罗布泊里面有什么吗?”余仁杰问道。

  “我知道的都是听说的,HT市是离罗布泊最近的一个城市,罗布泊在1962年还是个大湖泊,好像听说是我国西北气候变干,塔里木河的水量变少了,外加地质板块运动导致河道改道,罗布泊就干枯了,但听我小区里的一个老人说,罗布泊干枯的最大原因是因为罗布泊中心是一个无底洞,那位老人当年就在罗布泊担任帮厨,他说在他年轻的时候罗布泊出现过很多古代遗址,然后华夏政府就在附近城镇招了不少临时工长期在罗布泊工作。他说在63年时政府突然下令撤退所有工作人员,那老人匆匆忙忙的就和组织撤了出来。那老人听其他深入的工作人员讲,考古地点挖出了什么不该挖出来的东西,导致不少人都疯了,然后再到64年华夏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中心引爆,罗布泊深处就很少人在进去了。这些事情我们HT市本地人很多人都知道的”秦丝苒急忙说了一大堆的话,拿着一瓶矿泉水喝着。

  余仁杰沉思在秦丝苒的话语中,秦丝苒的话,让他更加坚定的要去罗布泊深处。

  “今晚在这休息一晚上,明天养足精神进入罗布泊”余仁杰对秦丝苒道。

  酷g7匠网w{首I$发

  “别啊,大哥,能不能先送我去安全的地区,我不敢再这地方待着,在说了到了晚上,那群狂犬病人指不定会从那跑出来呢,肯定睡不好的”秦丝苒一听余仁杰要再次过夜,打死都不敢了,央求着余仁杰。

  “抱歉,我没时间送你去别的城市,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罗布泊”

  “你要去罗布泊?就你一个人?”

  “你不怕死的话,我一个人进去也没关系”余仁杰瞟了她一眼到。

  “别啊,大哥,我,就算我们两个进去也是有进无出啊,你是不知道罗布泊每年要失踪多少探险的人呢,没一千也有八百啊”秦丝苒说道,边说还边用手比划着一千八百的数量,生怕余仁杰不知道一千人是多少似的。

  “嗯,明天我一个人去,你就留在这里吧。”余仁杰故意调凯道。

  秦丝苒知道余仁杰不会因自己而改变计划,气鼓鼓的嘟着嘴吧脸撇到一边看着窗外。

  余仁杰看着秦丝苒这表情,怔住了表情,他记得刘倩倩以前生气就是这幅表情,余仁杰的思绪一下子就票到了刘倩倩身上,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余仁杰心想,自从出了那鬼屋实验室后,就不知道刘倩倩的情况了。

  “嘿,看什么啊,我脸上有花吗?”秦丝苒红着脸说道,她刚来着窗外,然后转过头来就看见余仁杰一直盯着她,让她蛮不好意思的。

  “哦,不好意思,看着你,想起了一个人”余仁杰老实的说道。

  “谁啊?你女朋友吗?有我漂亮吗”秦丝苒几个问号丢了过来。

  “算是吧,她,唉”余仁杰想死刘倩倩当时死之前说要当自己女朋友,自己也同意了,算的上女朋友吧,虽然只有几秒钟。

  “她怎么了?”女人都是好奇的动物,秦丝苒见余仁杰欲言又止,忍不住的问道。

  “没什么,她比你漂亮”余仁杰说道。

  “哼,你真不会聊天”说完,秦丝苒再次气鼓鼓的嘟着嘴把脸撇到一边。气氛就这样尴尬了起来。

  “那个你坐在车上别走,我离开一下”余仁杰打算下车出去一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