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传十,十传百,骰宝桌这边发生的事很快在赌场里传开,其他桌的赌客全都聚拢过来,将盖德和姜北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外围的人看不到,甚至搬来桌子,踩在上面伸着脖子往里看。整个赌场的活动都停止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这边。

  王经理压力倍增,但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更加锐利了。

  他并没有着急摇骰,而是问盖德道:“朋友,你是哪个码头的?是我这边的人无意穿了您的火龙?还是您摸河过界了?”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嘈杂,盖德已经不方便再跟姜北说什么了。

  他见荷官停了动作,反问道:“你还开不开?”

  “朋友,出来避水摸金不自报山门吗?难道阁下看不起我们?”王经理不死心的又问。

  盖德不耐烦的道:“我不懂你们的那些黑话,我就是来消遣赌钱的,你还开不开?不开我玩别的去了。”

  王经理一愣,心中疑惑,难道这个赌术高超的男子竟是个吃生米的?

  围观的众人见王经理磨磨蹭蹭全都聒噪起来,反正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跟着起哄又不担风险。

  王经理无奈,只得重现摇骰,一切准备就绪,又亮起了灯牌,问道:“这位朋友,这次还是全压吗?”

  “当然。”盖德答道。

  王经理伸手示意,“那请吧。”

  盖德并不着急下注,而是问姜北:“我眼神不好,你帮我看看,压豹子的赔率是多少?”

  “1赔200。”姜北没好气的回到。

  “那好,这次我们就压豹子。”盖德笑道。

  说着,他把所有筹码往前一推,全都压了豹子。

  众人见状顿时一阵齐声的惊呼,全都兴奋的叫起好来,就像足球场上主队进球的球迷一样疯狂,他们可不在乎盖德是赢是输,只要赌局看着过瘾那就知足了。

  王经理紧张的面容松弛下来,笑问:“这位朋友,出手无悔,你确定都压豹子?”

  盖德点头。

  王经理心中大定,他摇的骰,他知道这次一定不是豹子,而且就算是豹子他也有办法让它变成别的点数,对于庄家而言,在骰宝上做鬼最容易不过了。

  姜北见盖德越玩越大不免也有些担心,附耳低声问道:“你看清了?这次真是豹子?”

  “看清了,这次的点数是二、三、五。”盖德轻描淡写的轻声回道。

  姜北一惊,急道:“那你还压豹子?!”

  盖德微笑着轻声道:“不要急,就算不是豹子我也有办法让它变成豹子。”

  “什么办法?”姜北脑残的问。

  盖德手指眉心,笑道:“当然是用这里。”

  赌到现在这个程度,其他的闲家很识相,已经不再跟了,全都成了看客,他们也全都期待今晚有传奇的一幕诞生。

  王经理见已经没人再下注,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开!”,麻利的解开盅扣,掀去外罩。

  这一刻,仿佛时光都静止了,上百双眼睛齐刷刷的投向玻璃盅罩,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

  三个古铜色的骰子端端正正的摆在中间,五!五!五!真是豹子!

  1赔200,四千一百六十万翻倍之后就是八十三亿两千万!

  这对于任何一家赌场来说都是天文数字了。

  赌场内顿时沸腾了,所有人都疯了,甚至有几个女子尖叫着冲上来狂吻盖德。而有些人则赶紧跑去换筹码,准备着下一轮拿着全部家当跟赌。

  这时骰宝桌旁其他几个闲家位置成了抢手的香馍馍,无数人争抢起来,甚至大打出手。

  场面已经几欲失控了。

  “你不是说点数是二、三、五吗?你是怎么让它变成豹子的?”姜北问。

  “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共振吗?只要掌握了骰子的震动频率,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之前观察点数用的是天眼中的‘名色’,而改变点数则是天眼中的‘行识’。等你开眼之后也一定能做到这些的。”

  姜北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又瞥了眼赌桌上的筹码,苦笑道:“这回我算是知道你们组织为什么那么有钱了,这来的还真容易。”

  盖德摇头道:“你错了,像赌博、彩票之类的敛财手段我们通常是不用的,不论是人还是资金流向都很容易被跟踪,风险太多。我们有其他更稳妥的渠道。”

  “那你今天赢了这么多是闹哪出?”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来这除了让墨非找到我之外还有另一件事,但可不是赢钱。”

  与此同时,站在荷官位置的王经理整个人如石化了一般,怔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他定了定神,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刚才的摇骰他动了手脚,他敢百分白保证绝对不会出豹子!

  但最后怎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那个金发男子一定在搞鬼!没错,他一定在搞鬼!

  王经理怒不可遏,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他手指盖德,厉声道:“你出老千!”

  盖德笑道:“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要乱说啊。”

  “我……”

  王经理知道自己当然没有证据,但问题的关键不是他是否出了老千,而是他赢得的这些钱赌场根本赔不起,所以,不管他是否出了老千,最后的结果也一定是他出了老千。

  “我当然有证据,但我们得换个地方说话。”王经理陡然拔高了音量,喊道:“来人呐!”

  话音刚落,赌桌旁拨开人群冲过来几个黑衣打手,一个个满脸横肉,看上去就不是善茬。

  王经理语调冰冷的道:“请我们这两位朋友到后面谈谈。”

  黑衣打手上前,将盖德和姜北两人围在中间。

  王经理伸手示意,“请吧,二位。”

  盖德神色从容,笑着起身,随王经理走了,至始至终都没看赌桌上的筹码一眼。

  盖德和姜北随着王经理离开赌场大厅,转了个弯而,穿过一个长廊,停在一道门前。

  “二位,我们老板想见见你们,但他老人家有个规矩,生人来第一次见面要蒙眼。”说着,王经理拿出两个黑色布条,“得罪了。”

  盖德笑道:“你们老板长得丑怕见人吗?这是什么鸟规矩。”

  ☆a酷¤匠Y5网永2久免《E费看C,小7说

  王经理闻言一巴掌掴在姜北脸上,骂道:“少TM废话,让你戴你就戴,来这就得守这的规矩。”

  姜北一脸懵逼的道:“话是他说的,你干嘛打我?”

  王经理反手又是一掌掴,瞪眼道:“老子就打你了,怎么着?”

  盖德收敛了笑容,冷言道:“真是好大的威风,要是我们偏不戴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经理说罢一挥手,众黑衣打手会意,顿时一拥而上。

  姜北哪里见过这阵仗,他平时连一个正常人都打不过更何况是这些彪形大汉,他正不知如何是好,盖德已经迎了上去。

  盖德的身手姜北以前见过一次,那次他出手太快没看清,这次也一样。

  等他反应过来时,众黑衣打手已经都躺在了地上。

  一个被打爆了鼻子,一个被打断了腿,一个被打折了肋骨,剩下几个也都伤的不轻,反正都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起不来了。

  一旁的王经理看的两条腿直哆嗦,已经被吓傻了。

  盖德笑道:“好了,可以把眼罩戴上了。”

  王经理抬手用黑布条把自己眼睛蒙上了。

  盖德“噗嗤”一声乐了,说:“我是说你可以把我们俩的眼睛蒙上了。”

  王经理摘下自己的黑布条,哆哆嗦嗦将盖德和姜北俩人的眼蒙上,引着俩人进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