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进异能部”

  “没关系,我们这个组织没有硬性要求,只要你拥有异能,就是异能部的人,在必要的时候部门才会安排任务给你,平时不会打扰你的正常生活”深爱国说道。

  “哦,对了,我那女同学的尸体在哪?”

  “在实验室,我们保管着”

  “你们是不是要那她尸体做实验?”说到这里,余仁杰的声音也变得冷淡下来。

  “你知道,这个在所难免的,他们家人我们会派人安抚好的,这点你不必担心,还有你那位女同学并没有死”

  “你说他还活着?”余仁杰直接激动的站了起来,双手拍在桌子上。

  “也不是还活着,只是还没死透。但也和死没两样了,方博士让实验室用营养机保存着她的大脑不至于死亡,但要真正意义上的救活她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那要怎样才能救他?”

  “抱歉,这个暂时没有办法”

  “能让我去看看她吗?”

  “不能,那个实验室连我也没资格进去。”

  “呼”余仁杰再次颓废的坐在了位置上。

  “好了,这次的审讯完毕,这次的审讯出去别跟任何人说,特别是异能部的事。你的异能我会回去和那些家伙研究下,等找到你的训练方法,我会在联系你。”

  余仁杰点了点头,反正进入这个异能部对自己没什么麻烦,至于人物,呵呵,打不了也就是做做梦而已。余仁杰想到。

  深爱国带着余仁杰去了一间办公室换了身干净的西装,毕竟浑身是血的走出去也不方便。深爱国从余仁杰的棉服里面拿出了那本笔记本,对余仁杰说道“这本笔记我没收了,它属于国家财产”

  “哦”换好衣服的余仁杰也没在意,这笔记本对他没有任何作用。拿回棉服,深爱国又给了余仁杰一个证件,余仁杰翻开一看。

  “公安?上面意思?我不当警察的”

  “在翻一下”深爱国说道。

  下一页写着异能部几个字。

  “有什么问题在任何一个警察局都能联系到异能部,公安的牌子只是个幌子,难道你以为我们异能部执行任务都拿着个异能部执照去抓人?”

  “知道了”

  “你保存下我的联系电话”余仁杰保存了深爱国的电话之后,深爱国又递给余仁杰一张银行卡。卡里面每个月都会有1万元的活动资金,算是异能部成员的工资吧。

  此时余仁杰出来天已经黑了。手里拿着染着刘倩倩血的棉服和那个紫外线灯。想打车回人民公园取车,拿出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电话,有胖子的,孙梦的,欧阳雨婷的,还有其他同学的,点开QQ群,群里面的消息全是关于十个同学进鬼屋的事情。而欧阳雨婷和孙梦一直在说是因为洞穴塌方造成了几人伤亡,就他们三个抛出来了。余仁杰知道肯定是政府为了保密工作,让欧阳雨婷和孙梦两人这么做的。

  没一会,欧阳雨婷的电话又打来了,余仁杰走在马路上拦了辆车。上车说了去人民公园之后他就接通了电话。

  “喂”

  ,酷N4匠网)永'久免√费看J#小*说@

  “喂,仁杰,出来了吗?”欧阳雨婷担心道。

  “嗯,刚出来”

  “还,还好吗”欧阳雨婷想安慰下余仁杰,但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几个同学的死她也很伤心,很恨自己没听余仁杰的话,如果自己当时跟着他及时阻止了大家进入鬼屋,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嗯”余仁杰嗯了声之后,那边很长一段时间没传来声音,但他也没挂电话,他知道她肯定还有话讲,只是不知道这么讲而已。

  良久“对不起”传来着么一句话。

  “没事,不是你的错”

  “呜呜,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都怪我当时没和你一起阻止他们进去。”做为一个女孩子,欧阳雨婷内心肯定比余仁杰脆弱的,本想打个电话安慰他,没想到话一出口想到那些死去的同学,欧阳雨婷在电话那边嚎嚎大哭了起来。

  “这不怪你,事情已经发生了,别想一些没用的”谁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也都不知道这么去安慰比。

  “仁杰,你在哪,我好想你”听着她的话,余仁杰沉默了一会,反问道,“你在哪?”

