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初升,阳光洒下,冬日的寒风中,病院的后院里早已花木凋零。

  姜北如傻了一般,怔怔的坐在长凳上,他回想着刚才沈诗晨的话,他悔恨又自责,觉得自己蠢得简直无可救药。

  这时,一个男人径直走过来,坐到长凳的另一端,说:“对不住,姜兄弟,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该来,但是,看到你这个样子真是急死我了,实在是没忍住。”

  姜北转头,见来人正是云七海。

  “你来干什么?我想一个人静静。”姜北说。

  “嘿嘿,我知道我这个时候出现一定招人烦,不过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没想到你这么笨,我这个旁观者都替你着急。”云七海笑着说。

  姜北转头打量四周,见空旷的花园中视野极好,并没有什么明显遮挡物,他问道:“你说听到我们的谈话了?我敢肯定刚才周围没人,你怎么听到的?”

  看`正l版`章节☆(上$!酷匠q#网

  “这个嘛,本来是我们组织的机密,不过对姜兄弟你嘛,我一向很坦诚,只要是通讯设备,我们都可以监听,包括手机,电脑,电报等等,比如刚才,沈诗晨身上的手机就相当于一个窃听器,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听到她周围5米内的一切声音,怎么样?很酷吧。”云七海笑着说。

  “怪不得你能掌握这么多情报,原来是这么来的啊。”

  “嘿嘿,这不过是些雕虫小技,不过倒是你,明明有那么强大的能量却放着不用,真是暴殄天物啊。”

  “什么意思?”姜北问。

  “据我所知,你现在已经拥有了名色眼、行识眼和六处眼,虽然用的还不熟练,但是简单的技巧应该能掌握了,刚才你为什么不用天眼,你要知道,用名色眼你可以轻易窥探她的想法,用行识眼你甚至可以改变她的意愿,这两个技能可是泡妞的利器啊,你却放着不用,你脑子进水了吗?”

  姜北惨然一笑,问:“云七海,你真心爱过一个人吗?”

  云七海摸着下巴沉吟说:“爱过是爱过,真不真心,我得好好想想。”

  “如果你真心爱过一个人,就会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你会把你爱的人当做一个傀儡吗?你会用其他的力量去控制她吗?别人会不会这么做,我不知道,但我不会,因为那么做是对她的亵渎,更是对我自己的侮辱。”

  云七海一愣,随即呵呵一笑,摇头道:“姜兄弟,你还真是愚蠢啊。”

  “这点我承认,”姜北说:“愚者,愚者,如果是聪明人,会让别人在自己脑袋上开个洞吗?”

  云七海听了哈哈大笑,他拍着姜北肩膀说:“说的好,姜兄弟,既然成了愚者,就没有什么聪明人,有一个算一个,都特么蠢到家了!”

  “那么,姜兄弟,”云七海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呢?”

  姜北双手抱头,说:“我不知道,我现在脑子很乱。”

  “姜兄弟,你就从来没想过,你为什么会和沈诗晨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云七海问。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姜北说。

  “姜兄弟,这世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所有的事情都逃不开因果,”云七海说:“比如说,为什么苹果会掉下来?因为万有引力;为什么男女间会相爱?因为他们体内的荷尔蒙;为什么存在昼夜更替?因为地球的自传……等等等等。一个事件的发生必然有它的因,同样,一个事件作为因也必然有它的果,因果之间生生不息,形成一个庞大的因果链,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在其中,没有什么能逃得掉……”

  姜北听得不耐烦,打断道:“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重点。”

  “姜兄弟,我的意思是,你和沈诗晨现在的关系是果,你就不想弄清楚它的因吗?”

  姜北眉头一挑,问:“它的因?”

  “不错,只有弄清事件的因,才能明白因果链的本质,这样才能在当下种上好的因,有了好的因,将来才能结好的果。”

  姜北听了摇头笑道:“你别逗我了,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无稽之谈?这从何说起?”云七海说。

  “因为你所说的因果链是有局限的。”

  “局限?不,不,不,它包罗万象,是世间的真理,怎么可能有局限呢?”

  “那好,我问你,”姜北指着天上飞过的乌鸦问:“鸟儿为什么会飞?”

  “因为它们有翅膀。”云七海回答的很干脆。

  “它们为什么会有翅膀?”

  “因为它们的祖先有。”

  “为什么它们的祖先有?”

  “因为它们的祖先面对生存竞争进化出来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进化?”

  “因为当时的生存环境改变了它们的基因。”

  “为什么基因面对环境会做出如此的改变?”

  “因为基因的内部结构就是这么设计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设计?”

  ……

  两人一个问,一个说,始终针对一个问题刨根问底的问答下去。

  最后云七海实在架不住了,说:“行了,姜兄弟,你别问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姜北笑道:“这么说你承认我所说的局限了?既然你说因果链包罗万象,那么你告诉我,我们循着因果链一直往上,它的尽头是什么?随便一个问题,就像刚才那样一直问下去,最终会有答案吗?”

  云七海打了一个响指,赞道:“Bingo!姜兄弟,虽然你的情商低的可怜,但是你的智商有时候真的令人惊叹!”

  姜北听了嘴角抽了抽,他并不认为云七海这是在夸自己。

  “不错,姜兄弟,”云七海说:“你的这个问题一下就问到了关键处。因果链的尽头什么也没有,起码在这个世界上是这样;所有问题的本源,在这个世界上都不会得到让人满意的答案。”

  “这么说,你同意因果链没有尽头了?”姜北说。

  “不,姜兄弟,”云七海说:“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只是说因果链尽头的答案不在这个世界上而已。”

  “那它在哪?”姜北问。

  云七海嘿嘿一笑,眼中隐约泛着精光,说:“因果链尽头的答案,就在神庙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