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市的气温依旧很低,上午的阳光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海边的大雾始终没有散去。

  一阵马达的轰鸣声打破了星河广场的宁静,一声紧急的刹车,一辆哈雷摩托停在盖德和姜北身边,车上下来一人,正是瑠辉。

  “盖德,目前按计划还算顺利,西面的高速和国道都已经坍塌,D市土质疏松,一切看起来就像是自然事故;东面的各条主干道上发生了几起油罐车爆炸和严重的交通事故,看起来都像是意外,目前D市已经被封锁了,外面的人进不来。”瑠辉说道。

  “很好,墨非呢?”盖德问。

  “他和几辆武警车进了D市,目前正往这边来,应该很快就到了。”

  盖德掏出对讲机,说道:“悠斗,你那边先撤退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了。”

  接着,他转身对瑠辉说:“你带着姜北到下面先暂避一下,他我就交给你了。如果事情有变,你带着他先走,不用管我。”

  “盖德,你交代的那件事我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你想用的话……”

  盖德点点头,“我知道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用那个,到时候看情况吧。走吧。”

  “你小心。”

  说罢,瑠辉带着姜北从南面跳下了星河广场。

  星河广场南面的靠海处,下面是一面防潮坝,高3米,站在坝上,整个D市都被后面的高墙挡住,广场上的一切更是看不到了。

  坝边的木桩上拴着一艘快艇,那是留给姜北和瑠辉逃生用的。

  瑠辉找个背风的地方,一屁股坐下,背靠高墙,闭目养神。

  姜北满脸不解,“我们在这干什么?”

  “等。”瑠辉依旧闭着眼。

  “等什么?”姜北问。

  瑠辉伸手向上指指,“墨非马上到了,等上面的结果。”

  与此同时,几辆警车在浓雾中冲进星河广场,在距离盖德50米处停下,众多武警跳下车,荷枪实弹,呈扇形将盖德包围。

  一个警员靠在车门后,用扩音器高喊:“前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

  盖德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苦笑,他高声回道:“墨非,你在里面吗?出来说话。”

  没人回应盖德,依旧只是那个警员高喊:“我们的忍耐是有限的,放下武器,立刻投降。”

  姜北躲在坝下,忍不住问:“对方来了多少人?”

  “大概50多人吧。”瑠辉回道。

  姜北不免担心,“那盖德一个人在上面没问题吗?”

  瑠辉笑道:“当然没问题。”

  “可是对方……”

  “你放心吧,如果弹药充足,盖德一个人的战斗力可以抵得上一个连,是野战加强连哦。”

  这个时节,北方的风又冷又硬,呼啸的海风刮过,吹在人的脸上,有如无数细小的刀片划过,一阵阵生疼。

  太阳终于穿过了浓厚的云层,阳光洒下,气温渐渐回升,但海边的浓雾在这大风和阳光下却始终没有散去。

  盖德缓缓脱掉了风衣,里面的紧身衣上挂满了弹夹,他缓缓从两股外侧拔起两把沙漠之鹰,叹道:“没办法,这次要坏规矩了。”

  说着,他抬手朝天开了一枪。

  在这寂静的海边星河广场上,这一声枪响格外的刺耳。

  仿佛被刺激到般,包围广场的众武警齐齐开火,一时间枪声大作,而盖德却早已纵身一闪,消失在了浓雾中。

  借着雾气的掩护,在交织的火力网形成前盖德已经欺身冲进了人群,抬手一枪,将迎面一警员爆头,枪法精准,下手又快又狠,毫不留情。

  周围众警员大惊,因为盖德在人群中,众人投鼠忌器,怕误伤到自己人,一时间竟然没有人开枪。

  盖德趁众人犹豫的片刻,双手张开平举,手中沙漠之鹰轰然开火,连连点射,周围又有数人中枪倒地,全是额头中弹,当场毙命。

  盖德双手一磕,两只弹夹应声落地,同时新的弹夹已经上到枪中。

  众武警见片刻间就伤了这么多弟兄,一时间血往上涌,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顿时举枪向盖德疯狂扫射。

  就在众人抬枪的一瞬间,盖德一个铁板桥仰面倒在地上,同时双手连扣扳机,两只沙漠之鹰中的十四发子弹一顿连射打空,全部打中停在旁边的两辆警车的油箱上。

  “轰!”的一声巨响,两辆警车同时爆炸,冲击的气浪将警车旁的警员全部掀翻。

  而在爆炸的同时,盖德已经就地滚到圈外,他翻身站起,两只手枪已经重新上弹,抬手便射,顿时又有几个警员中枪倒地。

  姜北和瑠辉躲在坝下,只听得上面枪声不断,其密集程度就像上百人持枪对射一样。

  姜北听的脸上变色,问道:“我们真不用上去看看?”

