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听到熟悉的叫声,余妈手上的扫把掉在了地上。

  “仁杰,你回来啦”余妈回头一看,果真是余仁杰,此时还抱着一个漂亮的姑娘。

  “嗯,妈,爸呢”余仁杰说道。

  “今年JD市闹瘟疫,不让进城打工了,你爸就来着车在家接生意,一个月前我接到一个人的电话,说你在执行什么任务,让我好担心呢,对了这姑娘是谁?怎么了?你身后的是谁?”余妈此时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余仁杰呢。

  “嘿嘿,阿姨好,我他战友勾子”勾子说道。

  “哦哦快屋里坐”余妈招呼道。

  余仁杰本以为勾子送自己回来之后就会离开,没想到竟然还真不客气,顺着余妈的话果真还就进屋坐着。

  进屋后,余仁杰把欧阳雨婷放在当年他爷爷老躺的摇椅上。

  “仁杰,这姑娘?”余妈再次问道。

  “他媳妇”勾子道。

  “我同学”余仁杰道。

  “撒?媳妇?”余仁杰不敢置信的望着勾子,勾子很认真的冲余妈点了点头。

  “妈,别听他乱说,我跟他不熟,这女孩就我同学”

  “那她现在怎么?”余妈后半句不好说出来,以为余仁杰抱着个死尸回来。

  “她,她变成了植物人。我暂时把她安置在咱家”余仁杰说道。

  余妈虽然书读的少,但也知道植物人是撒意思,她没想到她自己的儿子一表人才的,怎么会看上一个植物人的,虽然这植物姑娘是挺好看的,但不可能让余仁杰照顾她余生吧,听到这里余妈慌了,不知说些什么好。

  “唉,这事晚上等你爸回来跟你爸说吧”

  就这样,余仁杰静静的看着欧阳雨婷精致的面孔发呆了一下午。勾子也死皮赖脸的没有回军队。好不容易出来自由一次,他哪能这么早就回去服役啊,这次回去估计又是一大堆的人肉训练。所以他打算干脆在余仁杰清闲几日。

  余妈有时候走到堂前看到余仁杰对着一个植物姑娘发呆,叹气直摇头。

  晚上于爸也回来了,看着回家的余仁杰,先是问了下他这两个月干嘛去了,被余仁杰和勾子你一言我一语忽悠过去了。于爸看着外面那辆军用车,也相信余仁杰没有在外面胡来。

  但在晚饭桌上,余仁杰就直接和于爸吵了起来,原因就是欧阳雨婷一事。于爸一听自己一辈子的希望竟然要照顾一个植物人,要不是有客人勾子在这,早就急的差点掀翻饭桌子了。

  于是两个倔脾气彻底闹翻了,余仁杰饭没吃饱就抱着欧阳雨婷回自己房间了。晚上勾子被余妈安排在余仁杰对面一间休息。

  余妈等于爸洗漱完毕回房后,偷偷跑上来叫余仁杰下午洗澡。余仁杰随便洗漱后就上了楼,他本想睡勾子那间的。打开门看见勾子正在床上学倒立呢。

  于是没办法只好回道自己房间内。看着床上惨白脸色的欧阳雨婷。余仁杰心疼的抚摸着欧阳雨婷的脸。摸到欧阳雨婷的嘴唇,余仁杰忍不住在上面亲亲的吻了一下然后说了句晚安,就拿了和毯子打着地铺。

  在后半夜,所有人都都以入睡之后,余仁杰的窗外出现了一个人,终结者宁致远。

  宁致远不动声色的悄悄打开窗户爬到了里面,越过余仁杰在夜间看着躺在床上的欧阳雨婷。心疼的摸着欧阳雨婷的脸。然后轻轻把她抱了起来。

  他想带她走,此时只有他能就她。

  啪,余仁杰自从被改造之后,五官的警觉性也变高了很多,听到黑夜中细微的动静,立马睁眼开灯。

  “是你?你还没...”余仁杰瞪大着眼睛望着宁致远。

  “怎么没死对不对?我跟你说了,我已经是不死不灭之身了”宁致远说道。

  “你来这干嘛?把他放下”余仁杰狠狠的道。

  “你既然没能力照顾好她,那你就没资格得到她”宁致远说道,但此时的声音却变成了萧章的声音。

  “萧,萧章?”余仁杰不可置信的望着宁致远,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幻听了。

  “没错,我的身体被炸毁之后,吞噬了萧章的身体,得到了他的记忆。可以说是我和萧章合为一体了,他对欧阳雨婷的这段感情的执念很深”宁致远说道。

  “所以,现在只有我才能救她,余仁杰,你让开,我今晚不想和你交手,不然雨婷看到了会揪心的”萧章的声音再次出现。

  “宁致远?萧章?那我现在该如何称呼你呢。”余仁杰听着这离奇的事情皱着眉。

  最新8》章☆节上c?酷匠!P网

  “我的新名字,宁嚣张,怎么样?霸气吧?你也可以称我为终结者,听说你退出了异能部,怎么对华夏失望了?”宁致远说道,哦,不,此时应该叫宁嚣张才对。

  余仁杰没有搭话。

  “对华夏政府失望了,就加入我吧,我们都是天降大任之人,我们的未来绝对不可估量。如果你加入我们,那么在未来新人类世界的史书里,你就说人类进化史上的递进者。你的名字将和我一起被世人咏颂千世万世,怎么样?”宁嚣张说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把雨婷放下,我放你走。”余仁杰并不是好战分子,也没有宁嚣张那种疯狂的心理,他此时只继于欧阳雨婷的安危。

  “放下她?你能救活他?但我能啊。你打得过我?你那什么理由和本事叫我放下她?”宁嚣张说道。楼上的动静早已吵醒余妈和于爸还有勾子。

  “怎么?不说话了?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应该让她跟我走,而不是跟你躺在这趟一辈子做一辈子植物人。”

  余仁杰听着嚣张的话,内心坐着剧烈的挣扎,他想要和她在一起,但又不想她一辈子做植物人。良久余仁杰才说道“你真的能救她?”

  “呵呵呵,余仁杰,你觉得这世界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救她?”宁嚣张说道。

  “好,你可以带走她,但是,如果你没有救活她而只是想对她图谋不轨的话,萧章,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余仁杰狠狠道。

  “呵,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爱她不比你少,还有,那个李博士,我迟早也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宁嚣张说完,就抱着欧阳雨婷的身体从二楼跳了下去。

  欧阳雨婷一被抱走,余仁杰就仿佛整个身体被掏空,瘫坐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爱,一对相恋多年的人,感情之路坎坷不平,不知最后能不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