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杰,她”深爱国想实话实说。但被强子打断。

  “部长,还是我来说吧,仁杰,那天晚上我们去李博士研究所去救你,李博士就已经获得了你的能力,我被他重伤,欧阳雨婷她也被李博士打断了脖子导致气管堵塞,最后大脑长期缺氧,导致脑部局部地域受损,医生说,说她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最后一句话强子艰难的说了出来。

  “一辈子就这样?”余仁杰不敢置信的问道。强子点了点头。

  咻,余仁杰一下子冲到深爱国身前,抓着他的衣领吼道:“怎么会这样”

  “仁杰,你想干什么”站在深爱国身后的雄霸天想阻止余仁杰,直接被余仁杰一脚踹飞,好在雄霸天皮糙肉厚,外加余仁杰这一脚并不重。

  “李博士在哪?”余仁杰猩红的眼睛看着深爱国道。此时他内心极度的想发泄,一个月前的痛苦让他心中充满了戾气。他感觉自己在不发泄,整个身体就要爆炸一番。也许这就是走火入魔的状态吧。

  “你想干嘛”深爱国伸出手阻止要冲上来的雄霸天等人,平静的问道。

  “我,想,杀,了,他”余仁杰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语气中的恨意让众人脊背发寒。

  “仁杰,李博士的事情我们已经按国家法律惩罚了他,你如果还有觉得什么不满意的话,国家可以补偿你”深爱国道。

  “补偿?能救活他吗?”余仁杰吼道。

  “无能为力”

  “那还说什么,告诉我李博士在哪,不然。。。”

  “不然怎么样?杀了我?你想过后果没有?记住,你不是一个人”深爱国盯着余仁杰那猩红的双眼说道。

  “威胁我?别以为我不敢”

  “仁杰,别胡来,李博士对你所做的一切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再说这事情又不是部长的错”强子躺在病床上大叫道。

  “应有的惩罚?什么惩罚?终生禁足吗?还不是好生好养的供着他。”余仁杰不用想也知道,想李博远那种身怀知识的人,只要没有造成华夏重大损失,肯定是不会对这种高级知识分子处以死刑的。欧阳雨婷的生命和两位巡逻兵的性命在华夏看来,跟本不足以谈到损失的地步。

  余仁杰的话让大家一阵无语,而余仁杰提着深爱国的手也缓缓放了下来。

  “她没什么事的话,我带她走,还有从今以后我不在是异能部的人了,求华夏政府大人大量,绕过我这一生,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说完,余仁杰就抱起床上的欧阳雨婷“走,我带你回我家”

  抱着欧阳雨婷,余仁杰大步大步的往外走,此时此刻,他不想在这个他为之付出生家性命却寒了他的心得地方。哪怕他在这地方多待一秒钟,体内的躁动就难以控制一分。

  “仁杰”“仁杰”“仁杰”天目,强子,霸天,鸟叔等人都对着走到门外的余仁杰叫道。只有勾子这位新来的站在一边默不作声。

  “让他走吧,哎,是异能部对不起他”深爱国看着头也没回的余仁杰说道。

  “部长,这不怪你,只怪中科院在华夏中央地位太高,能让那李博远终生监禁,你已经尽力了”天目安稳道。

  原来李博远被送上内部法庭之后,中科院就对李博远一案进行了辩解与维护,声称李博远私自研究余仁杰的改造基因是为了造福人类。只是没走程序而已。算不得什么大罪过。而蛋子二狗,强子欧阳雨婷四人因打断国家重大研究,差点让李博远一个礼拜的心血付之一炬,被击毙和打伤也算是情有可原。要不是李博远绑架李毅军将军证据太充足,李博远这个终生监禁的处罚还不一定能落实呢。

  这就属于高层的政治博弈了,深爱国也无法过多插足此事。

  余仁杰抱着欧阳雨婷走出军部临时医院,想到此时没有代步的工具。但又想到自己现在体力已恢复,抱着欧阳雨婷走回家或者走到国道上打顺风车回家也挺好。

  Mi看7正版/章O节r上酷匠网w

  “嘿”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余仁杰抱着欧阳雨婷回头看去。是勾子,余仁杰见过他,记得他能隐身,也就是他能隐身才把他从终结者宁志远手上救了回来。

  “你好”

  “你好,我叫勾子,新来的,部长叫我来送你回家,正好也锻炼锻炼我的车技”勾子此时已经换下了他穿了三年的衣服,穿着一套笔直的西装。看上去还是有点料,但就是多年的营养不良让他面色看上去有点蜡黄而消瘦。

  “哦,不用了,我此刻就像抱着她”余仁杰回道。

  “哎,你这人真是的,有车不座,在车上也可以抱着她啊,对了我还认识你另一个同学呢。”勾子说完,也不管余仁杰坐不座,就拿着钥匙兴致匆匆的去开他的车。他以前从未敢奢望自己能成为有车一族,自称他异能觉醒之后遇到了天目,命运才算是彻底翻转。

  没一会他就把一辆霸气的军用车开了过来,外形和强子借余仁杰的差不多,可惜那两被炸费了。

  “看什么,上来撒”勾子没心没肺的说道。余仁杰也不好驳了他面子,抱着欧阳雨婷走到了后排。把欧阳雨婷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让她的头靠着自己腿上。

  “那个胖子王嘉是你同学吧”勾子说道。

  “嗯,怎么,你认识他?他还活着吗”余仁杰问道。

  “活着,他说他靠着一把紫外线激光灯活了下来,是不告诉他JD市疯子怕激光的”

  一路上两人聊了很多,余仁杰还让勾子在施展下他的异能,毕竟隐身的异能是在太稀罕了。

  勾子在隐身开车时,正好一辆车正在超车,看到勾子的车“无人”驾驶,直接吓得差点跑出国道。

  一个多小时,余仁杰被勾子送回了老家。看着熟悉的大门,余仁杰感觉一个多月犹如几十年没回家一样,因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看着今年一直闲置在家没出去打工的老妈,正在院子里面打扫卫生,余仁杰对着背影哽咽的喊了句“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今天三更啦,每天为了上班更新,只睡六小时,亲们不准备给咸鱼一点打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