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林品凡被风逝接连毒打逼迫却始终凛然不屈,看的一旁的姜北心中暗暗佩服。

  虽然他的肉体孱弱,但他有一颗坚强的心。

  眼看着风逝又要下重手,姜北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他不顾身上的伤痛,扶着墙壁,拼尽全力的站起来,咬紧牙关,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双腿上,拼了命的向前跑去,双脚一用力,凌空跳了起来,从风逝的背后向他扑去。

  就在他跳起的一瞬间,他明显的听到了下肢传来的“咔嚓”骨裂声,那孱弱的双腿、干瘪的肌肉、稀松的骨骼,根本无法承受他那巨大的力道,双腿顿时骨折了。

  然而对于断腿,姜北根本不管不顾,他趁风逝不备,骑到他的背上,双臂紧紧的勒住他的脖子,大喊:“你个杂种!老子跟你拼了!”

  风逝的注意力全在林品凡身上,根本没想到姜北竟然不依靠悬浮椅能自己爬起来,更没想到他能冲过来骑在自己背上。

  然而风逝的身体素质毕竟远超常人,面对姜北的冲击,他也只是身子晃了两晃。

  q看正=版h章节nf上1酷o》匠$网

  他松开林品凡,两只手抓住姜北的手臂,用力一点点向外掰开。

  姜北勒住风逝脖子的双臂被对方渐渐掰开,尽管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但无奈力量差距太大,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

  最后,姜北的双臂完全被风逝抓在手里,风逝就势一个过肩摔,将姜北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一下,姜北被震得五脏六腑翻腾,浑身的骨头仿佛全碎了一般,就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姜北和林品凡两个人肩并肩躺在地上,都被揍得七荤八素,狼狈不堪。

  风逝晃了晃脖子,走回自己的悬浮椅,低着头,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姜北缓了口气,挣扎着对林品凡说:“品凡,你怎么不早说他这么能打啊,早知道我就不动手了。”

  “我说的还少吗?我听进去几句了?”林品凡鼻音很重的说。

  “我们现在报警还来得及吗?”姜北有气无力的问。

  “报个屁警啊,他就是警,你跟他报去吧!”林品凡没好气的说。

  “他不会宰了我们吧?”

  林品凡鼻音囔囔的说:“那谁说的准,这个变态干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我说我不来吧,舰长非让我来,结果来了被人打成这样,舰长这个傻B。”

  姜北一听“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心说林品凡这家伙也真是个妙人,越逼他越不说,不逼他反倒自己喷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风逝去而复返,将林品凡扛起来扔到他自己的已关机的悬浮椅上。

  接着,又回来,同样将姜北扛起来也扔到他自己的悬浮椅上。

  两人瘫软在自己的悬浮椅上,面面相觑,都不知道风逝接下来要干什么。

  风逝走到林品凡面前,伏在地上行了一个叩拜的大礼,说:“对不起,我向刚才辱骂舰长和把你打成这样表示诚挚的道歉。”

  林品凡见他这样,顿时傻了。

  然后风逝又走到姜北面前,同样行了一个大礼,说:“对不起,不应该把你打成这样,我向你郑重的道歉。”

  姜北的大脑瞬间当机了,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被风逝打傻了,现在出现幻觉了。

  风逝站起身,对两人说:“好汉不记仇,我把你们打了,也向你们道歉了,这事就算翻篇了,我这就带你们去医疗室,然后你们再跟着我去查案。”

  林品凡和姜北两个人怔怔的盯着风逝,表情呆滞,被他这莫名其妙的举动搞得完全石化了。

  风逝也不理他们,他给林品凡和姜北的悬浮椅设定了尾随程序,然后上了自己的悬浮椅,便准备离开。

  “等等,”姜北率先反应过来,皱着眉头说:“我说你丫的有病是吧!”

  “是啊,你才知道吗?”风逝很光棍的反问。

  姜北:“……”

  对方这样的回答,直接把姜北噎的没话了。

  风逝关上了休息仓门,驱动悬浮椅沿着走廊一直向前,林品凡和姜北的悬浮椅自动跟在后面。

  在休息区通往医疗室的路上,很多人看到了这样一幅极具喜感的画面:趾高气昂的风逝在前,后面跟着被揍的鼻青脸肿、瘫软在悬浮椅上的姜北和林品凡。

  不过很多人倒没觉得新奇,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于风逝来说,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去往医疗室的路上,林品凡忍不住问:“风逝,你是真有病,还是装有病?”

  “我真有病。”风逝头也不回的说。

  接着,他补充道:“如果一个正常人混在精神病人中间,那有精神病的就是这个正常人。”

  “我真搞不明白,你刚才这是闹哪出啊?”姜北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看看舰长委托给我的人值不值得保护,如果是个软蛋,老子才不接这活呢!”

  “保护?保护谁?”姜北追问。

  “当然是保护你俩。”

  “保护我俩?舰长是派我们来陪着你查案的,谁说让你保护了?”姜北不解的问。

  风逝回过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姜北,说:“你是傻B吗?拜托用你那猪脑子想一想,昨晚出了那两起命案,你以为凶手是冲着谁来的?如果你是凶手,你的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

  姜北一见他又喷脏话,本能的就要开口反驳。

  这时,旁边的林品凡伸手拦住他,说:“别说了,姜北,到现在你还没明白舰长的良苦用心吗?”

  姜北一愣,说:“你的意思是,舰长认为我们会有危险,对我们直说又怕引起我们的恐慌,所以才用这种委婉的方法,让这个变态保护我们?”

  林品凡点头,说:“是的,在定远号之中,谁都知道这个变态不好惹,让他来保护我们是最好的人选了。惭愧的是,这个变态在听到任务的一瞬间就都明白了,而我们却像个傻B似的一直蒙在鼓里。”

  前面的风逝听到了后面两人的对话,头也不回对后面竖起两根中指,说:“你们两个傻B再特么敢说老子坏话,我立马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

  林品凡靠在椅背上,想起舰长对自己的用心和自己刚才言语的冒犯,顿时觉得又暖心又愧疚,他眼眶微红,低声喃喃的说:“对不起,舰长,谢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