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不知是谁,一脚把站在最外面一直为大家保驾护航的吴永强踢了出去。

  “谁”吴永强被踢出后回头大吼一声。但已经晚了,电梯少了一个人的重量门自然地关了上来。

  _看正4D版)章-,节Z~上_酷匠网

  “谁做的”电梯内余仁杰和吴爸琳琳都在寻找着那个把吴永强踢出去的人,特别是琳琳。看着哥哥被人踢出了电梯内,就趴在电梯门那边哭着喊着。吴爸眼神闪烁不定的望着大家,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了不自然,吴爸看谁都都像是嫌犯。

  “你们都是坏人,我哥救了你们,你们却害我哥呜呜”琳琳蹲在电梯里哭了起来。大家也是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余仁杰看着吴爸,给了吴爸一个眼神。吴爸就把琳琳拉了起来。往余仁杰靠拢。现在余仁杰手里有枪,是这里面武力最强的人。电梯马上就到了七楼。出了电梯之后大家都望着余仁杰,余仁杰深吸了口气道:“刚才所做之事,我现在暂时不追究其责任,但是,我们从现在开始起,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希望在我们没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安全之前,最好不要做一些伤人害己之事。”说完余仁杰就带着大家开始找欧阳雨婷的房间号。

  “仁杰哥哥,能不能先去救救我哥哥”琳琳眼巴巴的望着余仁杰。在她看来,在场的所有人只有余仁杰最不可能害自己哥哥,也最有能力去救她哥哥的人。

  “嗯等我把你爸和你安排好,我就下楼去救他。”余仁杰回道。这一楼房间挺多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欧阳雨婷家,按了下门铃。过了良久没人来开门,余仁杰心里开始担心了起来,在按了几下门铃还是没人。就掏出手机打着欧阳雨婷的电话。没多久就通了,余仁杰松了口气。

  “你在哪?”他问道。

  “我家房间”

  “我在你家门口,你出来开门”

  欧阳雨婷急急忙忙从房间里跑出来开门,之前因为害怕,躲在房间内没听到门铃。

  一开门,欧阳雨婷就像抱住余仁杰,但突然看到门外这么多人,挺意外的。余仁杰就解释了下说这些都是路上救出来的正常人。然后让欧阳雨婷安排下大家休息。欧阳雨婷家境不错,房子是四室两厅一厨两卫,安置十来号人还是勉强可以的。

  “仁杰哥哥,现在可以去救我哥哥吗?”琳琳现在还是很担心吴永强。

  “嗯好,你等我下”余仁杰让欧阳雨婷那了个充电宝给他,跟她说他要出去救一个朋友。换上充电宝,紫外线灯又亮了起来。然后把枪交给了吴爸。让他保护大家的安全,也是为了防止这些人有些图谋不轨的人。

  欧阳雨婷本想阻止余仁杰的,但想了想他的性子,也就作罢。琳琳看着余仁杰就要外出,就说到“仁杰哥哥,我和你一起去。”

  “额,琳琳,你还小,我不能带你出去,万一你除了事,我无法和你哥哥交代。”余仁杰道。

  “我很厉害的,不信问我爸爸。”说完琳琳就望着吴爸,仿佛在等待着吴爸的认定。余仁杰望向吴爸。吴爸虽然担心琳琳的安全,但也对琳琳知根知底,还是朝着余仁杰点了点头。

  余仁杰这就纳闷了,难道吴永强是吴爸的亲生儿子,琳琳不是?怎么看吴爸也不想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啊。带着不解,余仁杰拉着吴爸走到一边道“吴叔,我一个人下去找吴永强就够了,带着琳琳反而不方便呢。万一我照顾不周,还真无法跟你们交代啊”

  “仁杰,你也知道强子他的能力,我这一辈子最荣幸的就是有了两个善良而且与众不同的子女。强子他的能力是能放火,其实琳琳她也有异能,只是在强子的刻意保护下没有让异能部发现,也是想让琳琳不要做一些危险的任务。你带着琳琳去找强子,她能帮不少忙的。”

  “。。。叔,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强子怪罪我我可不担任责任”

  “去吧,强子现在应该还有能力应付那些疯子,时间长了我就不知道了,尽快找到他,估计他所剩的能量也不多了”

  说完,余仁杰就带着琳琳打开门,走向电梯打算前往一楼。

  打开紫外线灯,拉着琳琳的小手怕她走丢了。琳琳还是第一次被亲人除外的异性拉着小手,稍微挣扎了下也就让余仁杰拉着快步走向电梯。

  一路有惊无险,在电梯里余仁杰问着琳琳的能力是什么。琳琳神秘的对他笑了笑。突然琳琳的一根发丝猛然飘起,戳向电梯门。

  “叮”医生清脆的响声,那根头发就笔直的插进了电梯门内。

  “撕,琳琳,这么厉害?那之前困在车内怎么不用异能打跑那些疯子?”余仁杰问道。

  “我怕我头发扎进他们身上他们疼,而且,而且头发会脏”

  。。。。

  电梯到了一楼,余仁杰拉着琳琳走了出去,看着一地的疯子带着焦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知道是强子的杰作。

  “吴永强”“哥哥”余仁杰和琳琳呼喊着。但并没有听到回音。于是余仁杰和琳琳就沿着打斗的痕迹找去。琳琳一边找一边大声的呼喊着她哥哥。

  好在打斗的痕迹是朝着屋内去的,地上零零碎碎的疯子指引着两人强子之前路过的地方。还有几个没受伤的疯子在余仁杰两人四周徘徊,但又不敢接近。惧怕的眼神望着余仁杰手上的灯。余仁杰叫琳琳用头发插死它们,但好像她并不敢动用自己的异能杀生。毕竟她是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长达的女孩,并不能和常年执行任务的强子想必。在她看来,这些看上去凶狠的疯子,其实也是一群可怜的人。要让自己伤害一群可怜人,琳琳暂时还做不到。就在这时,余仁杰两人身后传来一声巨吼。

  双耳效应让余仁杰知道身后的生物肯定朝着自己扑了过来,本能的抱着琳琳扑倒向一边。啪,紫外线灯管破了。余仁杰心想: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为了满足读者的一些意象,每天多加一章。大家喜欢的希望推荐朋友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