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聚会

  呼呼,余仁杰再一次被噩梦惊醒,踹着粗气,自从他上次到人民公园被雷击之后,隔三差五的酒做着不同的噩梦,今天梦到在一个鬼面大门内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生物,绿色皮肤的老虎,猴子,狮子,还有。。。人。那人在玻璃罩内绿色的液体内突然睁开眼盯着余仁杰,每次梦做到这,余仁杰都会被惊醒。余仁杰立马起床洗了个热水澡。

  现在是大年初六下午,余仁杰开着大众途观前往JD市,今晚高中同学聚会,高中,余仁杰挺怀念的。听其他同学说聚会分三日,因为大家大多数都是JD市本地人,所以参加的人很多。今晚是准备在喜庆楼聚下餐,时间定位下午五点。然后再去大花都唱歌。第二天好像是说什么去人民公园玩蹦极看动物什么的,第三天好像是去什么地烧烤。当然,这些都不是余仁杰考虑的事。余仁杰只是负责参加的人而已。

  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很快余仁杰就从老家到了JD市。把车放到余仁杰租房的小区,看了下手机,4点半正好。出门打车就前往喜庆楼了。为什么不开车去?余仁杰觉得这车是余爸买的,开去同学一问,余仁杰真不好意思说这车是余爸替自己买的。显得自己多啃老似的。不然凭余仁杰高中学历?出来才混了四年能买得起近二十万的车?

  出租车司机技术就是好,没几分钟就到了喜庆楼,这大过年的,市中心确实蛮堵的,还好余仁杰自知之明没开车来,不然凭他年底刚拿的驾照,估计又要送回去了。他看了下Q群,已经不少人到了,在群里问了句喜庆楼几号房。一群热心的同学报了好几个房间号,这让他还真不知道进那个房间好,突然QQ一震,原来是胖子王嘉发了个房间号过来,并且跟他说了房间在三楼。胖子高中时跟他关系很铁。他就直去三楼找他的所在的房间了。

  刚走到三楼,余仁杰就看见胖子王嘉走了过来“仁杰,好久不见”说完胖子就给了他个熊抱。

  “呵呵,三年了,死胖子你还知道回来”余仁杰和王嘉就他大一哪会回来过一次见过一次面。之后三年这胖子过年都在游山玩水,过年也就回来一两天,余仁杰在乡下也来不及见他。

  “呵呵,进去再说,今晚我们多喝几杯。”胖子拉着余仁杰就往房间走。刚进房就有人许多老同学打着招呼。

  余仁杰定眼一看,好家伙,在做的不都是后三排的学渣们吗,“哟呵,我们这群学渣全在这房间呢”余仁杰说了句“哎哎,我说,仁杰一进门就说我们是学渣,等会是不是要轮着敬他一杯,好让他为自己恶劣的言语付出代价是不是”王嘉在起哄这方面是个能手。

  ‘别,别,给位大学士,酒下留情’说完余仁杰就在胖子王嘉身边坐下。然后就跟这些老同学交谈了起来,大家虽然几年不见,但好几年的交情,说起话来还是挺随和的,还时不时的爆出以前班里发生的糗事。惹得大家大笑不已。特别是有一次宁辉和汪意坐在最后一排的卫生角那边,看着毛片,运气好正赶着班主任周扒皮就在监控室监控着班级纪律。气的班主任周扒皮直接踹开门把他两叫了出去,大家永远也忘不了他两出去后班上那忍俊不禁的场景。

  “今晚周扒皮也来,等会一起去敬他一杯?”胖子跟余仁杰说道,周扒皮当班主人时挺严的,但为人很随和,他教的正是物理,余仁杰作为物理课代表,当然也和周扒皮关系不错,这酒必须得敬的。

  “可以”这时人还没到起,余仁杰就问了下王嘉,为什么不包大点的包厢或者在客厅包几桌。这样分开坐敬酒就麻烦了,王嘉说大过年的大包厢早在年前就被定完了,客厅更不用的说,一天办好几场婚礼呢。更没有空位。想想也对。余仁杰也没再说什么。

  没过多久,余仁杰这桌终于坐的差不多了,也慢慢开喝了起来,还真不含糊,胖子一个劲的怂恿其他同学敬余仁杰酒。没开始多久余仁杰就喝了好几瓶。好在这几年他在社会没少很一些朋友喝酒。问题还不大。没过一会,余仁杰还真差不多陪喝了一圈,十几个人。

