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雄霸天继续向前探去。

  “这前面还有几具腐尸,臭死了”雄霸天皱着眉说道。除了天目,几人都照向他所指的地方,淡淡的尸臭味也慢慢传进鼻子。

  “这因该是之前政府派下来的人,尸体腐烂了,和前面的盗墓贼死法不一样,具体的我也分辨不出来”天目说完,再次让队伍渐进。一时间见到几个死人,余仁杰神经极度紧张。

  嗒,嗒,嗒。雄霸天的脚下传来水声,原来是条地下河,水位不高,在小腿这。余仁杰感受着小腿水的流向,现在大家是顺水而行的。越往前走水位越深,在水位到达膝盖时,前面的水声从温柔变得暴躁。

  “前面是瀑布,高约20米,暂时下不去”天目说道。大家走到瀑布边缘停下,这里的水流速度已经很快了,要不是余仁杰背上背着几十斤的东西,估计在这水流下会站立不稳。

  “鸟叔,你先去前面探探路,不要太深入。”天目吩咐道。

  “好嘞”鸟叔把行李袋丢给雄霸天,直接往前面一扑,那翅膀不知从何伸展出来,带着鸟叔向前飞去。就在鸟叔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之中,天目就盯着自己的手表,关注着鸟叔的移动方向。他们彼此的手边都能联系定位。

  “鸟叔已经脱离了我异能的观察范围”天目自言自语道,“喂,鸟叔,你那边情况还好吗?”联通鸟叔的通话器,那边久久没有回音。

  '@酷+_匠K网-i首发U.

  看着手边屏幕上代表鸟叔的红点一直在原地不动,又没回声,天目估计鸟叔出事了,让大家找下四周还没有用其他方法能下去的。半小时后未果。

  “霸天,要不你先跳下去,不要离开我已能的范围去下面探测下,随时保持联系。”天目估摸着二十米高的瀑布,只有雄霸天能安然无恙的跳下去。

  “好”雄霸天说完,就要脱掉自己身上的行李。

  “等下”余仁杰打断道。

  “怎么了?”

  “我们能不能用睡袋下去?我的意思是我们睡在睡袋里面,然后让水冲下去。我想这样应该没问题吧。”余仁杰的提议让天目觉得可行。睡袋能够完全缓冲自由落体的惯性。每个人的行李袋中都有睡袋的。

  “行,霸天,我们三个用睡袋下去,你将我们三人的睡袋捆绑在一起,然后放下去,你在自己跳下去。”天目说道。

  然后余仁杰,强子,天目三人把自己的睡袋充满气钻了进去,露出双手在外面抱住自己的行李袋,行李袋完全防水的,泡在水里也不会打湿里面的食物。雄霸天控制着飘在水上的三个睡袋,用绳子将三人牢牢绑紧后将三人放了下去。

  睡袋随着水流加速。冲下了河道。可能是大家低估了水流的冲击力。在三个行李袋先后砸进20米以下的水面时,余仁杰与天目强子绑着的绳子突然断裂,余仁杰的睡袋沉入了水底继续漂流着。。。

  “余仁杰人呢”强子从睡袋中钻了出来,看着一边的天目问道。

  砰,一边炸开一个水花,雄霸天也跳了下来。

  “霸天,你的绳子怎么系的,余仁杰的绳子断了,现在人还在河底下流着呢。”天目观察到余仁杰在水下的动向,但自己也无奈,水太深,水流太急,现在要潜水去追余仁杰是完全不可能的。

  “那怎么办,我下去救他”霸天说道。

  “算了,水流这么急,智能各安天命吧,我们向前游去,行李都丢了,霸天的留着。”在水下背着个行李袋游泳可不轻松。天目和强子虽然体力过人,但也禁不起长时间的负重游泳,留着雄霸天的一个行李袋就行了。

  三人暂时也没能力管余仁杰了,都冲着鸟叔那个红点游去,当三人来到鸟叔手表所在地。找了半天,才发现手表挂在山洞上面的钟乳上。此时山洞顶只离大家头顶3米不到。

  “人为的,大家小心戒备”天目看着挂在钟乳上面的表,鸟叔肯定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天目这么长时间的释放异能脑波透视,其实大脑也跟疲惫了。突然在他脑中传来一群人的身影,那群人正绑着鸟叔朝着天目等人飞来,没错,每个人都长着蝙蝠类的翅膀,瘦骨伶仃。眼珠子深凹着,但总体上还是能分辨出那些生物是人的形态。

  “吸血鬼?强子,霸天准备战斗”天目皱着眉说道。两人听到吸血鬼三字时虽然惊讶,但并不震惊。没一会三人就听到翅膀扇动的声音。。。。

  此时余仁杰被暗流已经带到了很远的地方。由于紧张,双手还抱着自己的行李袋,也正是因为行李袋的重量让睡袋没有浮出水面。这时余仁杰已经被地下河带出了不知道多少里。但长期没有透气的余仁杰没有虽然有窒息感,但并没有因缺氧而死去。可能是因为身体没感染,对氧气的需求量减少。

  在余仁杰长期缺氧之后进入了昏迷,双手因无力松开了他的行李袋。整体少了行李袋的重量,睡袋的浮力让余仁杰浮出了水面。由于睡袋被岩石柱档住,睡袋没有被地下河带走。

  不知道多久,余仁杰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着山洞顶上的灯,与其说灯不如说是夜明珠,因为那“灯”没有电线。这什么地方?余仁杰从睡袋中起身,好在水位只在胸口着,视线立刻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在睡袋的前面有一架棺材停在水面上。棺材看上去很是古朴和厚重。应该是沉香木做的。然后把视线从棺材上移开。

  “这是哪?天哪”此时余仁杰完全没有打开手电,因为完全没必要,着地方看上去就像个实验室。没错,就是实验室,四周墙壁都挂着夜明珠似的东西照明。余仁杰爬向岸边,站了起来。地板很光滑,上面全都是精密的仪器,但余仁杰却分辨不出这些仪器叫什么。而且仪器上面的金属光泽也和他常见的钢,铁,铜等不一样。整个实验室看上去一尘不染。而且有些仪器好像还在工作。

  “这不会又是华夏政府的某个秘密实验室吧,那那棺材是干嘛用的?”余仁杰自言自语到。内心有一万个问题。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生怕踩到蚂蚁一样。

  “有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