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七海话中的提示再明显不过了,就算姜北再蠢,他也猜到是谁了。

  “不,这不可能,”姜北一个劲儿的摇头,“这太疯狂了,他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可能?”云七海笑道:“你应该很了解他,他以前疯狂的事情可没少干,你觉得奇怪吗?”

  姜北心烦意乱,只是不断的摇头,他潜意识里很清楚,云七海的推断很有可能是对的,但他就是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他甚至不敢往下去想,因为越接近真相就越残酷。

  “姜兄弟,据我所知,你是来到东京之后才对Eivso病毒有所了解的吧?”云七海问。

  姜北轻轻点了点头。

  “直到现在你还没发现这中间有什么不对劲儿吗?”云七海问。

  “你指什么?”姜北反问。

  “在来东京之前,你在什么地方?”云七海问。

  “我在马尔代夫度假。”姜北回答。

  “那好,为什么你在马尔代夫的时候几乎对Eivso病毒一无所知?”

  “因为我那时很少跟外界联系,周围的人也很少提起病毒的事,而且马尔代夫也从来没出现过感染者。”

  “你不觉得奇怪吗?”云七海问:“马尔代夫是旅游胜地,全世界每天都有不同角落的人奔向那里,为什么Eivso病毒在全球肆虐的同时,身处过境频繁的马尔代夫却没有出现感染者?”

  姜北闻言一惊,隐约猜到了他的意思。

  “而且,就算你不主动跟外界联系,难道周围的人就不会谈论这个话题吗?你要知道从Eivso病毒出现的第二天起,它就已经占据了各大媒体的报道头条,全世界人不论是在谈论什么,只要交谈超过2分钟,话题就一定会转移到Eivso病毒上,可你身处的环境为什么就听不到一点消息呢?”

  经他这一提醒,姜北突然想到有一次自己追问小黑病毒的事,小黑说的含含糊糊,好像在故意隐瞒什么,而且谈话没说多久就被苏菲打断了。

  姜北越想越惊,“难道这件事情连她也参与进来了?这怎么可能!”

  云七海见姜北脸上阴晴不定,问:“姜兄弟,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姜北心绪起伏不定,胸怀激荡,怔怔说:“你是说……盖德在发起这种病毒的同时,故意隐瞒着我?”

  云七海点点头,说:“不错,虽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并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但你是知道的,我的猜测和预言一向很准的。”

  “他为什么这么做?”姜北犹自不信的问。

  “你指什么?是发动这种病毒?还是故意支开你?”云七海问。

  “两个都是。”

  云七海哈哈一笑,说:“这我就不清楚了,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本人呢。”

  “我会去找他的,会去的……”姜北喃喃的说,他瞥了一眼卧室关闭着的拉门,颓然的说:“亏我还一直把他当朋友,他竟然……”

  云七海笑道:“朋友?姜兄弟,你太天真了,歌德曾经说过:‘过放荡不羁的生活,容易得像顺水推舟,但是要结识良朋益友,却难如登天。’不要轻易相信自己的朋友,因为在背后捅刀子的总是所谓的朋友。”

  “真受不了你,那句话是巴尔扎克说的。”

  “这不是重点,呵呵,”云七海笑道:“重点是现在全世界病毒疯狂肆虐,而你的心上人又不幸感染了病毒,她可是随时会没命的。”

  姜北突然站了起来,问云七海:“你知道现在盖德在哪吗?”

  “当然知道,现在关于他的一切情报能卖大价钱。”

  “告诉我地址。”姜北不容置疑的说。

  云七海从怀中掏出纸笔,快速的在字条上写下一个地址,写完之后把字条攥在手里,却不着急给姜北。

  “给我。”姜北伸出一只手,向云七海讨要字条。

  “不急,”云七海笑道:“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姜北反问。

  “当然是关于我们之前的协议,情报换情报,我们可是有言在先,你进入神庙之后,要告诉我看到了什么。”云七海紧盯着姜北的眼睛说。

  姜北犹豫了片刻,然后摇头说;“对不起,我不能说。”

  云七海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问:“为什么?”

  姜北手指自己的脑袋,说:“因为主神赤白的意识就在这里,如果我说出什么敏感词汇,即使他处在离线状态也会知道的。”

  “这么说,你是想食言了?”云七海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一沉下脸来,却自有一股威压。

  “当然不是,”姜北说:“虽然我不能直接告诉你真相,但我可以给你一些暗示。”

  “哦?说来听听。”

  “你还记得之前你给我讲过那个鸡群的故事吗?”姜北问。

  “当然记得。”

  “你是对的,云七海,有的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你的预见和洞察力,”姜北说:“我们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养鸡场,我们都是被人饲养的鸡。而赤白,就是这个养鸡场的饲养员之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个变态的饲养员突然想杀掉所有的鸡?”云七海说。

  “是的。”姜北承认。

  “这件事情,其他的饲养员知道吗?”云七海问。

  “不知道,目前来看,这是这个变态饲养员的个人行为。”姜北说。

  “那,姜兄弟,你觉得我们这群鸡能够逃过这一劫吗?”

  “也许吧。”

  “这话怎么说?”

  “你觉得一只鸡能斗过一个人吗?”姜北反问。

  云七海听了耸耸肩,说:“也许吧。”

  姜北再次伸出一只手,说:“好了,现在可以把地址给我了吧。”

  云七海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把纸条递给了姜北,说:“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给你的不是一张纸条。”

  “那是什么?”

  云七海无奈的笑笑,说:“是一张死亡通知单。”

  姜北一愣,问:“这算是你的预言吗?”

  “就算是吧。”

  “到目前未知,你的预言有失算过吗?”

  “很遗憾,还没有。”

  “既然这样,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你说。”

  姜北瞥了眼卧室,说:“如果我回不来,你能帮我照顾好她吗?”

  云七海笑笑说:“放心吧,我对女孩子一向有耐心,尤其是漂亮的女孩子。”

  “谢谢。”姜北说。

  “不客气。”

  姜北走到卧室拉门前,轻轻拉开了门,深情的凝视沈诗晨片刻,即使是在重病之下、昏睡之中,她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美。

  z看正:版章节F上3I酷)V匠@m网I

  他依依不舍,却又不得不离开,想起过往与她的种种,那画面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既遥远又清晰,有甜蜜、有苦涩,但最多的,是那种深入骨髓的爱慕与期盼。

  如果这次我们都能活下来,我一定执子之手,去看星辰大海。

  姜北鼓起勇气,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这一吻转瞬即逝,却悠远的如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这一吻蜻蜓点水,却饱含了无数日夜的相思挂念。

  这一吻姗姗来迟,却是对过往蹉跎的救赎与反思。

  以前的姜北,在这一刻,已经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