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北再一次从噩梦中惊醒,翻身坐起。

  他记得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墨非朝自己胸口开了三枪,子弹撞击胸口的痛楚如此清晰,仿佛刚发生不久一样。

  姜北惊魂未定,下意识的去摸身上的伤口,却没有大碍,既没有鲜血也没有疤痕。

  “你醒了。”旁边一个声音问。

  姜北转头看去,见身旁坐着一个人,满头金发,英姿飒爽,是一个英气勃勃的男人。

  “盖德?”姜北问。

  盖德哈哈一笑,“你终于记起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姜北满腹狐疑。

  “你刚醒,神智还不清楚,你冷静下来仔细想想,自然会有答案。”盖德说。

  姜北抹了把头上的虚汗,只觉得头疼欲裂,脑海中一幅幅画面纷至沓来:

  深夜海岛小楼中的争论;

  柏东的背叛与苏菲的负伤;

  墨非目无表情的向自己连开几枪;

  星巴克中与李丽薇的交谈;

  到大阪后紧张的工作;

  重逢沈诗晨后发生的种种;

  ……

  过往的一切,就如放映电影胶片般,历历在目。

  脑中的记忆很清晰,但姜北却越想越糊涂,越想越头疼,越想越搞不清到底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很迷惑是吗?”盖德问。

  姜北双手抱头,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他环顾四周,见自己正身处一间公寓内,屋内举架不高,但还算宽敞,室内全是各种叫不上来名字的医疗器械,而自己正坐在一张病床上。

  房间里除了姜北和盖德,不远处还坐着一个人,正目不转睛的打量姜北。

  “这是哪?”姜北问。

  “一个你很熟悉的地方。”

  “日本没有我熟悉的地方。”

  “你现在不在日本,你已经回国了。”盖德轻描淡写的说。

  “回国了!”姜北大吃一惊。

  他急忙下床,奔到窗边,拉开窗帘向外望去,此时正是傍晚时分,落日的余晖下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雾霾中,街道上的路牌、广告全都是中文,而且无比熟悉。

  姜北惊诧的愣了片刻,喃喃的说道:“这里……这里不会是S市吧?”

  “呵呵,你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这么多年,看来果然对它很熟悉。”盖德笑着说。

  “这怎么可能,我记得我们见面的时候明明还在东京。”

  “把你弄回来我们的确费了好大的劲,但是没办法,在日本我的权限太低,随时会有危险,还是回国后安全些,这点希望你能体谅。”

  姜北颓然的坐下,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姜北问。

  “你指的是哪方面?”盖德说。

  “我明明记得在岛上的时候,墨非朝我开了三枪,我应该已经死了。”

  “你的确早已经死了,哦不,严格的说,你从未真正的活过。”

  “什么意思?”盖德的话姜北完全听不懂。

  “你怎么定义活着?”盖德问。

  姜北一愣,这算是什么问题?

  他想了想,说:“活着……就是心脏还在跳动,生命体征还在。”

  酷k匠7网首√发

  盖德摇头笑道:“那充其量叫做没死,不叫活着。”

  “那你如何定义活着?”姜北反问。

  “活着,就是指一个人有独立的灵魂。”盖德说。

  “灵魂?”

  “不错,灵魂。你怎么定义灵魂?”

  “我不知道。你怎么定义它?”

  “灵魂,就是记忆。”盖德说。

  “记忆?”

  “不错,记忆。每个人的性格、爱好、行为取向都跟他们的记忆有关。他们从小受到什么样的教育,有着怎样的成长经历,这些都会以记忆的方式存在脑中,当他们面临选择和判断的时候,他们的行为准则都是依据以往的经验,他们有什么样的价值观、世界观都与他们有什么样的记忆息息相关。所以说,一个人有什么样的记忆,他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记忆,就是灵魂。”

  “啊,那又怎样?”姜北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调,脑筋一时有些跟不上。

  “怎样?如果一个人无法把控自己的记忆,没有独立的灵魂,那他还算活着吗?”

  “你是说……”

  “经历了这么多事后,现在我问你,如果我跟你说,其实地球昨天才诞生,你昨天才刚刚被造出来,你脑中的记忆全是昨天地球诞生时刚刚放进去的,你怎么判断我这话的真伪?或者说,你怎么证明我说的话是错的?”

  姜北完全被盖德问懵了,脑中如浆糊一般,乱糟糟的没有一点头绪。

  “那……那……墨非到底有没有杀死我?”