  瑠辉笑道:“放心,盖德能应付,我们上去只会给他添乱。”

  又过了片刻,枪声平息,姜北实在忍不住,爬上高墙,重新来到广场上。

  只见星河广场上一片狼藉,尸骸遍地,不远处燃烧着几辆警车,而盖德正背对着他站在广场正中,一头金发随风飞扬,双手持枪,满身血污,有如从地狱返回人间的罗刹一般。

  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姜北只觉得胃部翻涌,“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盖德回头,对姜北和刚爬上来的瑠辉说道:“你们先别上来,危险还没有解除。”

  gt酷{匠N网V《正版…首发

  “墨非还没有出现?”瑠辉问。

  “他一定就在附近,我能感受到他强大的元念。”盖德说。

  姜北擦净了嘴角,见盖德神态如常,心中大是不解,他脸色苍白的问道:“你刚杀了这么多人,怎么还能这样从容?”

  盖德淡淡的道:“我眼中看到的与你根本不同,等你开眼之后就明白了。”

  此时,浓雾中突然传来几声清脆的鼓掌声,缓缓踱出一人,此人身材消瘦,西装革履,看起来文质彬彬,来人正是墨非。

  墨非在盖德十步外停下脚步,笑赞道:“黄金狮子,最强愚者,果然名不虚传!但你杀戮太重,不会得善终。”

  盖德收起枪,冷笑道:“让他们丧命的罪魁祸首不是我,而是你。”

  “哦?这话怎么说?”墨非反问。

  “一早便出来哪会有这些事,而你偏偏每次都先找些炮灰无辜送死,杀戮重的人是你,你会得善终吗?”

  墨非哈哈笑道:“我的结局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注定的,我的也不例外,老天在我出生时便已经规划好了我一生的脚本,我只需接受命运就够了,其他的只管尽人事而已。不像你们,自不量力,螳臂当车,最后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

  盖德哂笑道:“你那陈腐的说教我早就听腻了,解药带了吗?”

  墨非从怀中掏出一个密封针筒,抛给盖德,“拿去吧,你是第一个从我这里得到解药的人。”

  盖德转身将针筒交给瑠辉,说:“拿着它,带着姜北先走,不论发生什么都别回来。”

  “那你呢?”瑠辉问。

  “我拖住他一段时间,然后再跟你们汇合。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带着姜北去找云七海,他是除我之外唯一知道神庙密码的人。”

  “可是……”

  “没有可是,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带着姜北快走!”

  瑠辉知道盖德心意已决,当下也不废话,拉起姜北便走。

  “姜北先生!”墨非突然喊道。

  姜北停下脚步,闻言回头。

  “姜北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但是这次,你站错队了。”墨非高声说道。

  姜北没有回话,转头随着瑠辉走了。

  两人再次跳下广场,来到坝上,解开快艇的绳索,上船发动引擎出了海。

  快艇的速度颇快,转眼间已经驶离了海岸,姜北回头望去,浓雾中星河广场上的两人已经几不可见。

  快艇劈波斩浪,迎面吹来了强劲的潮湿海风,姜北缩了缩脖子,觉得全身更冷了。

  浓雾的海上,四周一片朦胧,可见度极低,姜北在快艇之上有如置身梦境中一般。

  墨非那自负的微笑,盖德那决绝的背影,在姜北的脑中反复出现,始终挥之不去。

  一切事情来的太快,快的姜北都没有时间思考,他想到瑠辉怀中的针筒,到现在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解药就这么到手了?苏菲就这么有救了?

  这一切都来的太顺利,反倒让姜北心里觉得不踏实。

  在离开星河广场的时候,姜北回头瞥了盖德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浓雾中他那挺拔的背影,让姜北感到的只有无尽的悲伤。

  不知不觉间,姜北的身体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连他本人都没有意识到。

  他摸了下眉心,突然觉得那里好疼。

  “停船!”姜北说道。

  瑠辉一愣,“什么?”

  “停船,我要回去。”姜北说。

  “回去?你疯了?为什么要回去?”

  姜北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但又说不出来。我有一种预感,如果不回去,盖德会死在那。”

  “预感?”

  “是的,这种感觉说不清楚,但很强烈。”

  瑠辉熄了引擎,转头打量姜北,越看表情越是严肃。

  姜北被他看的发毛,问道:“怎么了?我有什么问题吗?”

  瑠辉问道:“你现在身体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什么特殊的感觉?”姜北反问。

  “你是否觉得身体发热,嘴唇发干,眉心生疼,而且有一股气流般的东西在全身无规律的涌动?”

  姜北一愣,说:“照你这么说,还真有点,怎么了?”

  瑠辉瞪大了眼,当场傻了。

  “喂,你到底怎么了?”姜北被他弄懵了。

  瑠辉一屁股坐在船座上,“怎么了?你刚才的那些感觉都是开眼的前兆,而且从刚才开始,我就在你身上感觉到了无比强大的元念,甚至超过了盖德,毫无征兆,就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姜北被他弄的更懵了,摊手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瑠辉仿佛突然回过神来似的,快速的发动引擎,调转船身向回开去。

  “你干什么?”姜北问。

  “当然是回去。”瑠辉头也不回的说。

  “这么说你相信我说的了?”

  “元念强大时的预感往往都很灵验,也许你说的对,我们不回去,盖德可能真的会有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阿厚说:

追书、打赏、撸啊撸、挖掘机,各种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