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知道,单靠自己,很多事情是无法完成的,他需要帮助。

  他拿起手机(离开山庄时盖德送他的),找到通讯录里面盖德的电话,刚要拨通却犹豫了。

  他和盖德之间视彼此为兄弟,两人之间的关系却一直是平等的,盖德从来没有要求姜北加入组织,姜北对盖德也一直无欲无求,两人就像君子之交,淡薄如水,姜北喜欢这种感觉,无拘无束,来去自由,他不想破坏这种心照不宣的平衡。

  而且,姜北想到,如果想了解Eivso病毒的详细情报,找另一个人更合适,虽然自己并不愿意见他。

  但事到如今,他已经不能仅凭自己的喜恶行事了。

  %m看}正版0章R节K上“q酷匠网

  当下姜北不再犹豫,快速拨通的云七海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

  “哪位?”电话那头说。

  “是云七海吗?”姜北问。

  “是我。”

  “我是姜北,有件事情需要找你帮忙。”

  “哦哈哈,是姜兄弟啊,我就知道你会找我的,说吧,什么事?”云七海的语调轻松,仿佛天塌了都跟他没关系一样。

  “我需要一切关于Eivso病毒的情报,越详细越好,最好能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哈,近来买Eivso病毒情报的人真多啊,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我敢打赌,全世界之中,比我了解Eivso病毒的人不会超过3个。”

  “那最好了,我时间紧迫,你能把情报马上送来吗?”姜北问。

  “时间不是问题,我手头的资料都是现成的,但是这种事情光看文字可说不清楚,我们能面谈吗?”

  “可以,但是……”姜北瞥了眼躺在病床上的沈诗晨,说:“我现在有事走不开,你能来找我吗?”

  “当然,没问题,你现在在哪?”

  姜北心中清楚,云七海这家伙现在一定知道自己的行踪,此刻完全就是在明知故问。

  他也不点破,说:“我现在就在沈诗晨的住处,具体地点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哈哈,当然知道,你在那等我吧,用不了多久我就到。”

  姜北挂了电话,去卫生间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用水润湿,敷在了沈诗晨的额头。

  他知道这样于事无补,但起码,多少能让她舒服些吧。

  姜北坐在沈诗晨身边,无意间瞥见了墙上挂着的日历,突然发现今天已经是平安夜了。

  他不由得感慨时光飞逝,转眼间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而自己,都在干些什么呀!

  此时已入深冬,寒意浓重,从下午开始,窗外已经零星飘起了小雪,稀稀落落,若有若无。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姜北去开门,见来人正是云七海。

  姜北将他引进屋,说:“你来的可真快啊。”

  云七海一边脱去外套和皮鞋,一边笑着说:“我正好来东京办点事,就在附件,所以来的快。”

  “真的是正好在附件吗?”姜北似笑非笑的问。

  云七海嘿嘿一笑,没再说什么。

  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心照不宣,点破了反倒无趣了。

  两人进了客厅,在榻榻米中间的升降桌前对坐,姜北给他倒了一杯水。

  姜北也没心思寒暄,开门见山的说:“时间紧迫,多余的废话就不说了,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好啊,”云七海说:“我最近也很忙,不能在这耽搁太久。”

  “Eivso病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姜北问。

  “Eivso病毒是一种完全无解的病毒,目前为止,只要感染上就必死无疑,它传播速度极快,但传播途径目前未知,全世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感染者了,根据我最新得到的数字,目前因为该病毒死亡的人数已经达到90万,感染者的人数已经突破1000万,这个数字一直在以几何倍数的速度增长,如果照这么下去,不出一个月,全世界的人就死绝了,而且,在病毒的恐慌冲击下,社会秩序已经名存实亡,我预计不出一周,各个国家机构就会陆续彻底崩溃,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一片混乱,姜兄弟,这是彻彻底底的末世啊……”云七海滔滔不绝的说着。

  姜北听得不耐烦,忍不住打断他道:“你说的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稍微有心的人都会知道,除了这些,能说些我不知道的吗?”

  “那好,都知道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我说点深层次的,”云七海问姜北:“姜兄弟,我想你已经用你的方式了解过Eivso病毒了吧?”

  姜北点头。

  “那你觉得这种病毒的出现是偶然的,还是人为的?”云七海问。

  “自然界不会突然出现这么可怕的病毒,我观察过病毒的代码,这是人为的!”姜北肯定的说。

  “很好,这点跟我的看法一样,”云七海说:“既然病毒的出现是人为的,那你认为是谁干的呢?”

  姜北摇头,说:“我不知道,所以才来找你。”

  云七海笑道:“姜兄弟,你是当局者迷啊,你不觉得病毒感染者的死状与之前儒溪村的村民很像吗?”

  姜北悚然一惊,经他这么一提醒,姜北突然意识到病毒感染者的死状的确与当时被毕航害死的儒溪村民一样。

  姜北不可置信的抬起一只手指向云七海,睁大了眼睛问:“这一切都是你搞得鬼?”

  云七海一听赶忙摆手,顿时哭笑不得,说:“姜兄弟,我真是服了你的思维方式了,病毒马上就会要了你心上人的命,如果是我干的,我还主动来找你向你坦白吗?这不是有病吗!”

  “那你的意思是……”

  “你听说过天眼中的明缘眼吗?”云七海问。

  “多少听说过一点,”姜北说:“明缘眼只存在于传说中,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因为我之前研究的药水就是模仿明缘眼的能力,你在儒溪村应该领教过它的威力,这种药水无色无味,可以通过食物和空气挥发两种方式使目标中毒,前者效果快,后者效果慢,但造成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你是说……病毒感染者的死状与发动明缘眼造成的结果相同?”

  “是的。”云七海点头承认。

  “但是……据我所知,从来没有过愚者拥有过明缘眼。”姜北不解的说。

  “以前是没有,但现在不同了。”云七海笑道。

  姜北眉头微皱,问:“这个世界上已经有人拥有了明缘眼?”

  “不错。”

  “是谁?”

  “赤白,这个世界的一位主神,我想你比我更了解它。”

  姜北听了顿时一惊,他已经猜到云七海话中的意思了,越想越是后怕。

  “你是说,散播病毒的幕后真凶是……”姜北惊惧的已经不敢再说下去了。

  云七海呵呵一笑,反问姜北:“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次席卷世界的Eivso病毒,不觉得很像对人类的一次净化吗?”

  姜北闻听这话如遭雷击,整个人顿时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