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德一直以来都坚信姜北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但他这几天的表现却让人大失所望,根本就没有要开眼的迹象,更谈不上对元念的运用了,跟一个普通大众完全没有区别。

  盖德这几天的心情糟透了,就像发现自己彩票中奖,但却过期了一样。

  悠斗和瑠辉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了,尤其是见到悠斗,中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他本能的感觉到,悠斗来找自己带来的不会是好消息。

  今天对姜北的训练依旧一无所获,盖德暂停了训练,让他原地休息。

  盖德走到悠斗近前,问:“你找我?”

  “恩。”悠斗点头。

  “是关于彩音的?”

  悠斗再次点头,表情很是严肃。

  盖德仿佛猜到了什么,本来就槽糕的心情变得更槽了。

  “她怎么样了?”盖德问。

  悠斗摇头叹息道:“很不好,我觉得你最好去看她一眼,不然我怕……”

  悠斗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其实对于这一天盖德早有心里准备,但如今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还是难以让人接受。

  盖德看了一眼瑠辉,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瑠辉颔首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她一眼,虽然之前你已经通知其他‘愚者’非常时期避免单线联系,但……如果情况真如悠斗说的,我们起码应该送她一程,这不坏规矩。”

  闻听这话,盖德仿佛松了一口气,他回头瞥了姜北一眼,说:“把他也带上吧,毕竟他们俩也有些渊源,也该让他见上最后一面。”

  悠斗开车,载着盖德、瑠辉、姜北三人离开上雄镇,又是一路向东。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又是在北方,天黑的早,才下午4点多,天色已经开始黯淡了。

  车子飞驰在乡间大路上,公路两边是连绵的低矮群山,云层压的很低,背后如血的夕阳将车子的影子向前拉出去很长。

  车里没人说话,从一开始四人就始终沉默,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

  2个小时后,车子拐进一处山坳,迎面是一个小村庄,说是村庄倒更像一个小镇,该小镇建在一处山麓的南面,几乎家家都是二层小楼,看来这里的住户经济上都挺富裕。

  车子进了镇,停在一处小楼前,悠斗率先下车,带几人进了院,直接上了二楼。

  姜北跟在众人的后面,上车前盖德已经跟他说了此行的目的。

  这是一间50平米的卧室,室内陈设很简单,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大床,床边挂着吊瓶,苏菲正安静的躺在上面。

  姜北随几人凑到近前,一看之下顿时吃了一惊。

  只见苏菲双目紧闭,面容憔悴,脸色蜡黄,一副病入膏盲的样子,完全不见了往日的风姿神韵。

  盖德和瑠辉看到苏菲这个样子也是面色沉重。

  悠斗叹气道:“自从你们上次离开,她的情况一直在不断恶化,完全就是靠营养液在维持生理机能,现在她浑身大部分的肌肉都已经萎缩,而且内脏器官也在不断衰竭,如果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恐怕……”

  他没有再往下说,其他人也没有接话,卧室内死一般的寂静。

  盖德俯下身来,轻抚苏菲的脸庞,动作缓慢至极。

  姜北站在盖德的身后,他看不清盖德脸上的表情,但从他那萧索的背景中,姜北觉得能深切的感受到他的悲伤。

  片刻后,还是姜北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她到底怎么了?”姜北小心的问。

  没人回答,场面一时很尴尬。

  最后还是瑠辉开口道:“她中枪的事情你知道吧?”

  “恩,知道。”姜北点头。

  “她中枪的弹头中有一种特殊的物质——尔舍姆,这是‘猎狗’们为了对付愚者专门研制的。开眼的人只要接触到这种物质,脑频便会被始终锁定在0.863左右,也就是像个植物人一样。如果长时间得不到解药,就会……器官慢慢衰竭而死亡。”

  姜北闻听这话,脑中“嗡”的一下。

  “那……那有什么解救的办法吗?”姜北问。

  “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拿到尔舍姆的解药。”

  “哪里有尔舍姆的解药?”姜北追问。

  “解药只有‘猎狗’有,也就是你认识的那个墨非。”

  “那……那我们……”

  瑠辉知道姜北的意思,苦笑道:“没用的,不可能拿得到解药,被尔舍姆子弹打中过的愚者从来就没有能幸存的,除非是被他们俘虏的。”

  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姜北瞬间觉得从头冷到脚,整个人如坠冰窖。

  “不可能?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姜北犹自不死心。

  瑠辉叹道:“我们已经试过多次了,无一例外……而且最近的一次,就在几个月前,盖德亲自去的,结果中了对方的圈套,自己也险些搭进去。”

  “那……那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

  看着苏菲那奄奄一息的样子,姜北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头有些哽咽了。

  盖德缓缓站起身,拍着姜北的肩膀道:“阿北,正如瑠辉所说的,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了,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跟她道个别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姜北直视着盖德的眼睛,问道:“更重要的事?还有比她的性命更重要的事?”

