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之生死,犹如寤寐。

  当我眠时,卿梦已觉;

  我梦觉时,而卿方眠。

  轮回往复,或抵相思之债,或报灌溉之恩。

  然始嘈嘈,终归寂寂。

  想红尘之事,不过尔尔。

  纵夙愿难足,卿且为云渡飞马,我作雨洗石兵。

  撕洪破荒!

  冬日午后的山庄后院忽然阴云密布,狂风骤起,浓密厚重的铅云仿佛突然从绵绵群山间冒出来一般,翻滚着,奔腾着,铺天盖地的压下来,越来越浓,越来越近,越来越低,置身这震人心魄的天地风云突变之中,仿佛末世来临,天塌地陷一般。

  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在这天地之威面前,所有人都傻眼了。

  而这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刚才受伤倒地的姜北,正缓缓的站起身来,动作很轻,很慢,仿佛一个简单的起身,却经历了亘古岁月的漫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阴云骤风中,姜北仰天狂笑,笑声高亢激昂,带着睥睨世间一切的气势,就连这震撼天地的浓云疾风也仿佛一瞬间沦为笑声的背景。

  姜北笑声渐歇,他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笑道:“等了这么久,我终于进来了。”

  墨非看着眼前的姜北,惊的面无血色,他后退了几步,就像动物对危险有着预知的本能般,对此刻的姜北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他不知道在姜北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墨非当机立断,高声喊道:“全体都有!”

  他猛地指向姜北,喊道:“开火!”

  所有武装人员都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听到墨非的命名,顿时整齐划一的齐齐向姜北开火,没有丝毫的怠慢犹豫。

  十几个人,十几杆枪,顿时枪口齐齐喷出火舌,弹壳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铺天盖地的弹雨瞬间将姜北淹没。

  {看正版◇2章@节V上t酷匠f网mK

  短短的不到一分钟,所有人把子弹都打了出去,众人看向姜北,全都惊呆了。

  只见姜北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在他身前一米处的虚空中,所有射出去的弹头都停在了那里。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众人谁也不会相信这一幕。

  密密麻麻的弹头,就那么稳稳的停在了空中,就像嵌进了一面透明的墙壁。

  姜北笑道:“你们的欢迎仪式很热烈,但并不友好啊。”

  说着,他抬手在虚空中一划,所有的弹头都哔哩啪啦的掉落地上,仿佛弹头嵌进的透明墙壁突然坍塌了一样。

  看到这一幕,不论是开枪的众人,还是受伤倒地的盖德等人,全都傻眼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你们的热烈欢迎,我也应该有所回应才是。”姜北笑着说。

  接着,他缓缓抬手,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

  一股无比强大的元念波动瞬间以姜北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这元念的强大有如实质,就连没有天眼的人都仿佛能感受到空气中的冲击震动。

  所有持枪的武装人员,在这一刻身体都呆滞了,接着他们一个个身体向后仰倒,有如一片被割倒的韭菜。

  墨非吃了一惊,见自己带来的这些人全都面容扭曲,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都气绝了,那死状竟与儒溪村的村民一模一样。

  墨非脑中电光一闪,瞬间就意识到,这是明缘眼!

  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天眼中最强的明缘眼!

  墨非满脸的惊惧,问姜北:“你不是姜北,你到底是谁?”

  姜北笑笑,眼神深邃又犀利,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他对墨非说:“你刚才不是还声称要找我吗?怎么见了面反倒不认识了?”

  墨非身子一震,他明显能感受到此刻姜北身上的那异常强大的压迫感,感觉此时的自己就像一只被毒蛇盯上的青蛙,心情和意志都瞬间跌落到了谷底。

  墨非头上的冷汗顺着鬓角缓缓流下,他本能的想逃,可两只脚却像钉在了原地,怎么也动不了。

  姜北左手探出,轻轻一招,墨非手中的手枪竟脱手飞了出去,落入姜北的手里。

  “墨非,”姜北说:“目前为止,你是最强的愚者吧?”

  说着,姜北抬起枪,对准墨非,说:“我要打你的左膝盖,凭你的能力,应该能躲过吧。”

  对于墨非来说,躲开子弹并不难,但此刻面对姜北的枪口,墨非竟然心虚胆颤起来,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从内心深处不断涌出一股股怯意。

  “呯!”的一声枪响,姜北开了一枪。

  墨非看到了姜北扣动扳机的手指,他甚至能看到子弹飞行的弹道,他想躲,可身子就是不听使唤,就那么么眼睁睁的看着子弹打了自己的左膝盖上,血花飞溅。

  墨非痛呼一声,倒在了地上。

  姜北失望的摇摇头,说:“看来你躲不开啊,墨非,你真让我失望。”

  墨非双手捂着膝盖上的伤口,疼得额头冷汗直冒,他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发动元念,自己天眼所有的能力都被静默了。

  此时姜北对墨非完全是压倒性的实力碾压。

  愚者之间的战斗,如果一方拥有明缘眼,而另一方没有,那完全是一面倒的全方位压制。

  墨非突然怕了,内心的恐惧如崩溃的河堤,瞬间将他淹没。

  长久以来最担心最恐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墨非有如一下从食物链的顶端跌倒谷底,面对此时的姜北,他竟然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起来。

  姜北向前走了几步,靠近墨非,枪口对准他,说:“我知道你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记忆有备份,在这个肉体消失之前,有什么遗言吗?”

  “你……你到底是谁?”墨非话一出口,音声已经打颤了。

  姜北突然笑了,说:“你害怕了吗?哈,不可一世的墨非,竟然也有害怕的一天,在食物链的顶端呆久了,恐怕你早已忘了恐惧的滋味了吧?”

  墨非又怕又气,他努力的想控制自己的身体,可身体此时却偏偏不停使唤,他越努力,身体抖得反而越厉害。

  “现在就算告诉你也无所谓了,”姜北说:“墨非,你听好了,我叫赤白,是这个世界的神!”

  说完,姜北(赤白)对准墨非的胸口连开三枪。

  墨非就像一个待宰的羔羊,完全就是引颈就戮,毫无反抗的能力,他胸口中了三枪,抽搐几下,当场便气绝了。

  赤白扔掉了手枪,走到盖德身边,俯下身,一直手搭在他的肩上,笑道:“盖德,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此时盖德惊诧的无以言表,他激动的满脸通红,说:“你……你真的是……”

  “你伤的太重,先别说话。”赤白说。

  接着,盖德感到通过赤白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一股暖流瞬间流遍全身。

  盖德低头一看,见自己身上的各处伤口,正奇迹般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渐渐的,盖德不仅伤势痊愈,他甚至能感到自己身体里的元念比以往强大浑厚了无数倍。

  “盖德,之前我让你准备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赤白问。

  “全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盖德兴奋的说。

  “很好,”赤白笑着说:“我有一个计划,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开始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了。”

  说着,赤白站起身,迎着凛冽的狂风,高声笑道:“可笑的世界,准备在我的脚下颤抖吧,哈哈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