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始至终,场上发生的一切姜北都看在眼里,他心急如焚,拼命的想挣开绳索,可越着急越是挣不开。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过去了,姜北眼睁睁的看着毕航疯狂的弄死了一个又一个。

  最后,姜北终于用行识眼震掉了绳索,眼见毕航要杀村长,赶忙出声制止。

  毕航见姜北缓缓从火堆上下来,笑道:“哎呀,对不住,刚才一直太投入,把你忘了,哈哈,不要见怪。”

  姜北铁青着脸问:“你也是一名愚者?”

  刚才在毕航杀人的时候,姜北明显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元念波动。

  “不错,”毕航说,“我是山组的人,跟云七海的。”

  “云七海?”姜北好像以前听说过这个名字,一时有些想不起来。

  毕航笑道:“姜北,我知道你,你是哈娜托斯的人,跟盖德的,对吧?”

  姜北听了不置可否,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哈娜托斯的人。

  毕航接着说,“山组和哈娜托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听说盖德和云七海以前还是好朋友,把你卷进来实在不是我的本意,我要处理一些家事,你自便吧。”

  姜北没有动,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人?”

  “当然是……”说着,毕航手掌作势在脖子上一划,“全都杀掉。”

  他这话说的轻描淡写,仿佛要杀的只是一群鸡。

  “你不能这么做。”姜北说。

  毕航眉头微皱,问道:“为什么?”

  “冤有头债有主,你何必连累这些无辜的人。”姜北说。

  “无辜?哈,他们当初一个个见死不救,哪个是无辜?他们都有罪,都该死!”毕航瞪眼说道。

  “刚才你们说的那些我都听到了,你为父母报仇天经地义,但是他们有些人当年还是孩子,甚至还没出生,他们何罪之有?”

  毕航脸色沉下来,冷言道:“姜北,你要多管闲事吗?”

  “这不是闲事,这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啊!你这样滥杀无辜,真的就一点愧疚都没有吗?”姜北问道。

  毕航心中渐渐起了火气,微怒道:“就是这些人,就在刚刚,他们还要放火烧死你,可你现在却反过来替他们求情?你特么脑子有病吧!你竟然要救这群垃圾!”

  “我要救的不是他们,我要救的人是你!”姜北陡然拔高了音调。

  “救我?”毕航以为自己听错了。

  姜北动情的说:“你真应该照照镜子,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满身戾气,嗜血疯狂,视人命如草芥,就像是地狱出来的恶魔,哪还有一点人的样子。收手吧,你杀的人越多,自己堕的就会越深!”

  毕航听了一愣,随即仰天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他手指姜北,笑着说:“我看你真是病的不浅,真怀疑盖德是怎么教你的,你也是个愚者,难道你还把自己当普通人?”

  “不论我们变成什么,但起码我们首先应该是个人。”姜北说。

  毕航张开双臂,哂笑道:“你可真是愚蠢,我们都是愚者,都有天眼,我们拥有的能力已经能够让我们摆脱这世上的一切束缚,经济、政治、法律、甚至道德伦理,我们还有必要遵守这些?那都是给弱者制定的东西,你以为我们还应该活在以前的条条框框中?放弃你那幼稚的想法吧,从我们开眼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跟过去的世界和那陈腐的生活方式说拜拜了。”

  “但这些并不是你堕落的借口。”姜北说。

  “堕落?哈,当我们的能力连法律和伦理道德都无法束缚的时候,你告诉我什么是堕落?”毕航反问。

  姜北一滞,突然被问的哑口无言。

  “赶紧滚吧,这事跟你没关系,别逼得我跟你翻脸。”毕航冷言道。

  他走到村长面前,抬起一只脚,面目狰狞的说:“老东西,要不是有人瞎掺和,我本来是想慢慢折磨你们的,但是现在只能提前谢幕了,算是便宜你了,我这就送你上路吧。善恶终有报,你有今天都是罪有应得。”

  说着,毕航一只脚狠狠的踏下,几乎将村长的整个脑袋都踩进了土里,村长的身子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红色的血渐渐渗出来,以村长的头为圆心,呈波纹状慢慢向四周散开,在这惨白的雪地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毕航疯狂狰狞的面容,雪地上殷红刺眼的血迹,这一刻的画面深深定格在了姜北的脑海里。

  一个人,究竟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才会有如此的疯狂?

  姜北突然想到,在前不久的星河广场上,盖德也同样是视人命如草芥,杀了那么多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区别只在于:一个是杀的手无寸铁的待宰羔羊;一个杀的是全副武装的持枪警员。

  但在本质上,这有什么区别吗?

  难道真的是胸怀利器,杀心自起?拥有天眼的人最后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绝对的权利只会导致绝对的腐败;而绝对的能力也只会助长绝对的堕落。

  当愚者开眼之后唯一能束缚他们的,除了内心的良知还有什么?

  而如果像毕航那样连伦理道德都抛弃的人,世上能制约他们的还剩下什么?

  当一个人的能力可以不受任何监管,达到为所欲为的地步,那么世上还有什么能保证它不会误入歧途走向毁灭和疯狂?

  姜北感到一阵后怕,自己也是愚者,自己也拥有天眼,自己也有挣脱这世间各种束缚的能力,那么将来,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他看着此刻毕航那疯狂狰狞的样子,心中泛起了一阵阵的反感和恶心。

  自己将来不论变成什么样,都不想变成他这个样子!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变成像他那样!

  而且,不论怎样,我也要阻止别人变成那样!

  “那么,接下来,”毕航看着倒在地上的村民,摸着下巴说:“是一个一个送你们上路呢?还是一起……”

  “毕航,”姜北突然开口。

  @a酷E匠网唯一!H正版)b,2其VY他:$都D3是"V盗u版r…

  毕航转头,绷着脸说:“姜北,你别得寸进尺,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姜北说。

  “什么问题?”

  “如果你父母还健在的话,他们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吗?”

  毕航一愣,随即面容逐渐变得狰狞扭曲,他愤愤的说:“别跟我提他们!我一直忍着你是给盖德面子,你别蹬鼻子上脸!再敢多管闲事,我特么连你一起宰了!”

  “毕航,你已经失去理智了,我真的只是想帮你……”

  姜北话没说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接着只见毕航人影一闪已经转到自己背后。

  姜北暗叫不好,刚要发动元念,只觉得后脑一疼,整个人“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说了叫你不要多管闲事,这一切可都是你自找的,为了让你长点记性,今天就给你留点记号吧。”

  毕航说着,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对着姜北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

  姜北趴在地上,只觉得头晕目眩,他感到脑后生风,知道情况不妙,想要向一旁滚开躲闪,可不知为什么身体在这一刻却不听使唤。

  眼看木棍就要砸在姜北头上,突然斜刺里射出一颗石子,正打在木棍上,不仅力道奇大而且击点精准,瞬间便将木棍弹飞了。

  毕航吃了一惊,立刻转头喝问:“什么人!”

  只见殷峰站在人群边缘,手上还保持着弹指状,他笑道:“我想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是时候让这出闹剧谢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