  盖德也直视着他的眼睛,坚定的道:“有!”

  两人四目相对,有如两柄利刃在空中交锋,火星四溅。

  片刻后,还是姜北率先移开了目光,颓然的道:“她变成这个样子,我有责任。”

  “那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盖德说。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

  “什么事?”

  “你们为什么找上我?从你以往的话里好像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你到底看上了我什么?”

  盖德苦笑:“这可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

  盖德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缓缓的道:“十五年前,有一天我突然得到神启,成了最早开眼的几个愚者之一。我从主神那里得到了非凡的启示,让我有了运用元念的能力。但从那之后,不论我用尽什么办法,都无法再与主神取得联系了。主神曾经预言,会有一个愚者出现,他能连接凡间与神域,能看破一切的本质,能带来普世的真理。而我的使命,就是找到这个人。”

  盖德瞥了一眼姜北,接着说:“十五年来,我一直在找主神预言的那个人。期间,我创建了组织‘哈娜托斯’,招募了很多人,陆陆续续使很多人开眼,愚者也越来越多。但,主神预言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直到有一天……我找到了你!”

  盖德手指姜北,斩钉截铁的道:“我坚信,你,就是主神预言的那个人!”

  看着盖德那火热的眼神,姜北非但不觉得兴奋,反倒感觉一片茫然。

  什么预言不预言的,他根本不信这些,他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东西。

  姜北来到床边,俯下身去,注视着苏菲那憔悴的容颜。

  即使她现在这个样子,看上去依旧还是那么美。

  自古红颜如名将,不使人间见白头。

  姜北突然悲从中来,很想大哭一场。

  这几个月来,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带自己进入非凡世界的引路人正是她!

  姜北对她的感情很复杂,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怨恨、猜疑、排斥、感激、倾慕、依赖,还是那一丝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暗暗情愫。

  “小北,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放心吧,姐姐我会罩着你的。”

  音犹在耳,而佳人却已将要不在。

  也许在姜北的内心深处,一直希望有这么一个能照顾自己的大姐姐吧。

  因为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多数的色彩都是灰色,唯一长伴他的只有孤独。

  而近几年对沈诗晨的执念,更是让他痛苦不已。

  深夜里,他一个人嗑光一袋瓜子,他能清楚的记得一共是387颗,其中无粒的27颗,有虫的坏粒9颗。

  这,就是孤独。

  但,自从苏菲出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虽然疑虑丛丛,虽然担惊受怕,但生活中却突然充满了色彩,姜北能深切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这样的一个人,对自己如此的重要,怎么能让她就这么轻易的走了?

  不,不,不,绝不能!

  姜北站起身,回头问盖德:“墨非手里有解药是吧?”

  盖德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点点头。

  “你们能找到墨非吗?”姜北接着问。

  “你要干什么?”盖德反问。

  “你能找到的,是吧!”姜北的语气很坚决。

  盖德仿佛听懂了姜北的意思,摇头道:“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没有愚者是墨非的对手,见到他你只需做一件事,就是——跑。”

  “我还没有开眼,不会用元念,我还不是愚者,所以我不会像你们一样见了他就跑。帮我找到他!”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这样做无异于……”

  “帮我找到他!”姜北陡然拔高了音量,把几人都吓了一跳。

  盖德脸色渐渐沉下来,明知故问道:“找到他你要干什么?”

  “拿解药!”

  “你做不到。”

  “我能做到!”

  “你凭什么这么说?”

  酷匠F网"`唯z一正uD版y,P/其W'他都是盗R版#

  姜北手指盖德,又自指,说:“因为这是你说的,你说我就是主神预言的那个人,如果你是对的,那,我就能做到!”

  姜北铿锵有力的话语犹如秋风扫落叶,一洗众人心中的阴霾,连盖德都被震撼的无言以对。

  卧室里陷入了沉默,连几个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盖德突然笑了,挫败的摇摇头,问瑠辉和悠斗:“你们怎么看?”

  瑠辉耸耸肩,说:“很显然他疯了,但是,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悠斗点头道:“瑠辉说的对。”

  盖德瞥了眼病床上的苏菲,缓缓挺直胸膛,高声道:“那好,我们就去找那个狗娘养的墨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