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哪?余仁杰此时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感觉此时的天地都灰茫茫的一片。

  “快跑,快”一群西方民众从大街小巷中跑了出来,然后躲进上世纪西方类型的建筑物中。

  余仁杰没听明白那群西方人说些什么,此刻他还在想,这是在哪?国外吗?

  嘭,一个炮弹在他身边炸开,余仁杰慌忙躲到一边,立马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奇怪,刚才那炸弹就在我脚下爆炸,这样都没有受伤?

  突然他又看到一群俄盟人穿着军装从街头冲了进来,时不时的朝着前面开几枪。余仁杰吓得赶紧往前跑。

  咻,一颗子弹从余仁杰的小腿穿了过去,射在了他脚前的地面上。

  “卧槽,这样都没射到我,”余仁杰吓得立马加速朝前跑去。

  轰隆隆,余仁杰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架战斗机,余仁杰抬头看去,一颗榴弹正从飞机上掉落而方向就是余仁杰所在地。

  “卧槽,有必要吗,我没犯罪啊”余仁杰抱头鼠窜,此刻潜能爆发,在榴弹掉下来之前他竟然跑出了榴弹的爆炸范围。

  嗒嗒嗒嗒,余仁杰前面路面上又有着一群头带钢盔的士兵躲在防御包后面阻止着俄盟人,两军在街道打着攻守战。余仁杰被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妈妈,妈妈”突然余仁杰听到一个女孩在哭喊声,虽然他听不懂外国语,但妈妈两字在任何种族基本上都差不多发音。余仁杰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从巷子里面往对战的街道上走来,她并不知道此时这条街道正两军对垒。她急着要找她妈妈。

  J酷匠网h正;4版首.u发

  “小心,别过来”余仁杰大吼道,冲向那小女孩,试图要阻止她走到这条主道上来。但余仁杰在将要接触到哪女孩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从那女孩身中穿了过去。。。

  “不”他回头一看,那女孩进入了主道,被扫来的子弹打中。倒在血泊中的女孩还在喊着妈妈。只是声音越来越小,没两下双眼就闭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余仁杰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刚才明明可以抱住那女孩的,他怎么也想不通怎么就和女孩插肩而过了呢。

  “露丝”巷子的一个金发女子看着女孩的尸体,疯狂的跑了过来。估计是哪女孩的妈妈。

  “别过来”余仁杰再次大叫道,但那女子好像没听见,冲过了主道,幸运的事小腿中了一枪并无大恙。女子抱着小女孩哭这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余仁杰听不懂。

  突然他又听到头顶上传来轰炸机的声音,抬头一看,一架轰炸机投放的榴弹就朝着那对母女两掉下来。

  “不,快走开”余仁杰向前冲去,试图能在榴弹掉下来之前把那对母女推开,就在他刚要碰到那女子时,榴弹掉了下来。嘭,巨大的爆炸声响,两那对母女砸的粉身碎骨。

  “不,不可能,不可能”余仁杰此时再次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刚才明明碰到了那女子的身体,可为什么又穿过去了呢?而且他刚才也在爆炸范围中心,为什么那么剧烈的爆炸,他能完好无损。

  “这到底是哪”余仁杰对天狂吼。又一颗榴弹在他身边炸开,他能清楚地看到榴弹的单片从他体内穿过射在了墙壁上。他伸手去触摸那墙壁。发现他的双手竟然穿过了墙壁。

  “这是怎么了?”余仁杰自问到,不断的把手伸进墙壁然后又拉出来,最后他直接整个身体穿进了墙内,这栋房子里面,正有一家人躲在放假相互抱在一起瑟瑟发抖。估计是听到外面的子弹声和炸弹声而害怕。

  “喂,你们看得到我吗?”余仁杰用着华夏语对着那一家惊慌失措的人说道,发现他们的表情并无太大变化,此时余仁杰终于肯定了,他现在肯定是处于电影里说的灵魂状态。

  余仁杰再次穿出道主道上,看着一颗颗子弹穿过自己身体,他反而抬头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想知道,他现在在哪。想从眼前的一切寻找蛛丝马迹。突然他看到那群带着钢盔士兵的后方,是个高大的建筑物。那建筑物看上去极为眼熟。

