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夜色中,姜北驾车开着远光灯一路疾驰。

  他与赤白交换意识之后,记忆中出现了一段空白期,当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盖德向他简要述说一遍事发的经过,并告诉他苏菲不辞而别了。

  苏菲临走时精神状态并不好,盖德很担心她的安危,但他有紧要的事又走不开,所以他拜托姜北找到苏菲,以免她出什么意外。

  盖德给了姜北一块手机,告诉他上面有导航追踪的软件,苏菲驾驶的车上有追踪器,500公里内有效,姜北按照手机上的导航就能找到她,但是要快,以免她中途换车,或者超出追踪范围。

  姜北本来有很多话想对盖德说,尤其是关于赤白的,但听盖德这么一说,他心中也挂念起苏菲的安危,他知道苏菲一直喜欢盖德,如今两人却成了亲兄妹,这么狗血的剧情换了谁也受不了。

  而且参照盖德和苏菲两人分别对童年的叙述,姜北瞬间就搞清了这其中的关系,苏菲被人贩子拐走,这里面盖德有莫大的责任,如果苏菲知道了这一切,她能原谅他吗?

  姜北心中焦急,他能体会到这次的事件对苏菲的打击有多大,他真怕她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寒冷的夜色中,姜北车子开得飞快,他知道开远光灯对对面的司机很不负责任,强烈的光线会让错车的司机短时间内失明,无法看清路况,但姜北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如果只开近光灯,对于前方的路况他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反应。

  姜北时不时的瞥一眼手机屏幕,上面两个闪动的小亮点正几乎微不可查的慢慢靠近。

  一个小时后,在距离山庄西面90公里处,姜北终于追上了苏菲。

  他鸣了几下车笛,然后超车到前面,别停了苏菲的车。

  姜北下了车,来的苏菲车前,透过挡风玻璃,他看到了她落寞的、惨白的脸。

  他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上去。

  这一段的国道正在群山之中,夜色已浓,阴云密布,路两边也没有路灯,黑暗中只有不停闪烁的前车尾灯,能提供着微弱的光亮。

  “苏菲,我知道……”姜北小心斟酌着自己的措辞。

  还没等他开口说完,苏菲一抬手,已经捂住了姜北的嘴。

  “什么都别说,我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安慰。”苏菲面无表情的说。

  姜北一时很尴尬,他本来在女孩子面前就笨嘴笨舌,这一下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车里一时显得很是沉默。

  苏菲渐渐松开了手,白了姜北一眼,略带埋怨的说:“唉,你可真蠢,难怪不讨女孩子喜欢。”

  姜北一愣,听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菲别过头,望着车窗外浓浓的夜色,轻声说:“小北,抱紧我。”

  “啊?”姜北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菲叹了口气,转身一头扑进了姜北怀里,两只胳膊紧紧环住了他的脖子。

  车子里空间狭小,姜北避无可避,被苏菲抱个正着,他顿时一惊,浑身如触电般,本能的就想挣脱。

  “别动!”苏菲呵斥道。

  姜北听了身子一僵,硬生生的挺在那里不动了,两只手不知所措的停在空中,完全不知道该往哪放。

  苏菲的声音转柔,温声道:“小北,别动,就这样,让我抱会儿。”

  姜北的脸色“腾”的红了,他眨巴眨巴嘴,想说些话来掩盖自己的尴尬,可张开嘴,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姜北感到苏菲的身体在微微颤动,刚开始动作很轻,渐渐的,幅度越来越大,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嘤嘤啼啼的痛哭起来。

  仿佛一根一直绷紧的弦,一旦松懈下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苏菲哭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伤心,仿佛所有的苦闷与委屈都伴随着这泪水发泄出来,姜北的肩头已经被沁湿的一塌糊涂。

  毕竟,就算她再坚强,也终究是个女子。

  随着苏菲的哭声,姜北的身体也渐渐松弛下来,没有了刚开始的那般紧张和尴尬。

  他双手轻轻将苏菲抱在怀中,轻抚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一切还有我呢,就算天塌了我帮你顶着。”

  姜北这一说,苏菲哭的更凶了,鼻涕眼里齐流,她一头扎进姜北怀里,哭的不能自已。

  姜北低头看着胸前湿润的这一大片,心说:“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就是这个原因吧。”

  车外夜色低沉,黑暗漫无边际;车内一个痛哭流涕,一个不知所措。

  过了半晌,苏菲渐渐止住了哭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从包里拿出了纸巾,擦干了鼻涕和眼泪。

  姜北晃了晃脖子,说:“你刚才哭的时候是不是开天眼了,怎么这么大力气,我都快被你勒死了。”

  苏菲“噗嗤”一声破涕为笑,她白了姜北一眼,伸手去掐他的脸蛋,娇嗔道:“勒死你也活该,看你那傻样儿!”

  姜北也不躲闪,就那么让她掐着,只一个劲儿的嘿嘿傻笑。

  苏菲收回了手,这一通痛哭仿佛将所有的悲苦心伤都发泄出去一般,她觉得心情放松了很多,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只是两只眼睛有些发红水肿。

  姜北见苏菲情绪好了很多,便问:“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苏菲摇摇头,眼神有些暗淡,她反问:“你呢?”

  酷匠网9唯一正)@版3,其他、n都z\是=盗V版/}

  姜北也摇头,他靠在后座上,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脑子很乱,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干什么。”

  “你还会回盖德那里吗?”苏菲问。

  姜北想了想,摇头说:“应该不会了吧,本来我就是想走的,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恐怕现在我已经不知道在哪了。”

  “小北,你会潜水吗?”苏菲突然问。

  姜北一愣,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不会。”姜北说。

  “想去潜水吗?”苏菲又问。

  “去不去都行。”姜北含糊的说。

  “想和我一起去潜水吗?”苏菲转过头,直视着姜北的眼睛问。

  “想倒是想,但是……”

  姜北话还没说完,苏菲已经一抬手捂住了他的嘴。

  “你这个家伙,总是这么婆婆妈妈的,”苏菲皱起鼻子,质问道:“我就问你想还是不想,你就说是,或是不是。”

  姜北呜呜几声,嘴里说出的话含糊不清。

  苏菲娇嗔道:“点头是yes,摇头是no,你是个大男人,痛快点!”

  姜北想了想,点了点头。

  苏菲见了展颜一笑,松开了手,说:“那好,左右你也无事,那就陪本姑娘旅旅游,散散心吧。”

  “我们去哪?”姜北问。

  苏菲笑道:“天大地大,本姑娘想去哪就去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