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一日,S市机场。

  姜北坐在候机大厅里,等着下一班飞往东京的航班。

  自从上次离开山庄后,他便回又到了S市,他找人办了一张赴日的旅游签证,有钱能使鬼推磨,拿着苏菲给他的那张金卡,一路用钱堆过去,所有手续很快就办妥了。

  姜北搭乘的是南航的航班,上午8点从S市出发,中午11点到达东京。

  时间到了,姜北上了飞机,这是一架南航的小飞机,只有一排过道,因为是淡季,而且今天又是工作日,所以乘客很少,多数都是跑商务的。

  飞机起飞后,姜北回头看了一眼,见后排空了很多座位,而且飞机已经完成了爬升,飞行趋于平稳了,他便解开了安全带,在后排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准备闭目养神小憩一会儿,因为赶班机的缘故,今天起的太早了。

  姜北刚坐下,身边就走过来一个人,指着他身边的空位问道:“请问这有人吗?”

  姜北摇摇头。

  那人便在姜北旁边坐下了。

  姜北心里腻歪透了,心说:“这人是有病吧,周围这么多空位不坐,偏偏过来跟我挤。”

  那人看看姜北,笑道:“你现在一定很烦我,而且觉得我有病吧。”

  姜北刚要回话,突然感到一丝元念的波动,而且这波动的源头就是身边这个陌生人的。

  姜北一个激灵,瞬间开了天眼,本能的提高了警觉,顿时困意全消。

  “哇喔,好强大的元念,别紧张,别紧张,姜兄弟,我并没有恶意。”那人连忙笑着摆手。

  “你是谁?”姜北警惕的问。

  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明显是有备而来。

  那人伸出一只手,笑着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叫云七海,也是一名愚者,初代愚者。”

  云七海这个名字姜北已经听过很多次了,而且毕航就是他的人,他这次来不会是找我算账的吧。

  姜北心中念头急转,表面却很镇定,他也伸出手,两人握了握。

  “我叫姜北,想必你也知道了,初次见面,也请你多关照。”姜北说。

  “好说,好说。”云七海笑道。

  “你刚才说你是初代愚者,什么是初代愚者?”姜北问。

  “哦,这个呀,就是第一批开眼的愚者,现在也没剩下几个人了,不过有几个你倒是认识的,像盖德和墨非,他们跟我一样,都是初代愚者。”云七海说。

  “墨非也是初代愚者?”姜北惊诧的问。

  “嗨,看来盖德什么都没跟你说啊,是啊,墨非曾经是最早开眼的一批愚者,后来背叛了我们,真是一段伤心的往事啊。”云七海说。

  姜北不想再这个话题上多说,开门见山的问:“你今天找我来是为了毕航的事吗?”

  “毕航?嗨,你想哪去了,当然不是,这个家伙擅自行动给我们惹了不少麻烦,据我所知还把你牵连进去了,真是对不住,哈哈,对不住,我替他向你赔不是,哈哈。”

  姜北见云七海一直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心中疑惑,问道:“你不知道已经毕航已经死了吗?”

  “知道,当然知道,死了也是活该,险些坏了我的大事,算了,算了,不提他了,想起来就晦气。”云七海说。

  “那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姜北问。

  “嘿嘿,”云七海笑道:“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姜北见云七海嬉皮笑脸的样子本能的就觉得这家伙没安好心,“对不起,我不跟别人做交易。”

  “哦?”云七海眉毛一挑,说:“难道你没跟墨非做交易吗?”

  姜北闻言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嘿嘿,我当然是猜的,墨非肯放你一马,一定是跟你达成了某项交易,不然以他的性格是不会白白让你走的。不过看你现在的表情,显然是我猜对了。”

  “这么说儒溪村发生的事你都知道?”姜北问。

  “当然,这个世界上我不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多,我可就是靠贩卖情报吃饭的呀。”云七海说。

  “那……你想跟我交易什么?”姜北问。

  “嘿嘿,当然是情报换情报了。”

  “情报换情报?”姜北苦笑,“我这能有什么情报?”

  “不要妄自菲薄啊,姜兄弟,”云七海说:“你那有相当值钱的情报啊,就算现在没有,不久的将来也会有的。”

  “你想知道什么?”姜北问。

  云七海凝视着姜北的眼睛,收敛了笑容,说:“我想知道你在神庙里看到了什么?”

