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十七日,黄昏,北方沿海D市。

  星河广场是D市南部比较繁华的一片商业区,广场南面靠海,东西北方圆2公里满是鳞次栉比的商铺店面,尤其在夜间,灯红酒绿,吸引着无数难耐寂寞出来找乐子的男女。

  在广场东边不远的临街处,有一座健身俱乐部,外表看来极是普通,但很多当地人都知道,这里面却是装修极尽豪华的地下赌场,甚至D市周边的很多人都慕名而来。

  姜北和盖德坐在骰宝的赌桌前,因为赌场刚开门,人并不是很多。

  盖德把玩着手中的筹码,而姜北则懵着一张脸。

  “你不是说要去找墨非吗?跑这来是闹哪样?”姜北问。

  “没有人能找得到墨非,没有人知道他在哪。找他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来找我们。”盖德笑道。

  姜北听完一张脸更懵了。

  这时坐庄的荷官已用骰盅盖将玻璃罩盖好,用扣将盅盖与盅座系牢,然后连续按下把手三次,使骰子在玻璃罩内跳动,接着置放枱面之上的“请客投注”灯牌亮了,闲家们开始纷纷下注。

  “你会玩骰宝吗?就是俗称的买大小。”盖德问。

  “略懂一点。”

  “那好,今晚我们有得是时间,慢慢玩。这是刚换的十万筹码,先买大吧。”

  说着,盖德将所有筹码都押了大。

  4点至10点为小,11点至17点为大;若是豹子,则庄家通吃。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我们到这来赌钱,墨非就会主动来找我们?”姜北问。

  “当然。”盖德笑道。

  闲家们已经都下完了注,荷官按了响钟,表示停止投注。然后他喊了一声“开”,将盅扣打开,揭去外罩。

  三个骰子分别是三、五、六,共14点,大!

  买大小是1赔1,盖德赢了十万筹码。

  “你要不要也来玩会?”盖德问姜北,作势要分他一些筹码。

  姜北再次摇头,看着桌上的筹码心生感慨,换做几个月前,自己两年的工资也挣不来这些筹码的钱,可现在别人这么随随便便的给自己,自己却完全没有感觉。

  灯牌再次亮了,表示新一轮的下注开始。

  盖德毫不犹豫,将二十万筹码又压了大。

  “我不明白你刚才的意思,你说墨非会来找我们,是因为他知道你会来这赌钱?”姜北问。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2他都2D是M‘盗F版c

  “不,他并不知道我具体在干什么。”

  “那他怎么知道你在这?”

  “因为他一直都在监视所有的愚者,只要我频繁的用天眼,他就知道我在哪。”

  荷官再次按了响钟,喊了一声“开”,将盅扣打开。

  二、五、五、共12点,又是大!

  这轮盖德赢了二十万筹码。

  周围的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感叹这个金发男人的大胆和好运气。

  “这么说,你是在……”姜北欲言又止。

  盖德微微一笑,轻声对他说,“不错,我在用天眼出老千。”

  “你能看到骰盅里的点数?”姜北轻声问。

  “当然,这么简单的事情每一个愚者都能做到。”

  这时荷官已经摇完了盅,灯牌再次亮起。

  盖德笑着对姜北说:“这次是一、五、六,还是大。”

  说着,他把所有的筹码又压了大。

  “等等,”姜北说:“既然你知道具体点数为什么不直接压点,压12点是1赔6,而你压大小才1赔1。”

  盖德摇头笑道:“不急,慢慢玩,多给墨非点时间,这样才定位的更准。”

  闲家门纷纷下完注,荷官再一次开盅。

  三个骰子静静躺在当中,一、五、六,还是大!跟盖德说的一模一样。

  盖德的筹码已经有八十万了。

  荷官微微皱眉,他警觉的打量盖德和姜北,已经隐约觉得这两个人不对劲儿了。

  “就算墨非知道我们在这,但然后呢?我们就这么干等着他?”姜北问。

  “当然不是干等着,我们这不是在一边玩一边等吗?”盖德不以为然的说道。

  姜北:“……”

  盖德转头看了姜北一眼,见他一脸懵働,笑道:“放心吧,我有计划。”

  说着他把八十万筹码都压了大。

  同桌的其他闲家已经不下注了,他们从没见过像盖德这么玩的,都瞪大了眼睛等着看这轮的结果。

  荷官见除了盖德都没有下注,无奈按了响钟,再一次开盅。

  二、三、六、11点,又是大!

  “Hoo!”

  围观的众人见状齐声喝了一道彩,引得赌场内其他桌的玩家都纷纷侧目。

  盖德伸手把一百六十万的筹码笼到面前,向周围道贺的人谦虚的笑笑。

  周围的喧闹让姜北心烦气躁,他不在乎盖德今晚到底能赢多少,他心中始终挂记的是苏菲的生死。

  “你有计划?什么计划?我知道你们前天一起商量过,为什么背着我?有什么是不能让我知道的吗?”

  “不是有意背着你,而是让你知道怕吓到你。”

  “吓到我?”

