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仁杰接起电话。

  “喂?”

  “喂,仁杰,出来了吗?”

  余仁杰一怔,估计着胖子还以为他还在警察局呢“嗯,在家呢?”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出这么大事呢?”

  “哎,一言难尽”

  “今天的聚会取消了,听说那几个同学家里要同时办理丧事,就在后天,到时候你也过来吧”

  “哦”胖子听余仁杰心情好像也不太好,说完就挂电话了。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余仁杰参加完同学的丧事,带着悲伤的心情回道了老家。这几天事情太多,余仁杰也没有在做到那样的梦。现在是初十,在老家过完元宵就要回JD市上班。当然,其实对余仁杰来说有了异能部成员之后基本上都不用上班了,一万元一个月的活动经费对余仁杰来说已经够了,而且余仁杰也从深爱国给的一个异能部网站了解到,异能部成员每完成一次任务都会有一定的奖金。而且网站内每年有2万元的购物金额。这让余仁杰一个穷屌丝瞬间有了科级干部的待遇感觉。

  余仁杰本想通过网站看能不能联系到其他异能人,对于一直做为普通人的他,对异能者很是好奇,但好像出于保密原则,网站和异能部是不支持异能者相互认识的。接取任务都是自己在网站看,觉得自己何时就接,要么就是等待深爱国的通知。

  这几天欧阳雨婷会时不时的打电话给余仁杰,她对他态度的改变,他也知道,但刘倩倩的死,对他打击还是很大的,回来的这段日子,小姨安排的相亲他也没去。

  就在这几天的时间,JD市的地下势力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一股神秘势力用两夜的时间扫平了JD市所有的地下势力。闹得整个JD市鸡飞狗跳。这点也引起了官方的注意。但由于这股势力的人来的快去的快,外加身手敏捷迅速和黑夜的天然屏障,让几头奔波的警察累的半死却也一筹莫展。

  当欧阳雨婷打电话给余仁杰时,余仁杰听了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告诉欧阳雨婷呆在家里。不要出去。

  15日当晚,举国上下都沉静在元宵佳节的欢乐气氛中,JD市一医院一名警察正在换药,这是前天抓捕斗殴人群时被人咬伤的。

  “我说你没事逞什么能,不知道外面那群亡命之徒情急之下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啊”换药的女医生正是这名警察的老婆,今天大多数医生都回去吃团圆饭了,今天轮到她值班。一边有一个可爱的女孩。一家人打算陪着女主在医院吃团圆饭。随便也还下药。

  “这不是为人民服务吗?”警察回道。

  “就是就是,爸爸是人民警察,是大英雄”8岁大的女儿在一边帮着父亲说话。满眼小星星的看着伟大的父亲。警察慈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

  “小孩子懂什么,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们母女怎么过?下次小心点”女医生嘱咐了下。

  “会的,会的,”看到丈夫每次都这么回答,她知道对他的嘱咐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就在拆开纱布的时候,警察的脸部表情突然凶悍起来,抓着妻子的手就咬了下去。

  “啊”一声尖叫划破了医院的宁静。

  在黎明路上,今晚车流量非常大,全城的交警基本上都站在岗位上指挥着交通。突然人群中出现了骚乱。一位在岗交警过去维持次序时,看到一名蓝发小流氓正抓着一个中年大叔咬。一边的人还在指指点点的说着着小流氓可能是狂犬病患者。在交警的帮助下,终于制止了那位小流氓,打算送往警局。。。。

  类似的事情很多,JD市在这一刻仿佛充满了暴力。大花都KTV,酒店,娱乐城,到处出现了所谓的狂犬病人。

  欧阳雨婷在家听着外面几小时没停过的警笛声。想起了余仁杰的话,立马锁死了大门。

  “仁杰”回道房间,她立马打了个电话给他。

  “雨婷,元宵节快乐”余仁杰回道。

  “余仁杰,好像出事了,外面一个多小时到处都是警笛声。我不敢出去”

  “你家里有人吗?”

  “没有,我爸妈前几天都出国了”

  “哦,你现在呆在家里,我现在就去JD市,你自己注意安全”

  “哦”

  更新W最☆)快上G9酷匠xz网

  挂了欧阳雨婷的电话,余仁杰再次打了个电话给深爱国。深爱国接了电话就说很忙,让余仁杰自己注意安全,一有宁志远的消息就联系他就挂了。

  一听深爱国让自己注意安全,余仁杰就知道,肯定是宁志远让病毒爆发了。

  发动车后,余仁杰在车上把所有能联系的JD市人都给联系了,同学,同事。特别是给胖子大段话是,那边吵吵闹闹的好一会才听见胖子说话,余仁杰直接让胖子躲在家里不要出来,说的胖子云里雾里的,花了好大一功夫才说服胖子回家。

  而其他人有的人对余仁杰所说的嗤之以鼻,很快就忘在了脑后。而余仁杰也懒得那些人听没听,也没像胖子一样耐心的劝说让其回家。

  在第一件事发之后,仅仅半小时,整个看守所的牢房都被关满了人,但这并没有阻止到JD市今晚得疯狂之夜。那些没有听余仁杰劝说的同事同学们,在一个小时后彻底后悔了,看着满大街的疯子抓人就咬,刚从酒店出来的他,刚从包厢出来的她,刚开完房出来的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余仁杰的同学群不断闪烁着同学们的信息,都在说着今晚得事情,有不少女生都吓的打字都不利索,都在求救。余仁杰在群里面发了句“尽可能在安全的情况下找到紫外线灯,那些“疯子”怕紫外线。”很多人就问余仁杰怎么知道,余仁杰也懒得回,把车速飙到最快。此时他最担心的就是欧阳雨婷。群里欧阳雨婷和孙梦也都在说让大家听余仁杰的。

  胖子王凯看到这两人都在群里支持余仁杰,在联想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在加上今晚余仁杰提醒他不要出去,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立马在抽屉了翻着东西。终于找到了一个激光打,这是紫外线激光打,以前读书的时候买的,放在抽屉里好几年了,点开开关,呼,好像捡到宝一样,吐了一口气。自语道“还好当年买了这个最贵的,不然其他的放这几年都坏了”

  余仁杰车速开到最大,一小时就到了JD市,好在余仁杰租的房比较偏僻,在路上虽然碰到了不少疯子,但70码的车速瞬间就甩掉了他们,就算是在限速路段余仁杰也没有一丝减慢,心想都出这事了,难不成还能吊销我的驾照?

  回到家,找到了那个被他放在一角的紫外线灯,再拿了自己放在房间了的充电宝,就前往市中心的天语花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说:

喜欢的话,追个书,帮忙推荐下,后面的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