  姜北一听“噗嗤”一声乐了,说:“你既然是贩卖情报的就应该知道,我并没有进入过神庙。”

  “那不重要,”云七海摇头说:“你早晚会进去的,这点我可以肯定,我跟你的这项交易算是提前协议。”

  “提前协议?”

  “是啊,因为有些交易在事情发生前可以做;在事情发生后就做不了了。”云七海笑着说。

  “那好吧,就算将来我会进入神庙,既然是情报换情报,那你拿什么情报来跟我换呢?”姜北问。

  云七海笑道:“任何情报都可以,一个换三个,怎么样,这个交易很诱人吧?”

  “我没明白你的意思?”姜北皱眉。

  “我的意思是,从我们交易达成的那一刻起,你可以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你想要的3个情报,你要知道我的情报可都是价值连城的,而且几乎无所不知,就算是你想知道奥巴马今天的内裤颜色我都可以马上告诉你。”云七海。

  “对不起,我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姜北说。

  “1个换5个,不能再多了,以前的交易最多都是一个换一个的,你今天可是捡了大便宜了。”云七海说。

  “那这个便宜我不要了,而且我也从来不喜欢占人便宜。”

  Z看R正版章节、上酷匠…U网

  “1个换10个!真的不能再多了,不然被我那些老主顾知道会跟我拼命的。”

  “好了,没什么事我想睡会儿,今天起的太早了,有些困……”说着,姜北闭上眼,靠在了椅背上。

  云七海叹了一口气,说:“姜兄弟,看来你是没有意识到这10个情报的价值啊,比如说,你想知道沈诗晨现在在哪吗?她过的怎么样?有什么烦恼?有什么渴望?或者,有没有什么危险和麻烦?”

  姜北闻言一惊,猛的睁开眼,整个人几乎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

  “哎呦,哎呦,别激动,呵呵,别激动,我只是举个例子,让你意识到我这里情报的价值。”云七海笑道。

  这一刻,姜北突然有些心动了,如果真跟他达成了这项交易,自己跟沈诗晨的发展岂不是方便了很多;同时姜北又有一丝防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家伙不会是要给我下套吧?

  云七海见姜北脸上阴晴不定,笑道:“不要犹豫了,追求自己的所爱这再正常不过了,何必非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呢?莎士比亚曾经说过:‘让自己的内心藏着一条巨龙,既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苦刑。’”

  “我读书少你别唬我,这话是雨果说的吧。”姜北说。

  “那不是重点,”云七海说:“重点是我能帮你拓宽前进的道路,你又何必拒绝我呢?你告诉我神庙里见到的东西对你并没有任何损失,这是双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我还没有进入神庙,而且我也不想进。”姜北说。

  “那没关系,我们的协议永久有效,哪怕是三年、五年、十年都没关系,你什么时候进去,什么时候再告诉我,我有耐心等。”云七海说。

  姜北想了想,总觉得有些别扭,但具体什么地方有猫腻他一时又说不出来。

  他紧盯着云七海,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只想跟你做个交易,因为我也很想知道神庙里的真相。”

  “那然后呢?”

  “没有什么然后,我仅仅是好奇而已。”云七海笑着说。

  “那……能给我时间考虑考虑吗?”姜北说。

  “当然可以,我们之间这项交易的提案永久有效,你什么时候想开始交易都可以。”

  说着,云七海递给姜北一个名片,名片上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情报可以打这个电话,电话24小时开机,我这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云七海笑道。

  姜北也笑笑,他又看了眼名片,接着把它揣进了怀里。

  “好了,那你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云七海离开了座位,回到了他原来的位置上。

  姜北重新闭上了眼,重新靠在了椅背上。

  他突然觉得很好笑,神庙里到底有什么让这帮人趋之若鹜?

  盖德想知道,墨非想知道,就连这个素未谋面的云七海也想知道。

  可偏偏有可能进去神庙的自己却对它没有兴趣。

  什么神庙,什么世界的真相,统统见鬼去吧!

  以后还是尽量与这些疯子保持距离吧。

  我只想过我想过的生活,我只想要跟她在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