  “我现在在家,天语花园这”

  “好,你等下,我去接你”

  挂了电话,没多久就到了人民公园,他看着那辆萧章的车,叹了口气就走向自己车内。脑袋里还是不断闪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那些精神病人,那些被感染的动物,还有深爱国所说的一切,一时间整个世界观都已经改变了。让余仁杰非常不适应。下车买了包烟,抽着感觉舒服多了,启动车后就前往天语花园。十几分钟就到了。

  “喂,你在哪?”余仁杰打着她的电话。

  “我看到你了”

  没一会,余仁杰就看到欧阳雨婷向她走来,换了身粉红色的羽绒服。她直接走向副驾驶位置做了上来。

  “去哪?”余仁杰问道,看着她眼睛通红的,估计哭了很长一段时间。

  “随便”

  余仁杰再次发动了车子,漫无目的的开着,两人在车上一句话也没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随便找了间咖啡厅,开了个雅间叫了两杯咖啡,两人刚进雅间,欧阳雨婷就从后面抱住了余仁杰。

  “仁杰,我好怕”听着她的话,余仁杰翻过身来搂着欧阳雨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道“没事了,这不有我呢”她的身上很香,但余仁杰却无心欣赏。

  叽嘎,雅间门被打开,服务员端着咖啡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人,放下咖啡用异样的眼神退出了房门,欧阳雨婷娇羞的松开了手,然后坐在位置上喝着咖啡。

  今晚两人谈了很多,从读书说道昨晚,但都很默契的没有再提到今天的事。气氛再次轻松了不少,她还提到昨晚让萧章送她回家并没有同意他的追求。只是为了防止余仁杰和萧章发生矛盾。余仁杰问她为什么不同意,她说感觉萧章为人太幼稚,虽然知道对她是真心的,但怎么不能让她动心。这也许就是富二代的通病吧,处事充满着浮夸。

  “仁杰”欧阳雨婷叫着他的名字,望着他。

  “怎么了?”

  “问你个问题,能别说谎吗?”

  “问吧”

  “读书的时候,你,是不是喜欢我?”他没想到欧阳雨婷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但看着欧阳雨婷的眼睛,仿佛她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深吸了口气,余仁杰回道“是”

  听到余仁杰的话,她笑了,笑的很开心。余仁杰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天真的笑容,多小笑容能感染身边的人,欧阳雨婷的笑仿佛冲淡了余仁杰心理的郁结。

  “送我回去吧,很晚了”经过一晚上的交谈,两人仿佛都轻松了不少。

  开车把她送回了天语花园,余仁杰终于回到了家。洗了个澡在睡觉前欧阳雨婷又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了句晚安就挂了。

  今天很累,躺在床上余仁杰就睡着了,今晚又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了那个管理员,也就是宁志远。在一个房间了做着什么实验,而一边的玻璃缸中趟着的正是萧章。还有另一个人,在一边急切的眼神望着宁志远做着实验。

  第二天早上醒来,余仁杰就看到JD市各贴吧和新闻都报道着昨晚人民公园未开业鬼屋被十个成年人误入,塌方死了七人。很多人都评论着是死者作死,没开业的鬼屋也敢进什么的。

  想着昨晚的梦,余仁杰还想打了个电话给深爱国,给他讲明了一切,深爱国就问道:“你没看到哪个房间在什么地方吗?”

  “没有”

  “哎,我们还在研究着你的能力,如果你还有机会做着这个梦,就努力吧梦境的视角移到房间外面去,看看是在哪,也许我们就能抓到宁志远”

  “好的”挂了深爱国的电话,余仁杰就接到了胖子王嘉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