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王经理客气多了,进门后引着两人在沙发上坐了,只听对面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二位知道这间赌场是谁罩着吗?敢来这里闹事。”

  盖德笑道:“当然知道,我就是来找你的,黑老五。”

  “恩?你认得我?”

  “虽未谋面,但是久仰大名。”

  “既然这样,二位可以把眼罩摘下了。”

  盖德和姜北摘了黑布条,见面前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端坐一人,该人皮肤黝黑,光头,络腮胡,国字脸上深陷的皱纹如刀雕斧刻一般。

  黑老五问道:“二位是哪个码头的?到我这里有何贵干?”

  盖德笑道:“我们并不是道上的,到这里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1酷';匠网3永,久^免:费看A'小k、说

  “帮忙?哈哈哈!”黑老五仰天大笑。

  “朋友,你刚从我这里赢了80多个亿,这不是来找我帮忙,你这是在要挟我。”

  “你误会了,这不是要挟,那80多个亿是请你帮忙的酬劳。”盖德说。

  黑老五摇头道:“不不不,这就是要挟,赤裸裸的要挟。”

  他说着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把手枪,放在桌上,缓缓的说:“我十六岁出来混,什么脏事都干过,但一向义字当头,一不出卖朋友,二不违背道义。别说80个亿,就是800个亿,8000个亿,只要老子不愿意,也没人能逼我。说吧,你要干什么?”

  盖德瞥了眼桌上的手枪,说:“你把它拿出来这是在要挟我啊。”

  “我要挟你又能怎么样?”

  盖德笑道:“那这点我们一样,我也不受任何人要挟。”

  黑老五“嘿嘿”干笑一声,举枪对着盖德道:“你以为我把它拿出来就只是吓唬你吗?”

  盖德面色从容的道:“那好,有种你就开枪。”

  黑老五面色转冷,眯眼道:“朋友,你真以为我不敢开枪?你要知道,80多万就可以买条人命了,更何况80多个亿。就算我杀你十几次,你也死的不冤了。”

  “好啊,那你开枪试试。”盖德语调轻松的就像是枪口正对着别人。

  一旁的姜北紧张的不得了,他知道盖德的身手了得,但再厉害又怎么可能快的过子弹?

  “盖德,我觉得……”

  姜北话没说完,就被盖德抬手打断了。

  站在沙发旁边的王经理也紧张的冒了汗,出言提醒道:“老大,这事你看是不是应该从长计议……”

  黑老五此时也感到骑虎难下,他本想给对方来个下马威,没想到对方却完全不吃这套。

  他咬牙道:“朋友,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盖德笑道:“我说了我不受要挟,你拿枪对着我让我怎么说?要么你把枪放下,要么就开枪。”

  黑老五闻言微怒,“朋友,你可别不识好歹。”

  盖德笑道:“江湖传说黑老五刚毅果敢,怎么如今却这么婆婆妈妈,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黑老五大怒,“你TM真以为老子不敢开枪!”

  “那你倒是开啊。”

  对方咄咄逼人黑老五已然怒极,他近些年哪受过这个,当下也不计后果,猛地扣动扳机,“呯!呯!呯!”连开三枪。

  枪声一响,将姜北吓了一跳,他赶忙转头看去,顿时惊呆了,只见盖德背后的沙发多了三个枪眼,而盖德本人却毫发无损。

  王经理和黑老五见到这一幕也全都傻了眼,惊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盖德笑道:“这下我们可以谈正事了吗?”

  黑老五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他把手枪放回抽屉,起身鞠了一躬,说:“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多有得罪,这里给你赔不是了,但有什么我能做的你尽管吩咐。但不管怎样,我黑老五绝不会出卖朋友。”

  盖德笑道:“你放心,我找你帮的忙,不会让你出卖朋友,更不会违背道义。而且那80多个亿就算是这次帮忙的报酬了。”

  黑老五也笑了,说道:“那我倒想听听,这80多个亿是个什么样的忙?”

  “第一,你找一条横幅,越大越好,挂在你们俱乐部门前最显眼的位置,上面就写:‘墨非,拿着解药来,我在这等你。’”

  “这个没问题。”黑老五很爽快的答应了。

  “第二,清空星河广场方圆3公里的人,这里没有居民住宅,都是商业区,他们一向都是你罩着,让他们少做两天生意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吧。从明天早上开始,我不想在星河广场看到任何人。”

  黑老五犹豫片刻,说道:“虽然有点麻烦,但要做到也不难。还有吗?”

  “没了。”

  “没了?!”黑老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80多个亿就做这么简单的两件事?这家伙真是个疯子!

  “这两件事能做到吗?”盖德问。

  “当然能。但你确定80多个亿就让我做这两件事?”

  “当然。”盖德笑道。

  黑老五既惊且佩,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盖德。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说着,盖德起身,和姜北走到门口。

  盖德突然想起一事,停住脚步,回首道:“对了,还有一件事。”

  “你说。”黑老五忙道。

  盖德手指王经理,对黑老五说道:“你这位手下刚才扇了我兄弟两巴掌,你是讲道理的人,你看这事该怎么办吧?”

  黑老五和王经理对视一眼,黑老五道:“我也不护短,有德报德,有怨报怨,既然他得罪了你兄弟,打回去便是了。”

  说罢,王经理走到姜北面前,说道:“朋友,刚才多有得罪,你请吧。”

  姜北与王经理目光对视,看着他鹰隼般的锐利眼神,姜北没来由的突然心生怯意,说道:“刚才也是误会,算了吧,就当以德报怨,交个朋友吧。”

  黑老五听了哈哈一笑,道:“这位小兄弟讲究,讲究。”

  盖德大摇其头,踱到王经理面前,猛地抬手一巴掌掴在王经理脸上,打得他原地转了三圈,眼前金星乱冒,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间懵掉了。

  姜北和黑老五都是看的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做。

  盖德甩了甩手,对姜北道:“阿北,你肩上担负的使命注定你是个非常人,所以,你不能太软弱。”

  顿了顿,他接着说:“以德报怨?哼,那何以报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