  “呵呵,大家喝的挺嗨啊”.在门口传来一个耳熟的声音。其他同学听到这声音纷纷起身打着招呼,这人是余仁杰班混的最开的,人也长的帅,家里也有钱家伙,听说这次聚会也是他出资的。叫萧章。人如其名,当年在二中也挺嚣张的,因此余仁杰也受了他不少气。王嘉也起身打了个招呼。全桌唯独余仁杰没起身,仿佛这一刻所有视线都凝聚在余仁杰身上,让余仁杰浑身不舒服。

  “呵呵,余仁杰,好久不见”余仁杰没想到萧章会跟自己主动打招呼,既然人家能给自己主动打招呼,余仁杰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冷漠,毕竟这是同学聚会,不能因为自己而破坏了这喜庆的气氛。于是起身也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余仁杰习惯性的职业生涯让他伸出了右手。

  看正版章h%节上z6酷匠…y网

  “呵呵,我在这敬大家一杯,希望大家今晚吃好喝好玩好”萧章并没有预期的伸出手,而是端着酒杯喝了一口转而走向下一桌。

  余仁杰尴尬的收回手,摸了摸鼻梁,“来来来,仁杰,我刚才还没和你喝呢”胖子知道余仁杰心里肯定不舒服,一个劲的跟他喝酒胖子也了解余仁杰和萧章的恩怨。当年萧章喜欢班长欧阳雨婷,而余仁杰和欧阳雨婷是同桌。因为余仁杰的物理好,欧阳雨婷问了余仁杰几道物理题,被萧章看到,余仁杰就被萧章和他几个哥们堵在厕所削了一顿,还警告余仁杰不要再和欧阳雨婷说话,不然看见一次打一次。余仁杰是属于贱骨头的人,萧章越这样,余仁杰就越表现的和欧阳雨婷亲近。之后两年为这事余仁杰和萧章也发生过不少矛盾,当然基本上都是余仁杰吃亏。现在想想余仁杰心气都不顺畅。

  “好了,以前的事别想太多,等会跟我一起去敬周扒皮一杯,群里说周扒皮就在前面一个包厢,欧阳雨婷也在”胖子拍了拍余仁杰的肩膀,在和大家聊了几句,余仁杰就和胖子一起起身说要去敬周扒皮酒,让大家一对一对去,免得一起去包间太急。

  端起倒满酒的酒杯,就前往前面一个包间。门是开的,余仁杰和胖子走进去,扫了眼,基本上都是女同学,也有少许男同学,比如副班长杨过新。学习委员胡立新。在班里有个非常响亮的外号狐狸精。当然,余仁杰最不愿意看到的萧章也在。而且就坐在欧阳雨婷的傍边,欧阳雨婷另一边就是坐在上位的班主任周扒皮。周扒皮那记忆犹新的秃头一点没变,看他满面红光,估计今晚喝的挺开心的。

  余仁杰胖子简单的和几位同学打了声招呼,就向周扒皮走去。在班上余仁杰和欧阳雨晴关系挺好的,但今天没有特意的去和她打招呼,毕竟好几年过去了,有点生疏,而且听说萧章为了追欧阳雨婷,特意让家人把他弄到和欧阳雨婷同一所大学。今天看她两座一起。在余仁杰看来估计是萧章追求欧阳雨婷成功了。

  “周老师,多年不见,你还和当年一样年轻。敬你一杯”胖子先敬了周扒皮一杯,夸得周扒皮直说胖子会说话。

  胖子敬完了,轮到余仁杰了,端着酒杯道:“周老师,发型一样没变,哈哈,这几年我虽然一直在JD市,但平时挺忙的,没去二中看望您,你别介,今晚趁这次机会,我自罚一杯”说完余仁杰就咕隆一口干了。说实话,在高中那年周扒皮挺看重他的,老夸他脑瓜子聪明,数理化都挺好的,就是英语不行导致他与大学无缘。那年考完周扒皮还特意打电话给余仁杰问了下他的成绩,让他挺感动的,这几年他不是没想过不去看周扒皮,而是不敢去。因为当年他对余仁杰太好了,没考好余仁杰也不好意思见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淹死的鱼 说:

本书情节发展比较缓慢,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能接受世界秘辛的人,过程肯定是要一定时间的。很多读者看完前两三章就走人了,那么抱歉,是我的错,但还是希望点进来的书友们能看完前十章。我相信前十章你只要花几分钟就能看完,所以还请所有喜欢《人类清除计划》的书友能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来了解本书。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