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来的路上,姜北心里始终抱有一丝幻想,虽然云七海言之凿凿,但在他内心深处,他真的希望这一切是云七海搞错了,他真的希望这一切与盖德无关,因为他早已把盖德当成了兄弟,他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变成像毕航那样的人。

  但此刻听到盖德亲口承认,这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落空了。

  姜北的朋友很少,社交圈也很小,最近这一年发生的种种,让他在盖德身上体会到了难能可贵的兄弟友情。

  但如今心爱的人生死未卜;最好的兄弟黑化堕落。

  这一切让姜北顿时倍感失落,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而同时,一股怒火,也渐渐从心中升起。

  他努力控制着情绪,问盖德:“Eivso病毒是赤白给你留下的吗?”

  盖德笑道:“当然,凭我自己是造不出这种病毒的,不然我早就用了,哪还会等到今天。”

  “在赤白占用我身体的那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姜北问。

  “没什么,他只是交代了一些事情,留下了几件礼物而已。”

  “其中就包括这种病毒?”

  “是的。”

  “这种病毒到底是靠什么传播的,为什么速度这么快?”

  “传播?”盖德笑道:“严格的说,这种病毒的扩散并不是靠传播的。”

  “那靠的是什么?”姜北追问。

  “你真的想知道?”盖德反问。

  “当然,我就是为这个来的。”姜北肯定的说。

  “那好,你跟我来吧。”

  盖德头前带路,重新回到电梯间,姜北也跟了进去。

  两人乘电梯来到350楼,这里是晴空塔展望台,四周360度配有高达5米多的大型玻璃,可眺望从塔底至约70千米远处。

  本来这里有咖啡厅、商店、餐馆等设置,但如今已经都被清空了,楼层正中摆放了一座大型机械,上面是一个椭圆形的玻璃圆状物,下面有一些操作案台,乍看上去像一座小型的反应堆,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下面盯着大大小小的屏幕,做着一些简单的操作。

  “这是什么东西?”姜北问。

  “这是元念扩散器。”盖德说。

  “元念扩散器?”姜北头一次听说这种东西。

  “是的,正常来说,一个愚者的元念扩散范围是有限的,最多也不会超过千米,但有了这个东西,它就会把元念的扩散范围增大百万倍,这可是一个可怕的数字啊,几乎能覆盖全球了。”

  “它扩散的是谁的元念?”姜北问。

  “当然是赤白的,我们的神。”盖德说。

  “这也是赤北留下的东西?”姜北问。

  “不,当然不是,他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大型的东西。这个东西是我早就准备好的,但是让它启动运转却需要我们主神的力量。”

  姜北看了看四周,没有见到一个晴空塔的工作人员,他问盖德:“这几天来你在这做这种事情,就没有其他人过问?”

  “过问?”盖德笑道:“我在自己的塔里做事情,谁会来过问?”

  “自己的塔?”

  盖德自信的笑笑,说:“当然,我可是这座晴空塔的真正所有人。”

  姜北听了顿时一愣。

  “这座塔在2011年的时候我就通过一些隐蔽的方式将它买下了,当时它可是世界第一高度,是扩散元念的最理想场所。谁知道后来迪拜又建了哈利法塔,比晴空塔还高,当时我也打算将哈利法塔买下了,但为了不节外生枝,最后这个计划就作罢了。”

  “但是,这一切跟病毒有什么关系?”姜北问。

  “阿北,我记得我跟你讲过的明缘眼吗?”盖德反问。

  “记得,明缘眼可以轻易控制普通人的脑频,可以静默愚者的能力。”姜北说。

  “不错,”盖德转头看向元念扩散器,说:“这个元念扩散器就相当于一个大型的,范围可以覆盖全球的明缘眼,这下你懂了吗?”

  姜北听了一惊,急忙问道:“但是谁能有这么强大的元念,即使有,又怎么能持续这么长时间?”

  盖德笑道:“这件事对我们来说简直不可思议,但对主神来说,这并不难。”

  姜北心中惊骇,怔怔的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盖德哈哈一笑,说:“当然是为了净化啊。”

  “净化?”

  “是的,”盖德扬起双手,激动的说:“这个元念扩散器能将影响扩散到全球,但因为力量被稀释的原因,在元念覆盖之下的普通人并不会马上死去,而是渐渐的被明缘眼控制,感染病毒的人都是我们提前设置好的,心存邪念的人与心地善良的人脑频是不同的,这元念扩散器的影响下,体质衰弱和品质低下的人会率先感染病毒死去,最后留下的,都是一心向善人品端正的人。阿北,到那时,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美好,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世界!这就是对整个世界的净化啊!”

  姜北越听心中火气越大。

  品质低下的人会率先死去?难道沈诗晨也是品质低下的人吗?

  简直就是在胡扯!

  姜北强压住内心的怒火,向元念扩散器走近了几步,问:“如果这台机器被毁了,病毒的扩散就会停止吗?”

  “当然,”盖德说:“元念扩散器如果被毁了,明缘眼对全世界的影响就会中断,所谓的病毒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那些已经感染了病毒,但还未死去的人会怎么样呢?”

  HM酷匠I3网}+永。E久*P免m费¤看小、说Z/

  “世人所说的病毒,不过是普通人在元念影响下的脑频反应,这是一个渐渐起作用的过程,如果元念停止了对他们的影响,他们的脑频就会渐渐恢复正常,过不了几天就会没事了。”盖德说。

  姜北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一挑,喃喃自语道:“好,很好。”

  盖德发觉姜北情绪不对,问道:“阿北,你怎么了?”

  姜北不答,默默的走到元念扩散器前,伸手抚摸着案台,面无表情。

  “盖德,”姜北头也不回的问:“你说,绝对的权利会导致绝对的腐败吗?”

  “也许会吧,不然要民主干嘛?”

  “那,绝对的能力会助涨绝对的堕落吗?”姜北又问。

  盖德没有回答,反问道:“阿北,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姜北缓缓回头,紧盯着盖德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盖德,你堕落了!”

  盖德一愣,他突然感觉得到一股强大的元念以姜北为中心像四周扩散,顿时暗叫不妙。

  与此同时,姜北瞬间开了天眼,他早已摸准了金属案台的震动频率,他猛地抬起一只手砸向案台,“嘭”的一声,案台上顿时被砸出一个大坑,同时姜北早已拉开怀中手雷的扣环,在砸出大坑的一瞬间将其扔了进去。

  “嘭”的一声巨响,仿佛整个楼层都跟着剧烈的震动,手雷在案台的内部爆了,云七海给他的这颗手雷威力巨大,强大的冲击波将整个元念扩散器炸的粉碎,一时间碎片四溅,一片狼藉。

  硝烟弥漫中,盖德站在原地,毫发未伤,他叹了口气,连连摇头道:“阿北啊,阿北,我的好兄弟,你果然这么做了,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