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想到就做,然后自己找了个锋利的水果刀,用力的转着自己的指尖,终于刺破了皮肤,余仁杰拉开伤口让血流进点滴瓶中,做完这一切,余仁杰就休息了起来。

  第二天大清早的,余爸就吃惊的叫起余仁杰和余妈“老婆,仁杰,你们过来看看”

  余仁杰余妈两人惊奇的看着余爸的腿,打满石膏的腿此时已经可以缓缓抬起来了。

  “爸,腿的感觉怎么样”余仁杰关心的问道。余妈也用关心的眼神询问着。

  |酷\J匠D网永久%D免费!看6/小说

  “比起昨天来。痛感减少了很多,现在有点微麻微痒的感觉。有点忍不住想要挠痒”余爸说道。

  余仁杰当然知道肯定是他血液的愈合能力变强了。于是余妈就赶紧叫了医生过来。在余妈的建议下,再次给余爸的腿做了一次检查。这次的检查连医生都大吃一惊。昨天刚动完手术的腿骨,今天已经开始愈合了。裂缝明显细了不少。这和主治医师初始的预料结果完全不不一样。

  按他们多年的行医经验,余爸的伤口愈合的再好,以后走路肯定也会一瘸一拐的。但按照这样的愈合方式,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主治医师还以为自己误诊了,给余仁杰一家人道完歉后在找到院长给余爸复诊。确认余爸的腿愈合的速度之后,院长也说余爸的伤势并无大恙。留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中午余仁杰多买了几道菜在医院一家人简单的庆祝了一下。

  晚上余仁杰接到了强子的电话,强子说深爱国已经帮他处理了他在万姓村的事情,还嘱咐他异能者最好别直接插足世俗的事情,一切都可以用其他途径解决。余仁杰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几天后,余爸已经可以了可以下床了,这还是余仁杰少量血液的作用,他怕用的太多直接把余爸的腿治好了,那样会引起院方的注意。

  今天余仁杰一家子出院回家了,回到家余爸看了下发票,花了五万多块钱,让余爸皱起了眉。他后来也知道余仁杰为了他的事在万姓村打死人的事。所以这五万块钱也没法去找人赔偿了。

  回到家之后,吃过晚饭余仁杰就要就寝的时候,余爸在这时却推门拿着一叠东西走了进来。余仁杰不解的看着余爸。

  “仁杰,我不知道你这两个月去干了什么,回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余爸说完这句话,就坐在余仁杰的床沿。

  “爸,你这是?”余仁杰问道。

  “仁杰,你爷爷死之前呢就叫我好生保管这些东西,让我断腿之日,就把这东西交给你,当时我还挺气愤你爷爷说的话的,但今天看来你爷爷算到了今后的事。我没怎么读过书,也看不懂里面记载的东西是什么。你爷爷这人做事一直神神秘秘的,我也没过多问你爷爷这些事什么东西,今天就把它交给你了”余爸说完,就把手上的一叠薄薄的手册放在了余仁杰的床头。

  “爸”

  “仁杰,我不知道你这两个月到底怎么了,但自那天晚上我和你妈站在门外听见那家伙和你的对话,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像爸我这样平凡,你爷爷也经常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比苦其心志,饿其体肤,劳其筋骨。他在世就给你算了一命,说你此生定然不凡。不管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不要退缩,有些事情落在你身上,在苦你也得坚持住”余爸说完这些让余仁杰莫名其妙的话,就走出了房间。

   余仁杰转头看着余爸拿来的东西,看上去像手册,应该是个笔记本。

   余仁杰对自己爷爷没什么映象,听余爸说余仁杰刚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所以对爷爷的印象都是道途听说的。他只知道自己爷爷名叫余四海,外号余瞎子,因为余仁杰爷爷老年在家专做替人算命的事情,在世时在乡里很是出名。

   余仁杰很好奇自己的爷爷余四海会留下什么东西给自己,并且算准余爸会有短腿一劫。

   翻来第一页,余仁杰就看到令人震惊的几个字2019.04.28。字迹很旧,不可能时新写上去的。

   余仁杰立刻翻开自己的手里,解锁一看。2019年4月28号。余仁杰脑袋突然嗡的一声炸响。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几个字。

  第一页除了这行数字,就啥都没有了。余仁杰迫不及待的翻到第二页,相师世家第128代传人余四海。

  “原来我们家是相师世家,那为什么不见爸算过命啊”余仁杰看着第一行自语道然后在往下看去。

  里面记载着余四海的平身简历。余四海在年轻时曾经还担任过间谍。凭着自己能掐会算的能力游走于黑暗之中,而且从简历中余仁杰还了解到,他爷爷也有元神出窍的能力。

   也就是凭着相师和元神出窍的能力,余四海当年在华夏抗战时获得了不少情报。当然笔记中只是隐晦的提了些功绩。想必余四海也不是喜大好功之人。

  看着余四海的简历,余仁杰不由佩服起来。

  然后在接着往下翻,余仁杰看到了一个耳朵形状的图案。余仁杰不由奇怪,爷爷光在这一页画个耳朵是什么意思。而且耳朵上还标记着几个点。

  难不成耳朵这几个点是特殊穴位?能够刺激或者激发自己的异能?余仁杰脑洞大开的想到,于是打算先看完这本笔记之后再去试试耳朵这几个部位什么特殊的。

  继续往下看是一个人头形象,有下巴和耳朵,但没有五官。在人头左耳处有一个向左的箭头。在接着往下看,是一个美人鱼图案。美人鱼和人头之间夹着一把菜刀。

  “美人鱼?难道爷爷见过美人鱼?那上面的耳朵和人头箭头菜刀是什么意思?”余仁杰不解的自语道。

  苦思无果,余仁杰继续往下看这几行字。

  孙子,下一页不到你实在解不出其中含义之时在翻开,不然强行窥得天机会有损寿命。切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亲们,喜欢看此书的都登陆签到,送撸撸,挖掘机哦,觉得好看就打赏咸鱼哦,咸鱼每天上班还要保持更新确实很辛苦。你的打赏就是咸鱼创作的动力,上推荐时间每天平均三章,平时每天两章,,打赏满一百多更一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