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姜北的问题,赵彦兮笑了一下说:“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的,但这个问题说起来话长,为了能够让你更好的理解,我想,你有必要先知道我们这个世界产生的背景。姜北,你知道我们这个世界的由来吗?”

  姜北听了摇摇头。

  赵彦兮笑道:“看来,你有很多的课需要补啊。”

  “贾维斯。”赵彦兮喊道。

  “随时恭候您的吩咐,舰长。”贾维斯的电子声音响起。

  “你在这里给姜北讲诉一下核战前后的历史吧,如果时间够用,就再给他讲诉一下定远号的航行历程和目前的状况。”赵彦兮吩咐道。

  “好的,舰长。您希望讲诉的时间为多少?以便我适当的增加或删减内容。”贾维斯问。

  赵彦兮想了一下,说:“时间控制在两个小时以内吧,挑主要的讲,一些细节可以让他事后自己慢慢补上。”

  “好的,舰长,谨遵您的吩咐。”

  赵彦兮对林品凡说:“你就留在这里陪他吧,我去一趟默碎那里,看看他那的情况怎么样了。”

  “是,舰长,这里有我您就放心吧。”林品凡说。

  接着,赵彦兮又对姜北说:“你先在这里了解一下真实世界的历史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们一会儿见。”

  姜北点头,学着林品凡的称呼说:“好的,舰长。”

  赵彦兮离开舰长室后,贾维斯在房间正中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一些图文和视频信息,向姜北讲诉起了过往的历史,就像它之前跟无数人讲过的一样。

  姜北认真的听着、看着、越看越是心惊,到最后已经震撼的无以复加。

  jj看q%正版章f节4a上酷NY匠{网O

  对于贾维斯讲诉的内容,林品凡早已看过无数次了,但因为舰长的命令,他也只得静静的陪在一边,耐着性子看着。

  核战前后的历史贾维斯只摘取了一些重要的事件并简单说明,只用了一个小时便讲完了。

  接着,贾维斯便开始给姜北讲诉定远号出航以来这100多年的历史。

  关于定远号历史的讲诉,贾维斯只是单纯的以概括性的语言叙述,并没有给姜北看历任舰长的航行日志,因为这是机密,只有现任的舰长才有翻看的权限。

  定远号的历史刚开始讲诉不久,赵彦兮便回来了,贾维斯见舰长回来了便自动停止了播放。

  “贾维斯,讲到哪了?”赵彦兮问。

  “舰长,按照您的吩咐,核战前后的历史已经讲完了,现在正讲到定远号第二任舰长路西法时期的事情。”贾维斯回道。

  “我记得矩阵的诞生是从第三任舰长开始的吧?”赵彦兮问。

  “是的,舰长。”

  “那就从第三任舰长时期讲起吧,解密第三任舰长丁亚东的航行日志,与矩阵相关的优先播放。”

  “可是,舰长,在场的姜北和林品凡并没有翻看过往舰长日志的权限。”贾维斯说。

  “我以第五代舰长的身份赋予他们临时权限。好了,贾维斯,开始吧。”赵彦兮吩咐道。

  “好的,舰长,谨遵您的吩咐。”

  房间中的大屏幕先是黑屏了一下,然后开始播放起第三任舰长丁亚东的航行日志。

  2137年3月5日,日志署名——丁亚东。

  我担任定远号舰长已经两年了,从定远号启航的那天起一直到现在,我们已经在茫茫的宇宙中航行了50年,遗憾的是我们始终没有找到适合人类生存的星球;但幸运的是,我们依然活着。

  从上一任舰长路西法开始,定远号逐步实现了人工智能自动化,大量的智能机器逐渐取代了人为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工智能的优势也渐渐显露出来,相对于人来说,智能机器的工作更加高效和稳定,几乎不会出错,从目前的定远号良好运行环境来看,上任舰长极力推行的人工智能举措极具远见和建设性,在这一点上,路西法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舰长。

  随着人工智能接管的工作越来越多,飞船上慢慢闲置了大量的人员,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就在昨天,定远号上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斗殴,三人重伤,十多人轻伤,这是一起严重的事件,在定远号50年的航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事后委员会对事件做了严肃的处理,但该问题产生的原因更值得我们重视。有人说,现在的定远号就像一个庞大的监狱,每个人都被判了无期徒刑,在这里降生,也将在这里死去。我们既是囚犯,也是狱警,在这样封闭的环境中,如果一个人无所事事是会疯掉的,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外表坚不可摧的定远号迟早会从内部崩溃的。

  ……

  2137年3月9日,日志署名——丁亚东。

  今天,委员会成员再次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的主题是商讨如何稳定定远号船员的精神状况,以避免上次群殴的事件再次发生。在会议中有人提出一个建议,主张开发一款大型的全息仿真系统,能完全模拟人类的五感,置身系统之中所感受的一切都无比真实,逼真的简直就像生活在现实中一样。

  这套系统可以产生多种用途,他能向船员快速的传授知识,模拟真实的场景训练,打造全新的通讯体系,更重要的是,它能提供非常全面逼真的娱乐。如果这套系统开发成功,船员置身其中可以完全像核战前的人类生活在地球上一样,那时,定远号将不再是一座大型的监狱,而是一座通往各个模拟世界的神域。

  对于系统模拟出的真实游戏世界而言,每一个玩家和管理员都可以是上帝,而模拟出的各个仿真世界,将成为一个个上帝的游戏。

  经过讨论,这套全息仿真系统的开发,在技术上并不存在困难,以目前的人工智能进化水平,我们完全可以在可预期的时间内完成。关键的问题在于它带来的伦理考验——过真的虚拟会冲淡虚假的现实。

  经过委员会的讨论,最后还是决定研发该套系统,至于它可能带来的问题,我们会再想办法慢慢解决。

  最后,我们给这套全息仿真系统取了个名字——全息模拟仿真去中心化分布式蜂巢虚拟意识矩阵,简称矩阵。

  我有一种预感,如果矩阵真的能够按照预想的那样开发完成并投入运行,它将对定远号乃至人类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