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嚣张的富二代这幅样子,余仁杰双拳紧捏,心中虽然愤怒,但也不敢真的一拳打死这家伙。

  一边的琳花爷爷看到这样,立马上来拉住余仁杰对着富二代说道“小伙子,是我们错了,行吗,你看我祖孙二人是乡下人,砸锅卖铁也赔不起你的狗,我在这给你跪下了,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好不好”说完老头子双膝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老人家,这不是你的错,快起来”余仁杰看到老人说跪就跪,内心颤抖着,就要扶她起来。也许在老人看来,只要这富二代不追究他们的责任,以后的日子才不会难过,不然他们一户乡下人几代人下来也还不起五百万的赔偿。

  “呵,大爷,玩我呢,你这一跪就要五百万?那你天天跪几下不就成了世界首富。”富二代讥笑道,丝毫不觉得他的狗先咬人有错。一边的琳花也好想知道自己创大货了,抱着跪在地上爷爷的手臂哭着,其他村民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敢怒不敢言。

  “小子,怎么,刚才说话不是很狂吗?来打死我啊,来吧”看着余仁杰站在一边不敢动,富二代愈加嚣张,拿着手指戳了戳余仁杰的肩膀。

  余仁杰沉默不言,此时他也不知道此事如何处理才最好。五百万真要赔的话,他家也赔不起,虽然此时余仁杰以是异能者,但显然余仁杰还是在普通人生活中长大的,思考的方式当然不会现在异能者方向去想。五百万就想万金鼎一样压在身上一样沉重。

  “怎么不说话了?啊?敢在沪海一带跟我叫嚣?刚才竟然动手打我?等会我就让人把你骨头一根一根敲断。”富二代感觉自己的一翻豪言壮语让整个村子的人无言以对非常威风,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就想古代帝王一般,让一群平民仰视。优越感油然而生。也许看穿的人觉得很幼稚,但那种感觉确实让富二代迷失了自我。

  “俊杰,坤哥说半小时就到”此时坐在车上的靓丽女子打完电话对着富二代说道,原来他叫俊杰。

  “好,小子,就先让你舒服半个小时”俊杰说完就朝着车内走去。

  “小伙子,看你不是我们村的人吧,你先走吧,是我家孙女连累你了,这事让我处理吧,打不了老头子我一命抵一命。唉”大爷在孙女琳花的搀扶下起身说道,看余仁杰非常脸生,估计余仁杰是其他村子里的人,就让余仁杰先躲躲。

  “没事大爷,错不在我们,对了大爷,能借点钱吗?我肚子有点饿,想吃点东西。”余仁杰肚子也抗议的咕咕道。说出这话他真听不好意思的,但没办法,强烈的饥饿感让他暂时放下了面子。

  “啥?”余仁杰的话跨度太大,大爷一时没听明白。但听到余仁杰的肚子咕咕叫,于是就明白了过来。带着余仁杰回道便利店,让余仁杰随便吃,大爷也拿出了百元大钞给了老板。

  坐在车上的俊杰以为是村名回便利店商量对策,看着一群村名退走也没说什么,在他看来余仁杰应该也是这个村子的人。也不怕余仁杰会跑路。他现在就想针对余仁杰,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个二愣子一样的人,这个逼不装的完美他肯定浑身不舒服。

  在便利店内,在一群大爷大妈异样的眼光下,余仁杰不好意思的拿出了五桶方便面,十几根火腿肠,外加十来包面包,大剁快剁起来。

  “真能吃”

  “看来真是饿坏了”一群大妈在一边说道。不知是要等半个小时后看热闹还是帮琳花一家子,这群人中午都很默契的没回家吃饭。

  二十分钟后,余仁杰终于吃饱了,十包面包,五桶方便面,十几根香肠,余仁杰一点没客气,反正吃都吃了,不如吃饱点。看着十几个村民异样的眼光,余仁杰勉强解释了下“各位大爷大妈,我是到近地旅游来的,前几天包被人抢了,我好几天没吃饭了”

  余仁杰解释完其他村民也露出释然的表情。

  “小伙子,吃饱了就走吧,这事我老人家来扛,不会出什么大事的,你还年轻,留下来只会害了自己”看到余仁杰吃饱了,琳花大爷又上来苦口婆心的劝说余仁杰跑路。

  “大爷,别说了,狗是我踢死的,说什么也是我赔钱”余仁杰的勇敢让其他村民点了点头,仿佛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唉,现在村子的年轻人都走了。不然可以叫其人跟他们理论理论”一个老者叹气到。

  琳花大爷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村口已经传开了机动车的声响,而且不止一个。余仁杰带头走了出去。

  好家伙,此时村外的道路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不下二十量,没量车上都下来了四五个人。

  何俊杰看到自己的人到了,带上了一个太阳眼镜有下了车,叼着一根烟,刚走来的一个小弟就帮忙点上了烟,范味十足。

  此时一边一个穿着短袖的中年大汉走向何俊杰笑道“何少,听青青说你要百来号人啊,怎么?就用来对付这群老人家啊?”大汉双臂左青龙右白虎,早春时竟然穿短袖,生怕人家看不见他手臂上的纹身一样。

  “坤哥,我的佐士被那年轻人打死了,让赔五百万,他们不识货说我的佐士不值五百万,那年轻的家伙还说打死我赔520万了事”何俊杰指着余仁杰简单的说了两句。

  “哦?这么嚣张?我去会会他”说完坤哥就带着百来号小弟走向余仁杰等人,其他村民看着对面的对数,表情及其难看。

  要放在去年余仁杰看到这阵仗肯定会还怕,但今年他遇到的事挺多,改变的余仁杰的世界观。人就是这样,见识越广,畏惧越少。

  “是你打死了何少的狗?还扬言要打死他?”坤哥来到余仁杰面前对着余仁杰心平气和的问道。

  “没错,是我。但...”余仁杰行长解释,坤哥就用手势打住了余仁杰的话。

  “承认了就行,能动手我从来不会bb,何少你过来。”坤哥说完叫着何俊杰。何俊杰依言走向前。

  。O看fU正版!章/节hP上酷2◎匠网

  “来,兄弟,现在何少就在这里,你不说要打死他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何少死’。说完还把余仁杰从人群中拉了出来。意思就是看余仁杰敢不敢动何俊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今天去把家里的宽带弄好,今天晚上有空的话在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