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非久久没有言语,他转头看向云七海,问:“这是你的主意吧?”

  云七海转头打量四周,顾左右而言他:“这里怎么弄的阴森恐怖的,你自己呆在这里不害怕吗?”

  “云七海。”墨非鹰隼般锐利的眼睛紧盯着他。

  云七海嘿嘿一笑,说:“我只是给他提个建议,毕竟朋友有难,不能眼睁睁的不管不是?况且,现在病毒猖獗成这样,你就不着急吗?你可是第七域的负责人,世界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是有责任的。”

  “云七海,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什么,病毒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但也请你明确自己的立场,不该插足的领域最好不要去碰。”

  “你想办法?据我所知,在病毒扩散的这几天你可什么都没做啊,我真不明白,你到底在干什么?你不会是怕了吧?”

  “什么都没做?”墨非笑道:“云七海,看来你的情报也有不灵的时候啊。”

  o酷◎d匠;网F正$版.首、‘发

  “哦?这话怎么说?”云七海问。

  “我现在这个肉体你知道是第几具了吗?”墨非问。

  云七海想了想,说:“D市的星河广场一次,上次在山庄一次,应该是第三具了吧?”

  “不,是第四具。”墨非说。

  “第四具?难道说……”

  “在盖德来到东京的第一天我就已经到这里了,你以为他明目张胆的启用元念扩散器我会不闻不问吗?云七海,在你到东京之前,我就已经在晴空塔跟盖德碰过面了。”

  “你说的可真轻松,当时可不止碰面那么简单吧?”

  “当然,我刚到东京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具肉体,我没想到盖德竟然拥有了明缘眼……”

  云七海笑道:“所以,你又被他干掉了一次?”

  墨非点点头,说:“我死了之后,不,应该说,是上一个我死了之后,额……我的意思你们能听懂吧?”

  姜北和云七海齐齐的点头。

  墨非继续说:“我死了之后,就在元念扩散器启动的当天,第七域里下设所有分区的负责人都率先感染了病毒,当天就都死了,几乎没人能幸存。虽然我跟盖德敌对多年,但我不得不说,他这次斩首行动干的非常漂亮,我很佩服。”

  姜北听听了暗暗心惊,他知道郑青霖是墨非的下属,难道她也死了?

  “那其他域的负责人呢?虽然他们在日本权限不足,但也不能坐视不管吧。”云七海问。

  墨非摇头,说:“他们也全都自顾不暇,在我记忆重新备份之后,我发现很多域的负责人已经联系不上了,恐怕他们也都凶多吉少了。”

  云七海越听越惊,他问道:“你们这些人的信息不都是高级机密吗?连我都不知道,盖德是怎么获得这些情报的?”

  墨非说道:“单凭盖德他是做不到的。”

  “你是说……”

  “是赤白,”墨非说:“这一切都是赤白干的,这是蓄谋已久的阴谋,赤白为了这次的行动早就做了周密的部署,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他真是个可怕的家伙,不动则已,一动便是致命的打击。我们从一开始就完全陷入被动了。”

  “我不明白,”姜北问:“你一开始就知道元念扩散器在晴空塔吧?”

  “是的。”墨非点头说。

  “你负责的第七域范围有多大?”姜北又问。

  “从当今世界地理的划分,包括整个东亚和北西伯利亚东边的部分。”墨非说。

  “就是说,在这些地理范围内你可以调动一切力量对吧?包括政治、经济、军事等。”

  “是的。”墨非再次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调用军队,或者用一颗导弹将晴空塔打掉呢?”姜北问。

  云七海点点头,他心里也有这个疑问。

  墨非叹了一口气,说:“是我大意了,一开始我对形势的预判出现了失误。我虽然在自己负责的区域中有至高的权限,但我更有责任维护区域内的平衡和治安,不能出现大面积的骚动和恐慌。你说的用一颗导弹将晴空塔打掉,那是最后万不得已才能使用的方法。我了解盖德的实力,一开始,我以为凭我自己可以解决问题的……”

  “但是你没想到盖德已经不是以前的盖德了。”云七海说。

  “是的,这是我的失误。”墨非说:“后来,随着形势的不断恶化,我也想过你说的这种极端的方法,但是那时已经晚了。”

  “为什么?”姜北问。

  “因为我的指挥体系已经完全崩溃了,”墨非说:“7天前,我的所有的区负责人就已经都死了,中层人员十不存一,我已经完全失去对第七域的控制了,现在我成了一个光杆司令。而且,因为短时间内换了两次肉体,记忆频繁的备份,我的元念大幅度衰竭,对天眼的运用已经大不如前了,我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才能达到原来的水平。但不幸的是,时间并不站在我们这边。”

  云七海啧啧叹道:“这个赤白,不愧是这个世界的主神,竟然一下闹出这么大动静,怪不得盖德这么热衷他的降临。”

  姜北听了墨非的话,表情有些失落,他说:“墨非,你的意思是,凭你的能力已经对Eivso病毒素手无策了吗?”

  墨非无力的点点头。

  “墨非,”云七海说:“就算你不行,你可以把你背后的主神请出来啊,毕竟他和赤白之间才能对等的较量。”

  墨非摇头,说:“没那么容易的。”

  “怎么?你联系不上你的主神吗?”云七海问。

  “是的,”墨非说:“只能他联系我,而我却无法主动联系他。”

  “这个世界发生这么严重的事难道他不知道吗?”云七海问。

  “也许吧,但等他知道的时候可能已经晚了。”墨非说。

  “什么意思?”云七海问。

  “因为时空观并不是绝对的。”墨非说。

  “你是说我们这里的时间流逝和主神那里的并不对等?”姜北问。

  “是的,”墨非说:“我们这里的一天,也许在主神那里只是一分钟。”

  云七海一听顿时傻了,他喃喃的说:“这么说,如果你的主神这时候恰巧睡了一个小时的午觉,等他醒来发现Eivso病毒的时候,我们早就死翘翘了。”

  墨非点点头,说:“对,就是这个意思。”

  姜北和云七海一听,全都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