  “是的,”盖德点头,“你还没有开眼,你眼中看到的与我们的毕竟不同。”

  荷官的头上已经微微见汗了,他摇好了骰盅,再次亮起了灯牌。

  没有人下注,都在等着盖德。

  盖德表情从容,没有一点犹豫,轻描淡写的将一百六十万的筹码又压了大。

  他刚把手伸回来,周围众人便发了一声喊,纷纷抢着压大。

  荷官脸上的肌肉抽了抽,那表情比哭还难看。

  “那你现在能跟我说说你的计划吗?”姜北问。

  “当然可以。”

  “不怕吓到我了?”

  盖德笑道:“不怕,因为我已经都布置好了,你怕也没用了。”

  荷官按了响钟,喊了一声“开!”

  声音一出,竟有些微微颤音了。

  周围众人瞪大了眼,都屏气凝神等着掀开盅罩的结果。

  三、四、五、12点,又是大!

  连着5轮都是大!而且盖德连着五轮孤注一掷都赢了!

  “Hoo!”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音量明显比刚才高出了很多。

  荷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额头上的汗顺着鬓角缓缓淌下,他就算再迟钝也能看出来盖德有问题了。

  他向众闲家告了声罪,拿起手台,低声说了些什么。

  姜北瞥了眼面前的筹码,三百二十万的筹码,已经叠的像小山一样高了,他小声对盖德说:“你这么玩考虑荷官的感受了吗?”

  “我正是考虑他的感受才这么慢慢来的,不然一下赢得的太多他更容易心里崩溃。”

  姜北苦笑,“看来荷官要换人了,趁这段时间说说你的计划吧。”

  “计划就是……”盖德笑道:“把墨非引到这,然后封锁D市的出入口,抢过墨非的解药,你们先走,我断后。”

  “这就完了?”

  “完了。”

  “就这么简单?”

  “那你还想要多复杂?”

  姜北愣了,随即大怒,急道:“这充其量就是个想法,算什么狗屁计划!你们之前商量半天就是这个结果?你在拿苏菲的生命开玩笑吗!”

  盖德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拿她的生命开玩笑。”

  他语气平淡,却不怒自威,一股隐隐的压迫感袭来,让姜北顿时冷静下来。

  姜北一时语塞,竟不知如何接话了。

  没过多久,新来一人接替了原来的荷官,来人三四十岁年纪,一头短发,身材消瘦,两只眼睛不大却精光四射。

  他站在庄家位,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是这儿的经理,小姓王,刚才的荷官服务不周,我替他陪大家继续玩几把。”

  他的话是对众人说的,但目光却始终没离开盖德,眼神锐利,仿佛要剜出肉来一般。

  盖德也没理他,放缓语气对姜北说道:“你担心苏菲,心情我能理解,但对付墨非,计划是没用的,越周密的计划就越是没用。所以这次来,事先的计划只能订三分。”

  “那剩下的七分呢?”姜北问。

  “随机应变。”盖德再次笑道,笑得是那么自信。

  王经理动作麻利,不一会儿就都准备好了,亮起了牌灯,对众人道:“请下注吧。”

  这时赌桌旁已经围满了人,众人交头接耳,却始终没人动,都在等着盖德。

  盖德瞥了眼骰盅,对姜北道:“我知道你在这坐不住,那我们就尽快结束这场闹剧吧。”

  说着,他把所有筹码向前一推,都压在了7点上,赔率是1赔12。

  围观的众人一声惊呼,都认为盖德疯了,这次没有人再跟,偌大的赌桌围满了人,却只有盖德一个人在赌。

  王经理面若寒霜,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这次是碰到硬茬了,问道:“这位先生,你确定都压7点吗?”

  盖德仿佛没听到般,根本没理王经理,转着头对姜北说道:“我跟墨非交手多次,越是周密的计划最后越会反受其累,而往往简单直接的办法却有奇效,你相信我,这一次我可是下定了决心的……”

  盖德娓娓道来,始终没看牌桌一眼,好像掷出去的筹码不是他的一样。

  王经理自讨了没趣,怏怏的伸手去开骰盅。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众人全都屏气凝声等待着结果,连自己的呼吸都忘记了。

  赌桌周围静的出奇,只有盖德平缓的絮叨声,显得与环境极不协调。

  王经理一只手缓缓掀起外罩,玻璃骰盅内的骰子随着缓缓显现,围观众人的心也仿佛随着被缓缓提起。

  三个骰子静静的躺在骰盅内,待众人看清,全都傻了眼,一个个张大了嘴,足以塞进去一颗鸭蛋。

  一、一、五、7点,盖德压对了!

  1赔12,三百二十万的筹码这次赢了三千八百四十万!加上之前的三百二十万,总筹码数已经累计到了四千一百六十万!

  有的赌徒赌了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过瘾的场面。

  赌桌前静了片刻,接着便是雷鸣般的喝彩声!声浪之大几乎能将房盖掀翻。

  围观的赌徒全都如打了鸡血般兴奋异常,等着盼着接下来情势会如何发展。

  王经理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虽然他见惯了大风大浪,但这次,他知道麻烦大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