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下了山,回到儒溪村,在村长家大院前找到了毕航的那辆别克英朗,开车出了儒溪村。

  此时连续几日的降雪早已停了,路面积了厚厚的积雪,车子开在上面极易打滑,而且路面白雪反射的强光刺眼,更让驾驶人头疼不堪。

  姜北车子开的很慢,约1个小时候后才来到之前国道坍塌的路段,发现这里正像墨非所说,已经有人设卡了。

  姜北出示了墨非给他的通行证,设卡人员看看,便放行了。

  过了关卡,姜北感到一阵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向何方,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看了看油箱是满的,车里有一些吃的和水,还有一些零钱。

  姜北脑子里一片空白,索性什么也不去想,一脚油门,开着车子一路向北,没有目标,没有终点,走到哪算哪吧。

  到了晚上的时候,车子路过一个小镇,姜北随便找个小旅馆凑合了一宿。第二天一早,随便吃了口早点,便又上路了。

  姜北就这样沿着国道向北开着,完全是没有目的的瞎逛,不看路标,不看导航,在中午的时候,竟然鬼使神差的回到了S市。

  姜北哑然失笑,看来自己跟这里真是有缘啊,瞎走都能走回来。

  他开车进了市区,看着熟悉的街道,感觉恍如隔世一般。

  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姜北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回到了自己的母校,GY大学。

  姜北苦笑,绕了好大一个圈,最后又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人生就像一个for循环,当你觉得已经走到最后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又回到了起点。

  姜北在校门前停好车,便进了校园。

  如今的北方已经是寒冬,校园里也刚下过雪,操场上不时会见到一些同学嬉戏打闹,姜北嘴角含笑,年轻真好,可惜以前的那段日子已经回不去了。

  姜北不自觉间又想起了沈诗晨,距离上次见她已经过了小半年了,远在天边的她,现在还好吗?

  姜北叹了一口气,穿过了操场,进了教学楼。

  他突然很想再听牛教授讲一次课,他的课仿佛有一种魔力,能把自己带回到从前的岁月,哪怕只是一种错觉也好。

  而且,自从与墨非分开之后,姜北心中产生了一个疑问,正好可以找牛教授请教。

  姜北查了各个学院的授课表,到了指定的时间,指定的教室,却发现牛教授并没有来上课。

  他找了个信息学院的学生打听,才知道原来牛教授前几天生病住院了。

  姜北又找到了教务处,问明了牛教授的住院地址,便离开了GY大学,开车去了医大二院。

  在路上姜北买了些鲜花和水果,到了医大二院直接上了8楼,在护士站问清楚后,去了803病房。

  牛教授和院长是老同学了,院长听说他住院了,给他安排了间单独病房,这样更利于他平时休息。

  姜北一进门,见病房里只有牛教授和她的老伴儿,两人刚刚吃完晚饭。

  “牛老师,师母。”姜北笑着点头打招呼。

  牛教授躺在病床上,一见来人是姜北,颇感意外,说:“姜北?你怎么来了。”

  牛教授一生带过的学生无数,但不论过了多久,他总能一见面就说出学生的名字,这是让姜北最佩服和感动的地方。

  “听说您病了,我来看看您。”姜北笑着说。

  更#x新最快k上s酷匠网s

  接着,他把买的东西放在了床头,发现这里已经被鲜花和果篮堆满了。

  “你人来就行了,还买什么东西。”师母说。

  姜北笑笑,找了把椅子坐在床边,开始和牛教授寒暄闲聊。

  这次见面,姜北发现牛教授一下苍老了很多,才短短半年的时间没见,已经是满头银发了,而且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但眉宇间的精气神还在,皱起眉来仍然是不怒自威,还是那个让学生又惧又敬的牛教授。

  来之前姜北已经跟学校的导员打听了,牛教授这次患了肝癌,而且还是晚期。

  当时姜北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如今见到本人,姜北心里踏实了很多,起码牛教授的精神还不错,而且很乐观,并没有被病魔吓到;但是师母的状况却不太好,姜北能看出她的强颜欢笑,想必她这次内心一定受了极大的打击,还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吧。

  姜北看病房内有一张折叠的行军床,问师母说:“师母,晚上是你陪牛老师在这过夜吗?”

  “是啊,不然把他一个人留在这我也不放心啊。”师母说。

  “师母,今天晚上您回家好好休息吧,我来陪牛老师。”姜北说。

  “那怎么能行啊,这太麻烦你了。”师母赶忙推辞。

  “不麻烦,”姜北说:“我现在正好没工作,闲着也没什么事,正好在这陪陪牛老师,明天白天您再来替我,况且我毕业之后和牛老师就没怎么聚过,我也想跟老师多聊聊。”

  师母坚决不同意,但姜北一再坚持,再加上牛教授心疼老伴儿也跟着劝说,最后师母勉强算是答应了。

  三人又聊了一会儿,师母见时间已经不早了,便又嘱咐了几句,收拾收拾东西离开病房回家了。

  师母离开病房的时候,姜北也跟了出去,他劝她道:“师母,您别上火,你好好休息,别累坏了身子,牛老师一定没事的。”

  “唉,姜北啊,老牛他这一个辈子最骄傲的就是有你们这一帮学生,但是好人没好报啊,他才刚60岁,怎么就……怎么就……”说着她眼眶一红,喉咙哽咽的已经说不下去了。

  姜北看到师母这个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他劝道:“师母,您想开些,牛老师桃李满天下,一辈子教书育人积德行善,好人有好报,他最后一定会没事的。”

  两人又聊了几句,师母便下楼回家了。

  看着师母那蹒跚萧索的背影,姜北心里一阵唏嘘,一颗心觉得既压抑又沉闷。

  回病房的路上,姜北也是心中感慨,“是啊,正像师母说的,为什么好人总没有好报呢?像牛教授这样的人为什么总是偏偏短寿呢?如果人类的医疗技术能治愈癌症的话,那该有……”

  想到这里,姜北脑中突然电光一闪,划过一个念头,当场愣住了。

  天眼中的行识眼可以改变一切共振物质的属性,那么,它能治愈癌症吗?

  这个突发的念头一下让姜北兴奋起来,如果能的话,那牛教授不是有救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