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赵彦兮的话,姜北心中不禁对他暗暗佩服,面对困难麻烦能这么从容镇定,并马上想到转劣势为优势的办法,果然不是非常人,看来他能当上舰长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姜北问。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赵彦兮笑道:“虽然断了一个线索,但是又重现出现了一个线索,我们只要查出这两起命案的凶手,赤白自然就会露出马脚的。”

  一旁的林品凡忍不住问:“但是,舰长,我们的麻烦怎么办?定远号已经很久没出过刑事案件了,出了这两起命案,一定会引起所有船员关注的,不论结果怎样我们都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的,如果这件事细究起来,难免会暴漏姜北的身份,这会引发连锁反应的,到时候情势会对您非常不利的。”

  赵彦兮从容的笑道:“这些我都知道,品凡,赤白这么做是在将我的军啊。我在找他;他在将我。呵呵,有意思,既然他想玩,我就奉陪到底,那就看看谁能顶住压力,坚持到最后吧。”

  “但是委员会那边……”

  “委员会那边我会尽量争取时间,”赵彦兮说:“品凡,我给你个任务。”

  林品凡听了马上挺直腰杆,声音响亮的说:“是,舰长。”

  “你去找风逝,让他立刻着手调查这两起命案,需要什么资源和权限尽管跟我提,但是动作要快,而且调查结果要对外保密,只对我一个人负责,明白吗?”

  “明白,但是……”

  “有什么问题吗?”

  “舰长,风逝本来就是治安部的部长,这是他份内的事,您只要对他下个命令就可以了,为什么还我要亲自去呢?”

  “风逝是个高傲的人,他从来不参加委员会的例会,也从来不向我上交报告,我知道我当上舰长有些人不服,他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吧。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个有本事的人,是个难得的人才。用人,就要先学会尊重人。我让你亲自去,是表达我对他的敬意。我以国士待人,国士定不负我。”

  “那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呢?那样更显诚意。”姜北忍不住问。

  赵彦兮摇头笑道:“折节下交也要有所矜持,如果超过了这个度,岂不是让人看轻了自己?”

  姜北听了深以为然,心中对他更佩服了几分。

  赵彦兮对林品凡半开玩笑的说:“还有,你找到风逝之后,你和姜北就呆在他身边吧,怎么说,你们也算是嫌疑人,不论是出于监视你们还是保护你们都是他的职责范围,而且他需要我提供什么协助,你也可以在中间传个话。”

  林品凡一听,顿时苦下来一张脸,他哀求道:“呆在他身边?舰长,这个……这个……我能拒绝吗?”

  “不能。”赵彦兮笑着说,但是语气却很坚决。

  “那好吧,遵命,舰长。”

  林品凡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带着姜北离开了舰长室。

  在去休息区的路上,姜北见林品凡情绪低落,心中好奇,问他:“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林品凡没好气的说:“哪不舒服?我哪都不舒服。”

  “是因为风逝吗?”姜北问。

  “别提那个变态,一想到他我就头疼。”

  “怎么?他这个人很难相处吗?”姜北又问。

  “何止是难相处,这家伙就是个精神分裂的超级变态施虐狂,你随便问一个原治安部的人就知道了,跟他在一起就像跟一头随时会暴怒的狗熊去捅马蜂窝,要么被蜜蜂蛰死,要么被狗熊拍死。”

  姜北听了心中一凛,说:“太夸张了,有这么严重吗?不会是以讹传讹吧。”

  “你知道七大部门里人数最少的是哪个部门吗?”林品凡突然问。

  姜北摇头,这种事情他当然不知道。

  :酷匠PW网o唯u一正*版Tl,%/其他r都h9是盗%Z版

  “就是治安部,”林品凡说:“知道治安部目前一共有多少人吗?”

  姜北再次摇头。

  林品凡竖起一根手指,说:“只有一个。”

  姜北听了大感意外,问:“你是说整个治安部只有风逝一个人?他是个光杆司令?”

  林品凡点头,说:“是的,知道为什么吗?”

  姜北摇头,但是心中已然猜到了几分。

  “就因为风逝是个变态,所有的下属都受不了他,所有人宁愿下地狱也不愿意进治安部。”

  “他既然是这样的人,为什么没人弹劾他?”姜北问。

  “因为没这个必要。定远号已经很久没出过治安事件了,要不是昨天出了刑事案,照这么下去,治安部早晚都会被取缔的,就像以前的机战部一样,哪还用得着弹劾他。”

  “既然风逝像你说的那么变态,那你知道以前的治安部里,在他手下最惨的一个人是什么样吗?”姜北问。

  林品凡回想了片刻,说:“我也只是听说,好像是在7年前吧,治安部里有一个人跑到上任舰长面前,拿着不知从哪弄来的钢筋扎自己大腿,整个大腿被他自己扎的血肉模糊,他一边扎一边对上任舰长说,要不把自己调离治安部,他就这么一直扎下去,直到扎死为止。”

  姜北:“……”

  “所以,姜北,作为好朋友,我给你一个忠告。”

  “你说。”

  “一会儿见到风逝,不论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或是什么变态的行为,你都不要激怒他。”林品凡警告道。

  姜北咽了口唾沫,说:“好的,我知道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经从顶层下到了休息区,林品凡头前带路,转了几个弯儿,来到了A7区,停在了13号休息仓门前。

  林品凡对姜北说:“我要敲门了,我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

  姜北点点头,说:“我靠,大哥,你别这样,我都被你搞得紧张了。”

  林品凡抬起一只手,缓缓的按动了休息仓的门铃。

  姜北发现,林品凡按门铃的手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

  他突然觉得,此刻面前的不是一座休息仓,而是一个树洞,里面住着一头冬眠的狗熊,如果吵醒它,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