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白风色寒,飞雪满孤城。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夜已入深,雪势渐增,纷纷扬扬的大雪漫过天际,整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

  高耸入云的晴空塔孤傲的矗立在这风雪之中,俯瞰着茫茫天际下的卑微众生。

  在这大雪纷飞的平安夜里,注定将不会平安。

  姜北怔怔的看着地上那片孤零零的衣角,心中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最&%新章8节@A上酷3匠kn网:x

  从认识盖德以来,发生过的一幕幕快速从他的脑海中闪过,最后,画面定格在沈诗晨那苍白憔悴的脸。

  我说过的,这次一定要救她,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姜北心意已决,他向前踏出两步,踩着衣角站在盖德面前,目光坚毅,丝毫没有退缩。

  犹如一股无形的气浪,以姜北为圆心迅速向四周扩散,他元念全开,已然开了天眼。

  盖德冷笑:“怎么,想跟我动手吗?你别忘了,你对天眼的运用还是我教你的呢。”

  “盖德,病毒是你发起的,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阻止它,对吗?”

  盖德笑道:“是啊,我的确有办法,但我就是不说,你能怎样?”

  “你怎样才会说?”

  又是一股强大元念的扩散,盖德也开了天眼,他笑道:“很简单,你能打赢我,我就说。”

  “一言为定,你可不要食言。”

  “君子一诺,你认识我怎么久,什么时候见我反悔过?”

  “好!”

  姜北大喝一声,一抬手,也扯下自己的一片衣角,挥手一扔,抛在一边。

  “你我今天割袍断义,以往的恩情一笔勾销,拳脚无眼,死伤无责,谁也不必手下留情!”

  盖德笑道:“来吧,多说无益,我倒想看看,你哪来的自信敢挑战我。”

  姜北知道如今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盖德意志坚定,靠嘴炮是无法说服他的,到最后,一切还是要诉诸武力。

  当下他身子一低,脚尖一点,整个人飞速蹿了出去。

  姜北元念全开,利用行识眼已经将身体的各处机能调整到极限,在他飞速移动之下,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浓重粘稠,姜北甚至能感觉到身体划过空气时的那微弱的阻力。

  转瞬之间,姜北已经闪身到盖德背后,一手刀向他后颈切去,这一掌势大力沉,如果劈中非死即伤。

  盖德身子不动,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左手后探,正抓向姜北手腕。

  姜北这一下未用尽全力,尚有变化余地,他手腕急忙后撤,同时抬起右脚踢向盖德后腰。

  盖德依旧没有回身,他一下抓空,身子迅速下蹲,在姜北这一脚未踢中他之前,原地一转,左腿飞速向后扫去,正撩到姜北左脚跟上。

  姜北只这一脚维持平衡,这一下被盖德扫到,顿时整个身子倾斜,便要摔倒。

  还未等他身子落地,盖德已经转过身来,飞起一脚正踢中凌空状态的姜北小腹。

  姜北痛呼一声,整个身子如一枚炮弹般飞了出去,正撞在展望台厚厚的玻璃窗上。

  “嘭”的一声巨响,5米多厚的大型玻璃被剧烈的撞击震得一片龟裂,而姜北则从玻璃窗上滑下,“噗通”一声摔到地上。

  姜北的身体反应在自身元念的作用下已经发挥到了极限,但盖德的动作实在是太快,快的他几乎都看不清楚。

  交手只一个回合,姜北就受了重伤,他倒在地上,满口的鲜血,他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始终没有成功。

  盖德看着趴在地上的姜北,摇头道:“姜北,你这是何必呢,就算你不同意我的理念,就算我们做不成朋友,也没必要变成敌人啊。”

  姜北胸腹间如翻江倒海,难受之极,他想开口说话,可一张口,“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接着,便是不住的咳嗽。

  盖德刚才那一脚丝毫没有留情,出手极重,姜北不仅伤了胸腹,连肺部也跟着受到重创。

  姜北咬紧牙关,艰难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说:“盖德,你为了一己私欲,而置亿万人的性命不顾,这样做,是会留下千秋骂名的。”

  “千秋骂名?”盖德笑道:“哈哈,只有能承受的住千秋骂名,才能担得起万世流芳,将来我的坟墓上是牛粪还是鲜花,就不劳你操心了。”

  姜北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说:“盖德,你堕落的太深了。”

  盖德笑道:“这与堕落无关,只因我们的境界不同了,你看不到我能看到的东西,所以你不理解我的行为也很正常。”

  姜北强压下胸中翻涌的气血,弓下马步,说:“你这个顽固的家伙,看来说服你,终归还是要靠拳头啊。”

  “怎么?还要动手吗?”盖德笑问。

  “当然,我们之间的事还没完呢。”

  盖德不屑的一笑,说:“真不知该说你是勇敢还是愚蠢,你应该能感觉到,赤白已经大幅度提升了我的元念。愚者之间的战斗终归还是元念的比拼,现在我们之间的元念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你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你错了,盖德,”姜北微微一笑,说:“你忘了你在D市星河广场说过的话了吗?”

  盖德一愣,问:“你说什么?”

  姜北微笑道:“愚者之间的战斗终归是智慧的比拼,谁多想一步,谁就会多一份胜机。”

  说着,姜北身上突然发出一股频率诡异的元念波动。

  盖德脸色突变,他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心中暗叫不好。

  而这时,姜北强忍着剧痛又冲了上来。

  盖德想躲,可在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他眼睁睁的看着姜北冲进自己怀里,将自己撞了出去。

  这一下冲刺姜北用尽了全力,没有丝毫保留,盖德被撞的凌空飞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盖德心中疑惑,他发现自己的反应速度变迟钝了,而且,突然之间,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元念了。

  事情转变的太快,盖德躺在地上,一时间惊骇莫名。

  姜北蹒跚的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盖德近前,说:“盖德,你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