  余仁杰直接穿过几排的钢盔士兵,跑到这建筑物的大门外打量着眼前建筑物的风格,他觉得好像在哪本书里面看见过这座建筑物。

  走近大门,大门是紧闭的,他本能的用手去推眼前的大门,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去开门,直接穿们而过。进入建筑物里面是一个花厅,其富丽堂皇的程度简直让余仁杰耳目一新。天花板竟然全是镀金的。四周都是使用橙色做基调的石板建成。

  余仁杰看完花厅,再次穿过花厅里面的一道门。里面竟然又是一个圆形大厅,范围很大,应该是个开会的地方。但这里也和外面一样空无一人。在节奏里面是一间画廊,墙壁四周挂着无数名人名画,要是放在平时,余仁杰肯定会把其中一副华夏风格的山水画带走。但他此时却是灵魂状态。

  突然他看到画廊的中心最上方挂着一个人的头像,那代表性的胡子让他知道,此人竟然是希特勒。看到希特勒的画像,余仁杰立马想起来这是哪,这就是二战时期德国的总理府。

  联想到外面的战况,让余仁杰立刻明白,此时应该是二战的柏林,而现在就是俄盟军队攻克柏林的时间。为了证实他自己的猜测,他跑到前面的圆形大厅外,因为他记得外面挂着一幅日历。

  定眼一看,果然,1945,4,30的阿拉伯字样挂在日历最上方。让他突然想起,历史书上写着希特勒就是死于这一天。找到的尸体以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于是小道传言都说希特勒跟本没死。

  想到这,余仁杰心砰砰的跳了起来。如果现在还来得及,那么他就能见证那希特勒是怎么死的或者。。。。希特勒死还是没死。

  他想到找到希特勒尸体的是在总理府一间地下室内找到的。地下室?地下室怎么过去?“我能穿墙,那么我能不能遁地?”余仁杰想到就试着去做,他就用双脚跳起,用力一蹬。大喊着“遁地术”

  余仁杰就这样来到了一间地下室。他看到此时地下室内挤满了人,一个留着非常有个性的胡子的男人,站在一个讲台上好像在演讲着什么,余仁杰知道,他就是希特勒,亲眼看着这个战争狂魔余仁杰还是有点兴奋地。

  但在希特勒的背后,是一个非常大的机器,形状像是一扇门。门上的纹路余仁杰也看不懂,散发着一阵阵光韵,希特勒在慷慨激昂的讲些什么他也听不懂,就静静地看着,他想知道希特勒到底自没自杀。

  看着希特勒激情演讲了将近十分钟,然后吩咐着属下将几个人压了进来,一男一女,还有几个小孩,给他们灌下了一些液体,然后再那男子脑洞开了一枪,希特勒在把他的假牙拿下来按到了那个死者身上。一把火把尸体点着。一边那女的也慢慢合上了眼睛,不用看余仁杰也知道,那喝下去的液体肯定是氰化钾,历史书上写道希特勒情妇与家人就是喝氰化钾自杀的,没想到却是希特勒一手抄办的。

  余仁杰看到这一幕,终于知道,希特勒没死,那副在地下室发现的尸体,就是希特勒故意迷惑世人的。而他的家人,就是用来证明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就是他。

  “王八蛋,他果然欺骗了全世界”看到这一幕,余仁杰愤怒的朝着希特勒一拳打去,他没想到希特勒不仅是个战争狂魔,还是个六亲不认的禽兽。

  就在余仁杰的拳头穿过希特勒的时候,希特勒原本疯狂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用德语大吼一声“谁”

  “呼,原来是做梦啊”余仁杰此时躺在床上,刚才那梦境的真实程度吓得他一背的汗。刚才那希特勒的眼神是在太恐怖了。

  “咦,这时哪?”余仁杰此时打量着自己的住院服问道。

  “你总算醒啦?好了,醒了就没什么事了,你昨天在人民公园不知道是被雷打到了还是被雷声吓倒了,昏迷到现在才醒”一个中年女护士对着余仁杰说道。

  这句话说的余仁杰蛮不好意思的。护士说让他交完住院费就可以出院了,于是他就换上自己的衣服缴费后打车回到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新加一章,这章做为第一章。希望能够弥补后面进入主题太慢的不足。本书看完十章的书友们都挺喜欢本书的。也希望我花了几天时间才写出的新开头能够吸引更多读者。不枉费我一番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