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K}新章/节》上酷匠,W网

  盖德毕竟是见惯风浪的人,短暂的震惊过后,他迅速冷静下来。

  他坐起身,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的说:“我的元念消失了。”

  “确切的说,是被封住了。”姜北说。

  盖德微微皱眉,问:“这很像明缘眼的效果,你不可能拥有明缘眼,你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在儒溪村发生的事我没跟你细说,云七海发明了一种药水,可以短时间内模仿明缘眼的效果,能让中毒的愚者短时间内无法运用元念。”

  “哼,又是云七海。”

  盖德站起身,问:“我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吗?”

  “在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姜北很坦白:“我们拥抱的时候,我就已经把药水洒到你的后背上了。这种药水可以通过食物和挥发两种方式让人中毒,但后者起效慢,需要一些时间。”

  “既然是挥发,为什么你没有中毒?”盖德问。

  “因为在来之前,我就已经用了解药。”姜北说。

  盖德哼了一声,嘲笑道:“原来如此,姜北,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啊。”

  “盖德,我们有言在先,既然你输了,就该履行你的承诺,告诉我阻止病毒的方法。”

  盖德摇头,说:“姜北,你太着急了,还不是时候。”

  姜北皱眉道:“怎么?你想食言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盖德笑道:“我是说,我们之间的胜负未分呢,你太着急了。”

  姜北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哂笑道:“你在逗我吗?你无法运用元念的情况下还能赢我吗?”

  盖德笑道:“谁说我无法运用元念了?”

  姜北眉头微皱,问:“你什么意思?”

  盖德笑道:“云七海虽然聪明,但他发明的这种药水毕竟只是模仿明缘眼的效果,在真正的明缘眼面前,不过是雕虫小技。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赤白给我留下一些礼物对吧?”

  姜北听了一惊,失声道:“难道……”

  突然之间,一股无比强大的元念在盖德的身体中迸发而出,那元念的波动有如实质,就像在平静的池塘中投入一块巨石,那荡起的涟漪迅速向四周扩散,仿佛周围的空气中都产生了一圈圈的震荡波纹。

  此时的盖德仿佛天神下凡,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睥睨众生的压迫感。

  在这强大的元念面前,姜北冷汗直冒,彻底惊呆了。

  盖德笑道:“姜北,我说过,愚者之间的较量终究还是元念的比拼,在绝对实力面前,你那些雕虫小技不过都是笑话罢了。”

  在盖德的元念波动辐射之下,姜北的身体竟然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可这个时候却偏偏不听使唤,同时,姜北感觉到,自身的元念正在不断的消失衰竭。

  “姜北,你输了。”盖德淡淡的说。

  姜北脸如死灰,他很清楚,盖德说的对,这种情况下自己无论如何,已经赢不了了。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自己无计可施,一种深深的绝望顿时弥漫在他的心头。

  姜北心中悲愤,攥紧了拳头,浑身不住的颤抖。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沈诗晨那清丽脱俗、又略带骄傲不羁的笑脸。

  时光仿佛又回到了青葱烂漫的大学时光,他隐约看见沈诗晨在微雾清晨的操场上慢跑;看见她在图书馆中专注静怡的阅读;看见她在寝室中与室友侃侃而谈;更看见她与自己谈笑时的笑靥如花。

  姜北突然笑了,笑得欢喜又凄惨。

  我真是一个该死的白痴,那么美丽的风景,那么动人的笑颜,那么刻骨的幸福,曾经近在咫尺,几乎唾手可得,而自己却特么的眼睁睁的与她擦肩而过。

  不仅自己痛苦,更是辜负了佳人。

  我真特么的该死!该死!

  我死可以,但她,一定要活!

  不管这个世界在主神的眼中是什么,但对我而言,它都无比真实,无比美丽!

  姜北眼神坚毅,压低重心,摆出了一个要冲刺的姿势。

  盖德见状一愣,说:“怎么?你还想打下去吗?”

  “当然,胜负还未分。”

  “你疯了吗?你自己也应该很清楚吧,你赢不了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说着,姜北一个箭步冲到盖德面前,迎面一拳向他脸上轰去。

  没了元念的辅助,姜北的动作笨拙的连普通人都不如。

  盖德轻描淡写的抬起一只手,轻易的将他的拳头握在掌中。

  姜北牙关紧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半空中的拳头也难得寸进。

  “姜北,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别得寸进尺。”盖德冷冷的说。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而且,你的所作所为早已让我出离愤怒了。”姜北咬牙切齿的说。

  盖德眼中寒芒一闪,他手上用力,只听一阵“咔嚓”脆响,姜北的手骨顿时被捏碎了。

  姜北痛呼一声,倒退了两步,手骨尽碎,疼的他脸色煞白,满头的冷汗。

  盖德看到他的样子,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他转身走开,背对着姜北说:“你走吧,姜北,很多事情你是改变不了的,好好的在这个末世中活下去吧,也许终会有一天,你能理解我的想法。”

  “我理解尼玛!”

  姜北不管不顾,大吼着冲了上去,飞起一脚踢向盖德后腰。

  盖德背对着姜北,身体不动,抬起一脚向后踹去,去势又快又准,他这一脚后发先至,正踢在姜北胸口。

  姜北如断线的风筝般,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姜北伤的不轻,胸口的肋骨断了好几根,有一根直接扎进了肺里,他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咳血,疼的他身体一阵痉挛。

  盖德回头瞥了姜北一眼,对周围的属下吩咐:“给他包扎一下,送他走吧。”

  周围的属下中有几个见过姜北的,听到盖德的命令马上来到跑到姜北身边,准备对他做些紧急处理。

  “别碰我!都滚开!”姜北忍痛大喊。

  几个人被姜北的样子吓了一跳,都停下了。

  姜北牙关紧咬,仿佛用尽了仅存的力量,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对盖德说:“你站住,我们的事还没完呢。”

  盖德停下脚步,转过身,见姜北伤痕累累,满身的血污,气若游丝,仿佛随时会断气一般,而即便这样,他依旧瞪着一双眼,准备随时上来跟自己拼命。

  盖德心里也起了火气,满脸疑惑的大喊:“阿北,你到底怎么了!我们毁掉这个肮脏的世界建立更美好更理想的秩序这不好吗?你是一个曾经想自杀的人,你对这个世界也曾经绝望过吧?到底有多少眷恋值得你这样去做?这世界最后变成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

  “呵呵,为什么?”姜北惨笑道:“当然是为了救人?”

  “救人?救谁?”

  “沈诗晨!”姜北斩钉截铁的说。

  盖德一听,瞳孔睁大,顿时愣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