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多次的试探让他渐渐开始相信了哥哥的话,她很高兴的告诉了爸爸妈妈,起初两大人以为女儿在都他们玩。但在女儿的强制之下,两人也开始了测试游戏,两人多次的测试,渐渐让他们相信了自己儿子能看的见,就这样,他的能力被全家人所知,家人带着他去看医生,医生奇怪的对着他做了几个测试,于是也被送进了异能部。在异能部的开发之下,他真的看见了四周的东西,并且越看越远,而且还能透视,比热成像还精确。热成像只能看见热物体,而他的能力能透视看到房间内的一切,垃圾桶,被子,抽屉里的笔。。。。出众的异能让他成了异能部最受欢迎的辅助队友。异能部大部分人都和他合作过做过任务。

  这边吴永强再和欧阳雨婷吴爸讲着自己对异能的理解。那边,余仁杰被几个工作人员安放在了电椅上。

  经过这群科学家的研究认为,余仁杰是在被雷劈之后才拥有了元神出窍的异能,那么用电击的方法再次触发它体内的潜能,就能快速开发他的异能。

  余仁杰本人也同意了,只有尽快的找到宁志远,才能阻止病毒更大规模的爆发。

  做好一切之后,电击即将开始。一个拿着开关摁钮的科学家朝着余仁杰点了点头,点了下去。最开始时使用交流电36V,余仁杰虽然感觉到不适,但并没有到达自己的极限,痛苦的朝着那拿着摁钮的科学家点了点头,电压慢慢变大,40V、45V、50V、一些科学家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一般人在常用电压下能支持10分钟就不错了,余仁杰已经在不断加大电压下坚持了20分钟。当电压加到80V的时候,余仁杰头发间冒出了缕缕青烟。

  “停下,快停下,没看到他都昏过去了吗”吴永强大声阻止到,欧阳雨婷也大声叫道。在几人的阻止下,那名科学家也停止继续加强电压,生命力提示表也提示了余仁杰的极限已经到表了。最后把余仁杰抬到了一个水缸中放了进去。现在余仁杰的细胞极度脱水。

  生命力提示表显示余仁杰的生命迹象稳定下来后,大家都在等着余仁杰自然醒来。可能是因为被感染的原因,余仁杰的恢复能力极强,半小时后就醒了。

  “怎么样”深爱国问道。

  “什么怎么样?痛苦死了”余仁杰道,之前那被电击的感觉真不好受,那简直是酷刑,余仁杰现在可没胆子再尝试第二边。

  “你现在试试控制的你的异能”深爱国戳了戳手问道。

  “怎么试?”余仁杰反问道。

  “就是你现在闭上眼集中精神看能不能元神出窍,能不能看到帐篷外面的东西,或者更远的地方。”一边一个白花花的老者说道。余仁杰依言开始闭目集中精神,良久,余仁杰睁开眼睛摇了摇头。

  “哎,可能精神类的异能都难以掌控吧,深部长,我想我们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处理JD是感染者的问题。至于找到宁志远,暂时先放在后面吧,要知道JD市处理不好肯定会造成社会恐慌的,现在事发时间已经五个小时了,天亮之后肯定越来越多媒体和人会关注到JD市的异常封锁。”另一名穿着军装的老者说道,看上去和深爱国差不多年纪。可能是看要靠余仁杰的能力先找到宁志远是不可能的。

  “怎么处理?那些患者全杀光吗?你们自己看看M病毒的愈合能力有多强,这是紫薇卫星拍下的今晚得视频”说完,深爱国一边的屏幕上就出现了许多警察和那群疯子的开火场景。估计是三小时前的视频。一群疯子被打死之后,半小时后伤口基本上愈合完全,然后又重新爬起来追寻着猎物。还有一段吴永强和疯子打斗的视频,那些被吴永强烧死的疯子,半小时后也再一次的活蹦乱跳爬了起来。这次大家才知道事情的棘手程度比想象中的更难。

  “这群感染者几乎是不死之身,这也是为什么苏盟和美利坚这几十年来大力发展生化战士的原因。要想真正的处死他们,要么烧成灰烬,要么摧毁整个大脑。几十万的感染者,要想短时间处理完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进行核打击,要么在短时间内找到抗原”深爱国说完,深吸了口气,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此时面对如此大事也不知如何决定。

  “核打击不可能的,不说有不少生还者,核打击后此地几百年都不能在住人,这是国家和人民都不可能认可的事情,三小时前JD市所发生的事情已经秘密发出了电报。北平那边已经在组织所有有关单位对M病毒进行了研究,目前也没什么进展。”

  g更r新!最`◇快:u上1酷U匠`网$e

  “那现在怎么办”那位穿军服的老者打断了深爱国的话。

  “虽然他们对病毒的研究毫无进展,但是一个科学家对历史有很深的造诣。”

  “怎么还扯上历史了呢,这部扯蛋吗?”那位军装老者估计是北方人,性子急。

  “听我说完,这名科学家从这群感染者的行为特征找到了历史中的一群人与之吻合。”

  “一群人?历史中也有被病毒感染的人?不可能。古代不可能拥有能抵抗M病毒的能力,要是古代有M病毒感染者,人类早就不复存在了,他们是谁?”此时余仁杰等人都感觉不符合逻辑。有人就问道。

  “呵呵,你说的没错,这也是令我们吃惊的原因,古代到底是怎么控制M病毒的我们暂时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他们,他们就是相传已久的阴兵。开始古代阴兵就是感染者的观点一提出来就遭到了一群科学家的反驳,但那位科学家一一列正,再组织一群历史学家进行认证,发现古代唯一一次有汉字记载的阴兵打仗的阴兵和这些感染者非常相似,不怕死,不怕疼,只在晚上打仗,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长相吓人。和M病毒第一批感染者惊人的相似,现在的感染者外表还能保持毛发,肤色能保持正常,那是因为现在的M病毒已经经过了方博士的改善。”深爱国说到这,停了下来端着杯子喝了口水望着大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