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此时还是之前那副重伤的样子,甚至比之前更重,原本被砸烂的肉现在已经腐烂,发出一股腐臭味。余仁杰这一个礼拜时时刻刻都在煎熬着,身上的痛楚让他慢慢变得麻木,也在无形中锻炼了他的意志力。当然,在这种痛苦中如果余仁杰能够自杀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着去死。

  此时的李博远也完全没了之前容光焕发的样子,一个礼拜的加工研究,让他的眼睛充满着血丝,乱糟糟的头发,此时让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典型的疯子。

  经过他一个月的研究,终于明白了余仁杰的能力主要就来源于血液和骨髓。只要能够完全把余仁杰的血液和骨髓嫁接到自己身上,那么特殊的血液和骨髓就能够改变他的体质。

  经过验血,没想到余仁杰竟然是通用的O型血,抽取骨髓他暂时没有想,因为李博远知道骨髓得匹配条件太苛刻,而且现在也没有设备能够提取余仁杰的骨髓。

  他现在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抽取余仁杰大量的血液,然后在做一个循环注射系统,一边抽取自身的血液一边输入余仁杰的血液。

  想到说干就干,在21世纪,这种技术不难,外加李博远的身份,他对深爱国说要一套设备帮主余仁杰治疗,深爱国就去照办了。

  }酷c匠网5永久(免*O费;z看◎小+说w

  当天晚上设备就到了,李博远此时激动的有点癫狂了,不死人的能力啊,能从1500面前活到现在,此时他就要差不多完成了。

  有针头插入余仁杰的血管中,不断的抽取着余仁杰的血。余仁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流逝,浑身的疼痛感让他慢慢失去知觉,几天没合上的眼皮也缓缓下垂。

  终于要解脱了,余仁杰艰难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突然,他双眼朦胧的好像欧阳雨婷,看到她烦躁的在房间里没有入睡,看到欧阳雨婷,余仁杰突然又不想死,他要活下去,外面还有一个自己深爱的女孩在等着他。“雨婷,救我,救我”他漫无目的的对着房间里的欧阳雨婷求救。

  刚还在烦躁不安的欧阳雨婷仿佛听到了什么,突然安静了起来,连呼吸声都压了下去,“雨婷。救我,救我”

  她听到了余仁杰的声音,她想四周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在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但又一声“雨婷,快救救我,快...”

  这声音仿佛是从脑海中响起的,她能分辨的出来,而且那声音就是余仁杰的求救声。

  “仁杰,是你吗,是你在求救吗?”欧阳雨婷对着天花板喊道,但她再也没有听到余仁杰的声音了,强烈的不安让她冲出了房门。

  此时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吴永强,强子,那个余仁杰认识最早的异能者,此时欧阳雨婷也只能去找强子帮忙了。晚上在军营了不断打听强子在哪,得知了吴永强的简易帐篷编号,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

  到了强子的帐篷外,她也没来得及敲门就闯了进去。

  “啊”两声尖叫在帐篷内响起,原来此时强子正光着膀子穿着裤衩准备睡觉呢。

  “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进来啊”强子责问道。

  “不,不好意思,余仁杰他,他有危险”欧阳雨婷气踹嘘嘘的说道,模样十分着急。

  “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说,余仁杰不是在李老的研究室接受治疗吗?应该没什么大事的”强子安慰道。

  “不,我刚才听到了余仁杰的呼救。真的,他的求救声就传到我耳边。求你相信我,你是余仁杰最好的朋友,求求你帮帮我找找余仁杰在哪,哪怕让我见一面我也安心”欧阳雨婷语无伦次的说道。她知道她这样说强子也肯定会不怎么相信的,所以只好说她自己很想见余仁杰。

  “雨婷,你别急,我打个电话给部长,”强子看着一脸担忧的脸色,也挺感动的,拨出深爱国的电话。

  “喂,部长,余仁杰恢复了怎么样拉”强子问道。

  “什么?李博士说还不容乐观余仁杰伤的太重?哦哦,那余仁杰那个女朋友说她想见余仁杰最后一面,您看?哦哦,知道了”

  “怎么样?”一边的欧阳雨婷看到强子挂完电话就问道。

  “唉,部长说余仁杰这次伤的很重,不过他同意让你去探望余仁杰,你跟我走吧”

  “哦哦,快,快带我去”

  强子一路上基本上都是跑过来的,路上欧阳雨婷不断催促着强子快点。到了实验室门口,强子对警卫亮出身份,然后开口道“受深部长命令,带她来看望他男朋友,请放行”

  “不好意思,刚受李博士命令,说他在里面正在做关键的实验。任何人在他出来之前都不准进去”

  “唉,反了了你们,你们是听深部长的还是中科院的?”强子以为这些警卫是军部的人。

  “不好意思,我们直属中南海警卫队,上头命令我们要保护好李博士,任何人在没有得到李博士的认可想接近他我都可以无理由击毙”那警卫说完就把枪口对着强子。

  “哦,原来是中南海警卫队啊,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直属军部呢,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打扰了,我们走”强子说完,就要转身。

  四个警卫看着强子转身也收起了警戒之心,强子听道后面伤口放下的声音,突然直接一转身大吼道“第七式-爆炎”群伤技能,四人被强子的异能直接烫伤,枪都顾不上拿就赶紧扑打着身上的火焰。强子直接给没人脖子上来了一击,四个警卫昏死过去。

  “你说的没错,余仁杰肯定出事了。跟我来”强子在听到警卫说李博士谁也不见就知道肯定不好。里面实验室是单独的,此时的唯一目的就是抢救余仁杰,而警卫们却再说李博士在做关键的实验,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拿余仁杰做标本。

  带着欧阳雨婷横冲直撞来到最里层,一脚踹开保险门,实验室内的一切让强子和欧阳雨婷捂住了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喜欢的签到撸撸,挖掘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