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看着最后一句话心里痒的难受,差一点就迫不及待的翻开了下一页。但想到爷爷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确实让余仁杰还怕了。他现在坚信爷爷不可能是乱写的。毕竟第一页的2019.04.28几个字就以表明,爷爷不是一般人,留下来的东西肯定不一般。

  “能折寿命?难道后面写的东西是爷爷窥得天机的东西?”余仁杰想到,毕竟很多小说都说窥得天机的同时会折损寿命。余仁杰不免会往这方面想。

  越是这样,余仁杰越想知道后面写的是什么,但看到爷爷说看不懂这一页的图再去看后面的东西,那么就是说如果看懂了这图的话,那么就不必去看后面的东西了。于是余仁杰便坐起身打起精神琢磨起这幅图的含义。

  琢磨了一宿,余仁杰也没看明白这图案啥意思。第二天晚上余仁杰起床后就打算去问余爸这手册的事。

  “爸,爷爷把手册交给你,还有没有说其它的事情?”余仁杰见余爸起来,便问道。

  “其他的事情?”余爸听余仁杰说道便深思了起来。

  过了良久,余爸好像想起了什么。“他说叫你躺在那间房间的床上看这手册,这房子的朝向是你爷爷在世时就以规划好的,他说那件房间等你长大后让你睡。”余爸说道。

  “叫我躺在床上看那手册?房子的朝向是爷爷规划好的?”余仁杰再次问道。

  “嗯,怎么?仁杰?这很重要吗?”余爸不解的问道。

  “没事,爸,我先回房琢磨琢磨”余仁杰说完,就在次回房间立马躺在床上翻到了那一页。

  他觉得这一页最奇怪的就是那个箭头,那剪头是这一页唯一有指示意义的标志。余仁杰躺着,看着箭头指去的方向。

  是房墙,余仁杰的窗户口是朝东的,所以箭头指示的方向是朝西的。

  余仁杰看着这面刮的雪白的墙,上面什么也没有,拍了拍脑子,余爸只是说房子的朝向是爷爷规划的,又没说房子是爷爷做的,自然爷爷无法在墙上留下什么线索。如果在墙上留下了线索,那不是多此一举?

  “西方?”余仁杰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间无法破解其中含义的余仁杰,暂时放弃了,然后拿着那耳朵图形的点来试探起自己耳部的穴位。

  就这样余仁杰瞎整了一整天也没啥收获,倒是把两只耳朵整的通红。

  晚上余仁杰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玩着手里,至于手册?余仁杰早就对其失望了。

  突然一条新闻吸引了余仁杰的注意《西部地区今日发生7.4级地震》。

  “唉,那边又发地震了,这么大的地震估计又要组织捐款活动了”余仁杰还清晰的记得十一年前川藏地区发生过一次八级地震。死伤十几万,举国捐款。

  点进新闻想看详细消息。新闻里面是一面彩色地图。上面有一个红圈表示地震范围。然后下文就是写着地震区域的死伤情况和明白。

  突然一个名称映入眼帘《罗布泊,地球之耳》,这次地震带就在罗布泊附近。余仁杰慌忙网上翻去,点进地图一看。显示罗布泊的地区形状明显就是一个人型的耳朵。

  酷匠~网¤唯Q*一正Lp版,其他。@都{@是盗版

  此刻余仁杰有种强烈的直觉,他感觉爷爷手册的秘密好像就要揭开了,他感觉这一切中都仿佛冥冥中早已注定的。

  急忙的拿出爷爷的手册,翻开那夜盯着爷爷画的耳朵,与地图上的罗布泊进行对此,越对此余仁杰表情越吃惊。

  “爷爷他到底是人是神”余仁杰自语道。爷爷画的耳朵上的几个点就是新闻地图中标志的几个震源。让余仁杰不免猜测道,难道爷爷几十年前就算到了一部有此地震?而且连震源都算出来了?这手段竟然如此通天。

  但是,他留下的手册仅仅是告诉自己罗布泊要发生地震?然后让自己去通知政府提前做预防工作?

  余仁杰不信,因为不看这则新闻的话,余仁杰定然无法猜测道罗布泊周边地区会发地震,按爷爷那神机妙算通天的手段肯定不会算漏这一点。

  “难道?这里面还隐藏着令一面的含义?人头,美人鱼,菜刀又是什么意思呢?”余仁杰揪着自己的头发苦思冥想。

  良久才勉强得到一个接过,这地震是认为的。也只能这么勉强的解释人头的含义了。

  “那美人鱼和菜刀是什么意思呢”余仁杰实在想不通对着天花板说了句“爷爷,你要是真的手段通天,就爬起来告诉我这含义是什么。”

  当然,余四海是注定起不来了,当年他算破天机就折了寿命,浑身流脓而死,就算爬起来也就一堆白骨。实在无奈,余仁杰决定先睡一觉明天去爷爷坟上看看,他此时想迫不及待的了解爷爷的一切。

  余仁杰已经38小时没合眼了,没多久就睡了过去。第二天余仁杰跟余爸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蜡烛和香跑到余四海坟墓上去了。

  “嘿,这孩子,平时祭祖也没叫他这么积极,今天真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余妈听余仁杰要去给公公上坟,奇怪的说道。只有余爸笑而不语。

  余四海的坟埋的有点远,听他自己说他生前耗尽了自己的气运,不能离家太近,不然会影响后人,而且嘱咐余爸每年清明祭拜一次即可。

  平时余仁杰清明来的时候一切祭拜事宜都是余爸操劳的,他只需要在一切准备好之后然后装模作样的跪拜说句“爷爷我来看你了”就了事了。毕竟余仁杰出生不久余四海就死了,余仁杰对其并无多少情感。

  这次余仁杰来道余四海坟前,还带着几斤水果,余仁杰还是第一次如此庄重的来到余四海坟前。细心摆好水果,点上蜡烛烧上香。余仁杰就双膝跪在坟前拜了三拜,把香插稳在地上。

  “爷爷,孙子我看到你留下的手册了,但苦思无果,又不敢翻开最后一页所以孙子我特意亲自来问问你,你在天有灵,留给孙子我一点启示吧”

  余仁杰说完,就仔细大量起余四海的墓碑,墓碑上除了余四海之墓,余爸的名字,余仁杰的名字,余仁杰儿子的名字之外,另一边还刻着几个小子,由于岁月的侵袭,已经模糊不清了。

  余仁杰勉强能分辨出几个字的含义“死人还阳,人与天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