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哥,不,大,大侠,这件事是我错了,你就说这件事要我怎么做吧,我,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到”此时何俊杰的左脸更是红肿,外加掉了几颗牙,说话确实是含糊不清,余仁杰琢磨了老半天才听懂。害的何俊杰急的差点就尿出来了。

  “好啊,你负责给那女孩找心理医生,今天的事要是给她留下了半点心理阴影,我就让你的心理阴影比她的更恐怖,还有,看你这么有钱,就赔20万给她,毕竟今天要不是我路过,她可能就会被你的佐士咬死了。这点没异议吧?”余仁杰说道。

  “没,没异议,我现在就打钱给他家,马上联系沪海市最好的心理医生给她治疗。”何俊杰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二十万对他来说只是零花钱。

  “好,很好,你的事解决了"余仁杰对着何俊杰说完就把脸朝向躺在一边的坤哥。

  “坤哥是吧?看你左青龙右白虎的,应该很厉害吧?”余仁杰半讽刺的说道。

  那叫坤哥的人也没答余仁杰的话,在沪海他经常过着舔刀子的日子,胆量不是何俊杰等人能比的。虽然知道余仁杰很厉害,但还是仇视这余仁杰。

  “怎么?还想跟我打?”余仁杰看着坤哥的眼神皱了皱眉道。

  “小子,今天算我倒霉栽在你身上了,但你也别得意,你是能打,但不代表你家人也能打,她爷孙也能打,我就不行你能护的到他们一辈子?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别以为有点功夫就天下无敌了。”此时的张飞坤觉得今天是他坐上帮会堂主几年来最丢面子的一天,上百号人手被一人干翻,让他这几年膨胀的自尊心接受不了今天的现实,从而从侧面开始危险余仁杰。

  余仁杰听着张飞坤的话,皱了皱,心想当事人何俊杰都不打算计较这事了,他一个旁人怎么比当事人还傲呢?

  张飞坤这种心态几乎是扭曲的,但他这一生也就是凭着这份扭曲的心态才从市井无赖慢慢爬到帮会堂主。

  “呵?怎么你还想对付一个小孩和一个老人家啊?”余仁杰问道。

  “是又怎么样?小子,今天虽然我是为了何少的事过来的,但你把老子打成这样,还把我上百号兄弟当标杆丢进田里,今天这事你不给我个交代,我以后也没脸混,现在要不把我打死,不然我让他祖孙两没好日子过”张飞坤恶狠狠道。那眼神吓得琳花只往后躲一边的何俊杰此时也认为张飞坤的脑子锈到了,真大眼睛看着张飞坤说完这句话?

  余仁杰听到这句话心中刚平复的怒火再此升腾起来,此人说得好听是条汉子,说的不好听就是个恶棍。

  “你认为我真不敢杀人是吧?”余仁杰说道。

  “来吧,孙子,今天你不杀我,明天我就...”

  当张飞坤那句孙子说出来时,余仁杰就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把他扇飞到何俊杰跑车发动机前盖上。

  但还没玩,余仁杰走向前又是反手一巴掌打在张飞坤的另一边嘴上,他再此从车盖上飞到了路上。

  此时的张飞坤比何俊杰还惨,两边的牙齿全掉光了,就剩下门牙,整个头都肿的跟猪头似的,看的何俊杰暗道辛运,还好自己没跟张飞坤一样惹怒眼前的这位高人。

  余仁杰这两巴掌也没留余地,他是对这个出口成章的人真的愤怒了。再此走向张飞坤,见他眼中的恶毒之意更加浓郁,余仁杰打算再出重手教训。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余仁杰此时没发现张飞坤的一只手在背后鼓捣着什么,就在他接近张飞坤就要再出手时,站在张飞坤身后的村民们对着余仁杰都大叫道“小心”

  听到村民的提听,余仁杰才看到张飞坤藏在后面的手,拿出了一把手枪,难怪他之前说这个年代武功再高也不能天下无敌,原来在他腰后藏着一把手枪。这就是他最后的依仗。

  嘭,一声枪响,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动。余仁杰在张飞坤开枪之前就在村名的提醒下就出手防范,但手的速度外快也快不过子弹的速度,而且余仁杰靠的这么近。

  看RR正v版章{节&s上!酷匠,网U

  余仁杰本能的把收挡在了大脑的前方,子弹打中了余仁杰的手掌,他瞬间感觉自己的左手掌没了知觉,不是断了,而是被子弹震麻了。

  叮,子弹掉到了地上,打出清脆的声音,也就是这叮的一声,让所有人看到了恐怖的一幕,有人徒手接到了子弹...张飞坤呆呆的看着那颗子弹的掉落,一时半会反映不过来,如果说之前余仁杰把上百号人丢进田里,可以归类于他天生神力练过武术是个高手,但徒手接子弹张飞坤无论如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左手被针麻,余仁杰直接趁着张飞坤没注意,把他手上的手枪缴了过来,余仁杰可没信心在能接住一颗子弹。然后直接一脚把坐在地上的张飞坤踢飞了出去,撞在路边的电线杆上不知死活。

  余仁杰虽然知道自己的体质出现了变化。但也不知道自己的皮肤竟然已经坚韧到能抗住子弹的攻击,而其他人更是见鬼一样看着余仁杰。

  余仁杰故作淡定的走向目光呆滞的女子,“嘿,借用一下手机”此时余仁杰想要联系深爱国,他的手机早就不知道丢在那了。

  “啊?”漂亮女子显然还没反应过来,脑子还在重播刚才的画面。

  “借我手机用下,我打个电话。”余仁杰再次说道。

  “好,好”女子急忙从裤袋里掏出手机,生怕慢了一步余仁杰会给她来一掌。

  余仁杰接过电话,好在深爱国的电话他背了下来,拨通深爱国的电话,那边嘟了两声就被拒接了,余仁杰在打了一遍,这次接通了,电话里传来一句疲惫的声音“谁?”

  “深部长,我余仁杰”余仁杰当着这么多普通人的面,也不好说说太多。

  “仁杰?你还活着?你现在在哪?”深爱国听到余仁杰的声音,立马强打起精神来,他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好了。晚上一章,今天三章完美,这狗咬人事件是为了过度。不然老写高潮部分怕读者疲劳,一样书友们能介绍更多的朋友来一起读《人类清楚计划》。也希望书友们能给我提出许多意见和建议,让我们一起完美人类清楚计划。意见和建议可以外书下方直接提出,我会一一查看的。对了,后面的内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