  “有。”盖德回答的很干脆。

  姜北一滞,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盖德。

  “但他杀死的,只不过是你的一部分记忆。”

  “这么说……所有发生过的一切都是真的?”

  盖德点头,“都是真的。”

  姜北双手掩面,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自己和沈诗晨之间岂不是……

  想到这里,姜北不由得一阵伤感失落。

  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问:“苏菲怎么样了?我记得她当时伤的很重。”

  盖德微微蹙眉,“她的情况很不好,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无法痊愈。”

  “为什么?”

  “他的伤只有一样东西能治好,而这样东西却在墨非手里。”

  “那是什么东西?”

  “现在说了你也不懂,之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姜北皱眉说道:“墨非,墨非,怎么到处都有这个墨非,他到底是什么人?”

  “墨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用你现在能听懂的话说,他们是监狱的看守者,而你们全都是他们的囚犯。他们可以随意控制你们的行为,控制你们的灵魂,在监狱之中,没有人真正的活着,除非……”

  “除非什么?”

  盖德直视着姜北,面容严峻,一字一顿的说:“除非开眼!”

  姜北一愣,随即笑了。

  果然,所有的事情,最后绕来绕去终究是绕不开这个。

  先是苏菲,现在是盖德,不给自己脑袋开个孔,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姜北伸出手,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很疼。

  盖德笑道:“那没用,在真实的梦里,同样会有痛感,那不过是一些神经反射的电讯号罢了。”

  “那你能否告诉我,我现在经历的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盖德摇头,“不能,答案只能你自己去找。”

  “说了这么多,你找到我就是为了上次未完的事情吧?”姜北问。

  “不错,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盖德说。

  “如果这个时候我拒绝呢?”姜北问。

  “我跟苏菲不一样,如果你拒绝我会用强,”说着他指了指一直坐在不远处的那个人,说:“而且,我的伙伴早已等的不耐烦了。”

  “但是我听说,如果被开眼者不是自愿接受手术,失败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盖德一耸肩,说:“那就只能怪你自己不走运了。”

  姜北苦笑,没说什么。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说什么?

  “你怕了?”盖德问。

  姜北颓然的笑道:“怕?现在的我还有什么好怕的?既然你们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盖德笑道:“这次你倒是爽快。”

  “那有什么办法,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姜北反问。

  “说的也是。”盖德说。

  “手术在哪进行?”姜北问。

  “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

  盖德点头。

  姜北环顾四周,他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些医疗设备都是给自己准备的。

  他苦笑道:“盖德,你跟苏菲确实不一样。”

  盖德听出了姜北话中的讽刺,却丝毫不以为意,他对早已等在一旁的那人说道:“瑠辉,我们开始吧。”

  那个叫瑠辉的人说道:“盖德,我们有言在先,我的水平你是知道的,完全是现学现卖,如果不小心把他弄死了你别怪我。”

  “我知道,有经验的上次在岛上都挂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姜北听得一个激灵,我擦,你们到底靠谱不靠谱啊!

  但现在骑虎难下,想反悔已经晚了。

  这件公寓虽然地方不大,但是准备的医疗器材却很齐全,完全就是一间小型的手术室。

  姜北先是简单的消了毒,然后换好衣服躺在了手术台上。

  瑠辉主刀,盖德当助手。

  一切准备停当,瑠辉拿起针筒,准备先给姜北打麻药。

  “等等。”就在瑠辉要动手的一瞬间,姜北突然开口。

  “怎么?反悔了?”盖德问。

  “不是,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姜北说。

  “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手术失败了,麻烦你给我个痛快的。”

  盖德一滞,淡淡的说:“放心吧,一定。”

  姜北长舒了一口气,随即闭上了眼。

  此刻,他又想起了沈诗晨,心如刀绞,悲从中来。

  手术的成功或失败已经无所谓了,也许失败了更好,一了百了,反正现在的自己也没有勇气面对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自己这几年过的就是个笑话,如果最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也好。

  连自己都讨厌自己的人,又有谁会喜欢?

  天色渐渐暗下来,S市上空的雾霾更重了,仿佛一个近视的人没戴眼镜,整个城市看起来朦朦胧胧。

  这一间小小的公寓内,盖德和瑠辉紧张的忙碌着,不知不觉间额头已经见了汗。

  手术已经进行到要紧处,瑠辉问:“针剂用那种?”

  “S级。”盖德毫不犹豫的说。

  “你确定?”

  “当然,我确定。”

  “那好。”

  此时的麻醉效果早已生效,姜北的整个头颅都没有了知觉,仿佛就连意识也停止了一般。

  他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