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了,兄弟。”盖德闭上眼,默默的说。

  悠斗靠在木栏上的身子渐渐软倒,身子下的血泊呈波纹状,缓缓向四周扩散,他身子一歪,不久便气绝了。

  姜北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悠斗时的情景,那天晚上,正是他开着车,和苏菲他们来接的自己,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偶尔会说几乎不痛不痒的笑话,而如今,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自己眼前走了。

  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而开枪的墨非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一股无名火在姜北心中渐渐的升起,他眉头深皱,不自觉的紧紧握住了拳头。

  这时,墨非走到瑠辉身边,瑠辉大腿血肉模糊,也伤的不轻,墨非枪口对准他,说:“你是个人才,不过可惜了。”

  接着他转头问盖德:“密码是多少?”

  盖德缓缓睁开眼,转头与瑠辉对视,两人眼神清明,没有丝毫的恐惧。

  “后悔吗?兄弟。”盖德问。

  瑠辉点头,说:“后悔,”然后他对着墨非竖起中指,说:“我真后悔没活过这个棒槌。”

  旁边的苏菲一听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虽然她此刻花容惨淡,却也是一脸的无畏。

  /M最|新i章f节上2酷r◎匠\1网*r

  墨非摇头说:“墨非,我知道你心如铁石,意志坚定,但凭我对你的了解,你并不是没有弱点的。”

  说着,他走到苏菲身边,蹲下身,枪口抵在她的膝盖上,对盖德说:“其实我很讨厌利用亲人逼供的方式,因为这会让我看起来像个反面角色,但这么做却往往很有效,你说对吗?”

  盖德听了脸上微微变色,强制镇定的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盖德,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墨非说:“选项一,你告诉我密码,然后我放这些人走,你要相信我的信誉,我一向说到做到。”

  盖德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那么,选项二,”墨非说:“我把你的亲妹妹浑身打满窟窿,让她在你面前受尽折磨,然后你永远的陷入痛苦和自责中,最后无奈的告诉我密码。”

  墨非这话一出口,姜北、苏菲等人都是一惊。

  苏菲柳眉倒竖,质问道:“墨非,你在胡说什么!谁是他的亲妹妹!”

  墨非顿了一下,然后说:“怎么?他没有告诉你吗?”

  苏菲听得一头雾水,满脸的错愕。

  墨非笑了笑,对盖德说:“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为什么一直瞒着她?是出于懊悔和自责,一直无法对她开口吗?也是啊,对自己的亲妹妹做出了那样的事,又怎么有脸再见她呢?”

  盖德怒道:“墨非,你闭嘴!”

  “哎呦呦,生气了啊,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吗?”墨非笑道。

  苏菲一脸的惊愕,她转头问盖德:“墨非说的是真的吗?”

  盖德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直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苏菲见盖德这个样子,已然是默认了。

  这打击突如其来,她顿时如坠冰窖,整个人降到了冰点。

  童年时那段黑色的时光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苏菲心神巨震,无数委屈酸楚涌上心头,不自觉间已然潸然泪下。

  墨非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完全不为所动,对盖德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密码是……”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后面劲风袭来,连忙原地转身,同时一只手向后探去正抓在姜北手腕上,墨非手腕一抖,反向扭转姜北肘关节,姜北顺势身子180度翻转,抬脚正踢在墨非另一只持枪的手腕上,手枪顿时脱手飞掉了。

  此时,姜北头朝下,脚朝上,双手旋转,整个人原地转动起来,一只脚横向扫来,正踢向墨非小腹,姜北这一下已经欺进墨非怀里,墨非中路大空,只得松开姜北手腕,急忙一个后仰铁板桥,才堪堪避开这一击。

  姜北这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正是不久前郑青霖用来对付他的,这一次现学现卖倒也用的有模有样。

  就在墨非闪开的一瞬间,姜北就地一个翻滚捡起墨非掉落的手枪,抬手对他便是两记点射。

  姜北动作很快,但墨非的动作更快,就在姜北抬手的一瞬间,墨非已经趴下身子,双脚在地面用力一点,整个人避开子弹的同时如炮弹般发射出去,正撞进姜北怀里,这一下去势太快,姜北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被撞飞了出去。

  从姜北突然偷袭到墨非一招制敌,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在电光火石之间,等众武装人员反应过来,姜北已经倒在地上了。

  周围的武装人员不约而同的抬枪瞄准仰倒在地上的姜北,作势就要射击。

  “先不要开火!”墨非忙喊道。

  众武装人员的手指扣在扳机上,同时停了下来,但枪口始终对着姜北。

  “姜北先生,你真的不知道自重吗?”墨非面色不悦的说。

  姜北躺在地上,这一下被撞的不轻,肋骨被撞断了几根,疼的他一头的冷汗,已经无暇回话了。

  “哈,你想逞英雄吗?”墨非笑道:“但是逞英雄是要有与之相应的实力的,你有这个能耐吗?你这么做很愚蠢啊,除了会给自己带了多余的皮肉之苦,你能改变什么呢?”

  姜北很清楚自己不是墨非的对手,但看到苏菲伤心欲绝的样子姜北实在无法原谅墨非的所作所为,墨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为方式他早就领教过了,对他的这种攻心的手段,姜北感到深深的厌恶。

  擒贼先擒王,姜北相信,只要能制住墨非,其他人便容易对付多了。

  但最后还是失败了。

  盖德说过,没有愚者是墨非的对手,这次姜北确信了,这其中也包括自己。

  墨非没有理会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姜北,他捡起地上的手枪,重新来到失魂落魄的苏菲身边,蹲下身,又将枪口抵在她的膝盖上,问盖德:“我再问最后一次,密码是多少?”

  盖德转头看了眼苏菲,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不忍,鼻子一酸,眼眶竟然不自觉的红了。

  “我给你5秒钟的考虑时间。”墨非说。

  姜北倒在地上,强忍着剧痛,脑中心思急转,想着能救众人的办法。

  “5”墨非面无表情的说。

  “想想办法啊!想想办法啊!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一定会有办法的!”姜北急的满头是汗。

  “4”

  苏菲闭上了眼,无力的靠在背后的木栏上,此刻她心如死灰,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3”

  盖德紧咬嘴唇,心中天人交战,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2”

  正在这时,姜北深层潜意识中,又响起了赤白的声音:“姜北,要换吗?如果是我,可以瞬间搞定一切的。”

  不能换!不能换!如果让赤白来到这个世界必将是一场灾难,这一点姜北始终坚信。

  “姜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苏菲就这么受辱,或者死去吗?”赤白的声音低沉,又充满磁性,在无边的黑暗意识中听起来极具诱惑力。

  是啊,我要救苏菲,绝不能让她有事,但是如果换过来的话……

  “你还犹豫什么,时间可不等人啊。”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姜北眉头深锁,心中矛盾至极。

  “1”

  墨非说完,手指一动,就要扣动扳机。

  “我说!”

  “我换!”

  与此同时,盖德和姜北同时大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