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医疗仓是定远号智能系统的研究成果,在2160年就已经开始投入使用了,后来经过无数代的版本更新,其各方面表现早已趋于成熟。

  智能医疗仓按治疗类别分成多种,有外科智能医疗仓、内病智能医疗仓、肿瘤智能医疗仓、病毒智能医疗仓等多种,它几乎能治愈人类的各种疾病,除了人体器官的自然衰竭。

  现在姜北和林品凡使用的正是外科智能医疗仓,它能治愈人体的各种外伤,包括骨折、皮肤表面的烧伤、软组织挫伤等。

  当病人进入智能医疗仓后,其首先会对仓内的病人做全面的身体扫描,然后列出需要修复的组织清单和时间,接着短暂的麻痹患者,然后才开始各个组织器官的修复。

  风逝上前看了眼两个人的智能医疗仓,上面显示,林品凡的医疗仓需要93分钟,姜北的医疗仓需要127分钟。

  他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的说:“唉,还是下手轻了,才这么点时间。”

  旁边的枫夕香笑道:“一个半小时还不够吗?难道你还想睡个午觉不成?”

  “时间不是太充裕,但也勉强够用了吧。主要还是现在的人身体素质太差,我怕出手太重要了他们命啊。”风逝无奈的说。

  “你以为别人都像你吗?能逆生长的人可不多。”

  “好了,既然时间有限,我就不废话了,我们直说吧,”风逝问:“昨晚那两起命案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指什么?”枫夕香问。

  “两起确定都是他杀吗?”风逝问。

  枫夕香颔首说:“是的,我能确定都是他杀。”

  “死因呢?”

  “是毒杀。”

  “毒杀?食物中下的毒?”

  “是的,两人都是晚饭后中的毒,后来我调查了食品回收处,在他们的食物中发现了同样的毒素,由此可以断定,有人在他们的晚饭中投毒。”枫夕香驽定的说。

  风逝想了想,问:“他们毒发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我们卫生部接到警报的时候是在傍晚6点半,两起都是,但根据我们的尸检结果,一个毒发是在下午5点40分,一个是在6点10分。”枫夕香说。

  “时间准确吗?”

  “准确,误差最大不会超过一分钟,你知道的,智能尸检机器人在这方面一向是不会犯错的。”

  “尸体现在在哪?”风逝问。

  “暂时在卫生部的停尸间,等案件了解之后才会送到生态部去处理。”

  “那好,能带我去看看尸体吗?”

  “当然,你跟我来吧。”

  两人刚要出外科室,跟在后面的风逝突然停下了。

  枫夕香发现后面的风逝没跟上来,便停下了悬浮椅,回头问:“怎么了?”

  风逝看着外科室里面的两个智能医疗仓,问:“夕香,在这医疗室内,你有除了舰长之外的最高权限吧?”

  “是的。”枫夕香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能帮个忙吗?”风逝问。

  “当然,你怎么跟我客气上了。”

  风逝呵呵一笑,说:“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能关闭整个医疗室吗?让低于你权限的人谁都进不来。”

  “你是担心姜北和林品凡的安全吗?”枫夕香问。

  风逝点头,说:“是的,舰长预感到他俩会有危险才把他们交给我,既然这活我接了下,就得对他俩的安全负责。”

  “你不是不信任舰长吗?”枫夕香笑问。

  “当然。”风逝说。

  #^更…¤新最:.快-◇上%#酷f?匠网

  “那你还对这任务这么上心?”

  “我做的一切可不是为了舰长,而是为了定远号。而且,既然活儿已经接了,就不能砸了自己招牌。”

  枫夕香笑道:“好,既然是这样,我可以暂时关闭医疗室,保证除了舰长谁也不进来。但是,你最好祈祷这一个多小时之内没有伤病患者,不然我可是要受处分的。我要是受了处分,第一个就饶不了你!”

  “谢谢。”风逝呵呵干笑两声,没再说什么。

  定远号的停尸间就在倒数第二层(巨型生态圈的那一层)的舰尾部,也就是医疗室的下面。

  风逝和枫夕香离开医疗室,乘坐舰尾部的升降梯很快就到了。

  停尸间的格局与医疗室很像,也是巨型长廊结构,但面积要小的多,毕竟在定远号上,一整年下来也死不了几个人,这地方建大了也是浪费空间。

  从停尸间的正门进去,是两排靠墙的停尸柜,分别是高3排,长20排,一共120个停尸位。

  枫夕香移动到左边一处停尸柜前,在上面按动几个按钮,接着,一个停尸屉从停尸柜上缓缓弹了出来。

  风逝和枫夕香分别站在弹出的停尸屉的两边,风逝低头看去,见停尸屉中躺着一具冷冻的尸体,样貌平凡,他并不认识。

  “你知道这人是谁吗?”风逝问。

  “我只知道他叫莫尔,其他的不太清楚。如果你想知道他的具体个人信息,还是去问运维部的亦羲吧。”枫夕香说。

  风逝简单检查了一下尸体,见其印堂发黑,嘴唇发紫,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症状,的确很像是中毒死亡。

  接着,他又检查了另外一具尸体,其死状特征跟上一具一模一样。

  风逝自言自语的道:“如果真是毒杀,那除了姜北和林品凡之外,生态部的肖韩就是最大嫌疑人了。”

  “但是……”他又沉吟道:“如果我是肖韩的话,我会蠢到在食物里下毒,直接引火烧身吗?或者说,凶手只是单纯的冲着姜北或者舰长来的?”

  一旁的枫夕香笑道:“风逝,每次委员会的例会你都不参加,但好像你对高层的事情一直都很清楚啊。”

  “我不参见只是见不惯那些人的嘴脸,但并不代表我对定远号的未来不关心。”风逝说。

  “那这次的事件你怎么看呢?”枫夕香问。

  风逝沉吟片刻,说:“凶手的动机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根据我的预感,他很可能是冲着舰长来的。赵彦兮上位不久,年纪轻轻,资历不够,根基不牢,很多人都觊觎舰长这个位置。定远号就是个小社会,权利的斗争从来就没停止过,这次也不例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