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爸余妈站在门外看着这一切面面相觑,他们发现他们的儿子此时变得好陌生,刚才那来人与儿子的对话,到现在两人都有点稀里糊涂的,但看着此时有点失魂落魄的余仁杰,他们也没问太多,今夜注定无眠。

  第二天,勾子和余仁杰告别,他昨晚隐身在一角看着余仁杰和宁嚣张的对话,他此时要回去把看到的一切第一时间告诉深爱国,终结者宁致远没死。哦,不,是宁嚣张。

  过了好几天,余仁杰才从低落的情绪中慢慢恢复过来。而他老妈又在一边唆使余仁杰去村外看姑娘相亲。甚至那做媒的亲姨也为此事跑了到余仁杰家三趟。甚至有大胆的姑娘被余姨唆使到直接跑到余仁杰家来看他。怪让余仁杰无语的。

  .s看vQ正_版章Mi节S上酷NU匠#网(O

  余仁杰他姨在外面最喜欢吹嘘她外甥多俊什么的,在余仁杰小时候就说要帮余仁杰找一个十里十外最漂亮的媳妇。但余仁杰整个心思压根就没在这上面。

  徒然身怀异能的他,觉得自己无法在适应普通人的生活,他无法安心的像其他同龄人一样出去工作。整个脑子都在想今后何去何从。

  半个月后,余仁杰接到县医院电话,说是于爸被人打成重伤。余仁杰骑着于爸以前买的老式摩托载着余妈就奔往医院。

  向医生问了下大致情况,说余爸的伤势可能要落个终生残疾,余妈在一边听得立马就哭了。余仁杰皱了皱眉,继续问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余爸开货车为了和同行挣货源,被其他势力团伙排挤,因为于爸是今年年初才开始从事这行业,还没有融入这个圈子。今早隔壁村的一群货车团伙就把于爸围了起来。

  本来余家村的整个泥沙红砖都是他们村承包托运的,但余爸的出现,让整个余家村都找余爸托运,而且都是自家村子的人价钱也便宜。所以招人眼红,今天这矛盾就爆发了。余爸的伤势是左腿粉碎性骨折,然后就去身体多出淤血和轻微的擦伤。看来那群人主要的目的就是打得余爸无法驾驶机动车。所以就专盯着余爸左腿打。

  余爸被打断腿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很多乡里乡亲亲戚朋友都来医院了解情况和看望余爸。得知事情的始末之后,都非常气氛。打算组团去隔壁村评理去。

  此时也就余仁杰说暂时不要去,看打伤他爸的几个人怎么处理此事。其他亲戚和相邻还以为余仁杰年轻怕是,毕竟余仁杰家就两个男人,势力单薄。在乡下,有些事情基本上都是靠暴力解决的,法律一般难以用上。

  余仁杰也不太和相邻们解释太清除,在他现在看来解释都是多余的。交完医疗费,余爸还在住院,余仁杰一家人一等等了三天,隔壁村打伤余爸的人还是没有恢复,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大声一样,此时余仁杰终于坐不住了,他虽然是个讲理的人,但此时肇事者对他爸住院的事情置之不理,余仁杰终于有点怒了。

  余妈看余仁杰有点来脾气了,还担心他年轻人冲动,叫他不要真的去隔壁村找肇事者,不然落得和他爸一个下场余家就真完了。

  余仁杰安危了下余妈,说他不会冲动的,余妈这才安心了点。

  余仁杰跟余妈说回家拿证件办理医院手续,然后就开着老式摩托回到了村里。

  相邻们看余仁杰回村,都关心的再次问了问余爸的情况,然后就问起了打余爸的肇事者们去医院看望余爸了没,余仁杰说没有之后相邻们都很气氛,都说要余仁杰去隔壁村理论。

  余仁杰说他这次回来就是要去理论的。相邻一听余仁杰真要去,就不做声了,再也没有前几天在医院那样轰轰烈烈义正言辞的人站起来说要一起去了。

  余仁杰苦笑的看着这群普通人,他能理解,毕竟关心是廉价的,真正要陪余仁杰去隔壁村理论,万一出事肯定是要打起来的,在别人村闹事,去在多人估计都有进无出。

  余仁杰回道家后洗了个澡就在其他村民的眼光之下骑着摩托前往了隔壁村。

  “唉,婶,老余他儿子真去隔壁村拉”

  “是啊,唉,这孩子真是冲动了,不知道以后余妈要怎么过啊,老余被打断腿,仁杰这孩子要真在出点事,估计她都没法活了”

  “唉,谁叫咱们村不强势没隔壁村人口多呢,前年我老公不是也干这行吗?也被他们逼得没法做了,不过还好,他不想老余一样倔,不然他要被打断腿,我可不和他过了”

  村里的长舌妇你一句我一嘴的聊着余仁杰家的事,就仿佛看到了余仁杰家就这样毁了的结局。

  余仁杰五分钟就骑到了隔壁村,这村叫万姓村,村口居民有上千户,姓氏也多,所以叫万姓村。在整个乡都是势力极大的村子。

  余仁杰对万姓村挺熟的,这里有座中学,初中就在这读的。余仁杰进村就问起了打余爸那几个人的家住哪。万姓村一听余仁杰是要来找那几个村霸的,都用奇怪的眼神望着余仁杰。

  余仁杰也看的去顾及这些人的眼神,耐心问起了那几个人的家住哪。有几个“好心人”特意给余仁杰带路,前往了村霸王大海家。

  王大海家是开便利店的,平时没事就坐在家打打麻将,刚好今天没事,和另外几个合伙人都坐在里头打麻将。

  “王大海,王大海,前几天你们打的余家村那个人的儿子来咯”带路的“好心人还没走进便利店大门,就扯开嗓子喊道。

  正坐在里面打牌的几人一听,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看着王大海。

  王大海看门口就余仁杰一个年轻人,就对着众人道“打牌打牌,理他做什么,妈的,今天一大早就输钱,原来是瘟神到了,红中”说完,王大海打出了手里的牌。

  “唉,碰,哈哈,大海,看来你今天是碰到瘟神了。”王大海的下家说道。

  “不要吵死,才开始而已,你咋知道我今天会输?”王大海道,完全没把余仁杰的到来当回事。

  “你就是王大海?”余仁杰走上前问道。

  “发财”王大海不理会余仁杰,再次打出手里的牌。

  王大海的态度让余仁杰捏起了拳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