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姜北和林品凡在角落里窃窃私语的同时,赵彦兮主持的例会照常进行。

  赵彦兮对众人说:“关闭第7服只是权宜的办法,如果想治本还是要把赤白找出来的,大家有什么想法就都说说吧?”

  赵彦兮问完,会议室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最后,还是肖韩开口,懒洋洋的对赵彦兮说:“这件事是矩阵中闹出来的,你还是问息拟部吧。”

  “默碎,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吗?”赵彦兮问。

  “想法倒是有一个,但是需要其他部门配合。”默碎说。

  “说说看。”

  “赤白进入矩阵的记录我再一次确认过了,由于他利用了歌德尔漏洞,我们始终是无法定位他的位置的。矩阵中的Eivso病毒我们确实是无可奈何了,所以,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在现实世界中将他找出来。我们冒着伦理和舆论的风险将姜北带出矩阵就是为此,姜北是唯一见过赤白的人,我们应该想个办法让他见到各个船员,以便他指认。”默碎说。

  “用什么办法能让姜北顺理成章的见到各个船员,又不引起公众的怀疑呢?”赵彦兮问。

  “我的权限只在矩阵中,那就要其他部门想办法了。”默碎说。

  “大家怎么说?”赵彦兮又问众人。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片刻后,运维部的部长亦羲轻轻咳嗽了一声,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就是得委屈点姜北,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你先说说看。”赵彦兮说。

  “现在很多船员在进入矩阵的时候,本体都喜欢呆在自己的休息仓里,所以他们的三餐饮食都是智能机器人送去的,如果我找个借口说送餐的机器人需要升级维护,那就可以暂时由人力代替了,如果姜北能胜任这个工作的话,他给各个船员送餐的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见到他们了,而且这个时候船员大都在矩阵里,这也降低了姜北暴露的风险。”亦羲说。

  “是个好主意。”赵彦兮转头问姜北:“可以吗?”

  “没问题。”姜北回答的很干脆。

  众人听了,有几个人微微点头。

  在定远号内,由于早已普及了人工智能,与人相关的服务工作早已由各种智能机器人取代,在很早以前就没有人做服务于人的工作了,甚至有一种思想认为,如果人去做机器能干的事情,那这种工作是卑贱和低下的。

  所以当姜北很痛快就答应的时候,众人还是颇感意外和钦佩的,当然,能这么想的也只是几个人罢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需要给不能用送餐机器人找一个理由了。”赵彦兮说。

  “这件事我可以办,”科研部的部长萍有落说:“我可以发一个通告,向全体船员说送餐机器人需要升级换代,这样就没人会怀疑了。”

  “很好。那么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就是姜北的身份问题。”赵彦兮问肖韩:“这个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在JZT决议通过的那天就准备好了,”肖韩说:“姜北这幅肉体之前的名字叫刘大得,父母已亡,他本人也很孤僻,除了进出矩阵之外几乎和别人没什么交流,由于长时间沉溺矩阵,再加上长期生活不规律,不久前脑过度疲劳最终导致脑死亡。抛开伦理感情不谈,可以说,真是一具理想的再生肉体。在定远号之中,几乎没人认识他。根据他的信息,我已经新建了一个出生ID,这是个完全凭空捏造出来的人,这个身份就给姜北吧,短时间内是没人会发现的。”

  “很好,这个新ID叫什么名字?”赵彦兮问。

  “叫路凉心,名字我起的,怎么样?很不错吧?”肖韩笑道。

  姜北听了一撇嘴,心说:“好你妹啊!这什么狗屁名字!”

  “那好,既然这样,就这么定了,计划从明天就开始实施。先从嫌疑最大的第7服玩家开始。默碎,你知道第7服玩家的休息仓分布吗?”赵彦兮问。

  “知道,E3区的人最多,大概70多人,剩下人数从多到少分别是F1区、I7区、C9区和A10区,剩下的一些区也有零星的分布,但都是各位数,可以放在最后排查。”默碎说。

  “很好。亦羲,根据嫌疑人数的多少,你安排一下,姜北送餐的顺序就按照这个来。”

  “好的,舰长,这没问题。”亦羲说。

  最Q●新O)章8C节9上酷P~匠J。网

  “姜北,定远号内从A1到J10一共分成100休息区,每个休息区大约有100人,你每天送6个区,早晚各三个区,也就是每天送600份餐,可以吗?”赵彦兮问。

  “可以。”姜北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为了找出赤白他比谁都积极,矩阵第7服对其他人来说不过是个虚拟世界,但对姜北来说一切都无比的真实,他渴望那个世界能恢复正常的一天,他更渴望自己能早日回去。

  对于姜北来说,那个虚拟的世界要比现在这个所谓的现实要真实多了。

  赵彦兮点点头,他对姜北的态度很满意,接着,他说:“林品凡,这几天你就跟姜北在一起吧,有关他的一切饮食起居等就麻烦你了。”

  林品凡一听,脸色顿时苦下来,他抱着侥幸的心里问:“好的,舰长。但是送餐之类的工作就不需要我陪他了吧?”

  “当然需要,他对这里不熟,你跟他一起,他有什么困难你要多帮帮他。”

  “好的,舰长。”林品凡嘴上答应着,心中却暗暗叫苦。

  “好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赵彦兮问众人。

  没人回答。

  “好,既然都没有问题,那刚才说的事情都分头去办吧,散会。”赵彦兮说。

  接着,一辆辆悬浮椅有序的离开了会议室。

  今天已经有些晚了,其他的事情都办不了了,林品凡带着姜北去了新给他分配的休息仓。

  会议结束之后,始终一言未发的司法部部长檀伟走在了最后,他眉头微蹙,以他对舰长的了解,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儿。

  他左右看看,见众人已经散去了,便驱动悬浮椅,加速向舰长室的方向追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